情生欢喜:狼性老公请节制

1我爸出轨,小三上门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爸妈三个月前便开始给我准备成年礼,他们包了五星酒店最大的宴厅,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甚至连我的高中老师和同学都邀请了,据说还有一个特别大的惊喜。

我一整天都在期待。

但我没想到爸妈最终给我的惊喜却是……我爸出轨,小三上门,我妈心脏病发不治而亡。

中午十二点过八分,我爸妈领着我上台,一来感谢宾客,二来祝贺我成人,三来也是庆祝我考上海城大学。

这时候一个年轻女人挺着大肚子走到台下,笑眯眯道:“情哥哥,恭喜你女儿考上海城最好的大学,希望以后我们的儿子也能像他姐姐这样有出息。”

热闹的宴厅一下子变得安静。

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什么情哥哥,什么儿子,什么姐姐?

我爸叫秦一凡,她口中的情哥哥……秦哥哥就是我爸吗?

女人又笑盈盈地看向我妈,道:“你好,我叫肖蓉蓉,和秦哥哥在一起快三年了,这次我怀了他的孩子,而且还是个儿子,他说一定会让我进门。”

我妈显然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我连忙扶住她。

肖蓉蓉娇羞地道:“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和你一起服侍秦哥哥,我自愿做小。”

她大概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清纯漂亮,声音也娇滴滴的,确实是男人都喜欢的类型。

可她……和我爸?

这怎么可能?!

我爸妈是有名的模范夫妻,他们是彼此的初恋,虽然我爸是上门女婿,性格却豁达开朗,也很疼我妈……

而且我爸今年已经四十八岁,怎么看都可以做肖蓉蓉的父亲了!

我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可我妈有心脏病,我不能让她受刺激,所以我努力强撑着,挽住我妈的胳膊,低声道:“妈,咱们去休息一会儿吧,这肯定是个误会,您别放在心上。”

我是真的不信我爸会婚内出轨,他一直都是大家眼里的模范丈夫和父亲,怎么可能出轨呢。

可当我们走下台的时候,肖蓉蓉却挡住我和我妈的去路,啪地一声跪在我妈面前,道:“白琴姐,求求你了,你和秦哥哥离婚吧,不然我儿子没有父亲,多可怜啊。”

我妈的脸色更白了。

肖蓉蓉的眼泪说掉就掉,抽噎道:“要不你让我进门做小也行,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没有父亲呀……”

眼见我妈全身发抖,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我连忙打断她,道:“肖小姐,你肯定找错人了。”

肖蓉蓉看我一眼,嘴角冲我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再抬头时,却是梨花带雨地转向我爸:“秦哥哥,你不是说过会娶我吗?你还让我把你儿子生下来,你说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还让儿子跟你姓……这些你都忘了吗?”

我心头一沉,下意识去看我爸。

他目光躲躲闪闪,竟然不敢和我对视。

肖蓉蓉又伸手拉我妈的衣袖,泪眼汪汪道:“你没法给秦哥哥生儿子,生的女儿还跟你姓,你这样对得起秦哥哥吗?你要是真的爱他,就该主动帮他找个女人,给他生个儿子……”

我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她竟然有脸说出这种话,她还是人吗?!

偏偏秦一凡竟然没有半点阻拦她的意思,任由她在这里发疯。

所以,其实他也在怨恨我妈吗?

因为我跟我妈姓,所以他才出轨找女人生儿子?

可当年他是自愿做上门女婿,我的姓也是他亲口同意的,如今我外公去世,他继承了我外公家的家产,却开始想要儿子了?!

肖蓉蓉忽然用力摇晃我妈的身体:“白琴姐,求求你,和秦哥哥离婚吧,他根本就没爱过你……你知不知道,他从前追你,跟你结婚,都是因为你家有钱……你不能这么不要脸,霸占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

我妈被她这一番话刺激,连嘴唇都没了血色,身体摇摇欲坠,眼看要晕倒。

我一把推开肖蓉蓉,厉声道:“你给我滚出去!”

肖蓉蓉往后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盯着我,呜咽地哭:“你怎么能这么用力推我,我肚子里可是怀着你弟弟!”她突然叫了两声,“我肚子好痛啊,秦哥哥,我们的儿子会不会出事……”

秦一凡立马奔过去,焦急又关切地问:“蓉蓉,你怎么样?”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他……他真的和这女人有一腿?

肖蓉蓉趴在秦一凡怀里,哭得格外娇柔:“秦哥哥,我的肚子真的好痛呀,你女儿太恶毒了,她想谋杀我们的儿子……”

我还来不及开口,我妈就咚地一声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尖叫起来。

我连忙跑过去,喂我妈吃药,又给她急救。

这些年因为我妈有心脏病,我学了很多这方面的急救知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妈依旧昏迷未醒。

我急得脑袋都有点不清楚了,眼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在叫救护车。

而我的余光扫到,秦一凡竟然还抱着肖蓉蓉,正满脸疼惜地安慰她,却压根没有跑过来瞧一瞧我妈的意思。

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针细细密密地扎着,痛得我快要透不过气。

宴会上的鲜花,蛋糕,彩带……本该是热热闹闹的场景,现在却变得那么的刺眼。

我跪在我妈身边,一声声地喊她:“妈,你快醒醒……你还有我啊……妈,求求你,快醒过来……”

可惜她没有半点反应。

我感觉到她的心跳好像停了,内心顿时生起无尽的恐惧。

有人在旁边提醒我:“快给她做心肺复苏!”

慌乱中,我急急忙忙地按压她的胸口,在她的口中吹气。

但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再没有从前未语先笑的模样。

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一阵阵巨大的恐慌席卷了我。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小声提醒道:“你妈她……没气了……”

我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身子往后倒去。

在我晕倒的前一秒,我看到我的高中物理老师温时初伸出手,似乎是扶住了我。

他英俊的脸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我很快便没了意识。

2温老师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还在现场,估计也就昏迷了几秒。

但是温时初已经不见了,一个远房姑姑在掐我的人中,一边道:“欢喜,你要坚强一点。”

我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当初外公给我取名叫欢喜,双倍的欢喜,多倍的欢喜,可现在我心底却只有浓浓的哀痛。

我一下子坐起来,拉住旁边人的手,哽咽道:“我妈……我妈呢……她在哪……”

大家都不说话,有人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冲我摇了摇头。

我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她……她……

我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她就躺在不远处,悄无声息。

我爬过去,伏在她胸口,听不见半点心跳。

可她的身子还是温的,我不信她真的……真的……

我疯狂地按压她的心脏,可她就是没有动静。

旁边有人来拉我,劝我道:“已经没用了,放弃吧。”

我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只有眼泪一直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更叫我无助的是,此时此刻,我竟然找不到主心骨……

我朝秦一凡那边看过去,他还在抱着肖蓉蓉,一边催保镖赶紧叫救护车,生怕肖蓉蓉肚子里的孩子出事。

他……他怎么就变成了这副嘴脸?

我再也忍不住,操起一把椅子,直接朝秦一凡的背狠狠砸过去。

秦一凡被砸得龇牙咧嘴,跳起来气急败坏地骂道:“贱人,你敢打老子?!”

我冷笑,要不是手边没有刀子,我早就捅他了!

在我妈被小三气死后,他竟然看都不看我妈一眼,只顾着去疼他的小三……他还是人吗?

他连畜生都不如!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狼心狗肺?!

想到自己叫了他十八年的爸爸,我就一阵想吐。

我缓缓走到他跟前,一字一顿道:“畜生!”

肖蓉蓉忽然一骨碌爬起来,挡在秦一凡身前,脆生生地道:“你要怪就怪我好了,秦哥哥对你妈已经是仁至义尽,他一直都不跟你妈离婚,算是对得起她了!”

我盯着她。

做小三的女人,心机果真都不浅。

她一边以柔弱之姿保护秦一凡,获取秦一凡的好感,一边又故意激怒我,让我更恨她和秦一凡,刺激我做出更极端的举动。

秦一凡果然感动不已,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蓉蓉,你别和她理论,她就是只白眼狼,老子白养她到这么大!”

我只感觉恶心到了极点。

要说把我养大的,其实是我外公。

从我记事开始,外公就一直在我身边,教导我陪伴我,我高兴了陪我一起高兴,我难过了就想办法让我高兴。

他老人家半年前去世,秦一凡估计是觉得他老人家不在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所以今天他敢明目张胆地护着小三。

我甚至怀疑小三这次找上门来,故意把我妈气死,也是他们两个的预谋。

秦一凡阴森地扫过我,忽然扬声对现场的宾客道:“今天的宴会到此就结束了,各位抱歉,下次我再给大家赔礼道歉。”

有人担忧地望着我,想劝秦一凡几句,秦一凡却委婉地把人赶走了。

偌大的宴厅里最后只剩下我和秦一凡对峙。

秦一凡叫来保镖,指着我道:“把她给我绑起来。”

眼看保镖全部围上来,我厉声道:“你们可别忘记,你们都是外公留下来的人,怎么能听秦一凡这个畜生的?!”

秦一凡狞笑道:“白家早就被我掌控了,就算那老不死今天还活着,这些人也只会听我的命令。”

我心下发沉。

果然,他是因为把白家的家产弄到手了,才如此肆无忌惮。

很快我便被保镖绑住了。

秦一凡又下令道:“把那老女人给我送去火葬场,老子不想再看到她!”

他口中的老女人是指我妈。

就在今天早上,他还称呼我妈为亲爱的,转眼却如此嫌弃,甚至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

我气得浑身发抖,剧烈地挣扎着,想跑过去拦住那些靠近我妈的人,一边嘶吼道:“不准动我妈!”

秦一凡阴笑一声:“你再阻拦试试,小心老子直接把她剁了喂狗!”

我只觉得胸口闷闷地钝痛着。

他怎么能……怎么能说出这种畜生不如的话?!

难道十几年来他对我妈的好都是假的吗?

就算是假的,可我妈毕竟和他结婚了二十多年,剁了喂狗这种话,他说出来就不怕遭报应吗?!

秦一凡搂住肖蓉蓉,恶狠狠地道:“我受够了这老女人,要不是为了白家的财产,老子何必忍她这么多年!”

肖蓉蓉立刻伸出娇柔无骨的手,轻轻地贴着他的胸口,给他顺气:“秦哥哥,别生气,现在你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

秦一凡点头道:“老子今天终于摆脱她了!”

他脸上满是厌恶。

我想此时我的双目肯定已经充血。

这对贱人,怎么就不去死?!

我咬牙道:“秦一凡,你还是人吗?!你要是不喜欢我妈,当初就别追我妈,别娶她,也别入赘白家!你这是当了婊子立牌坊,也不怕遭报应!”

因为实在太过气愤,太过恶心,我忍不住呕吐起来。

偏偏肖蓉蓉就站在我旁边,我全部吐在了她的鞋子上。

她立即尖叫起来:“秦哥哥,她是不是故意在找茬?好臭啊……我要被臭晕了……”

秦一凡一脚踢在我肚子上,阴测测地道:“贱人,离她远点!”

偏偏保镖扣押着我,让我无处躲避。

我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

秦一凡在踢我一脚后,立刻将肖蓉蓉抱进椅子里,丝毫不嫌弃她脚上的呕吐物,亲自用湿巾纸给她擦拭。

肖蓉蓉趴在他怀里,冲我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接着娇声哭道:“秦哥哥,看来你女儿不喜欢我呢……”

秦一凡冷笑:“她算什么东西,咱们用不着她喜欢!”

我瞧着他们郎情妾意的样子,吐得更厉害了。

肖蓉蓉捂着嘴巴,委屈地道:“好臭啊……秦哥哥,她明知道我怀孕了,还吐个不停,她是不是故意在针对我?”

秦一凡立刻对保镖道:“把她扔到一边去!”

我被扔到角落里,背部重重地摔在地上,痛得我差点晕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不经意抬头,就看到肖蓉蓉冲我露出得胜者的笑。

偏偏秦一凡还觉得委屈了她,一直在柔声细语地安慰她。

肖蓉蓉不时地扫过我,笑得不知多欢畅,就好像在宣布她的胜利。

我死死咬住舌头,才不至于让自己的情绪外露,但我心里早已经把这对奸夫淫妇骂了个狗血喷头。

秦一凡安抚好了肖蓉蓉,便叫保镖把我妈抬出去。

我怎么能让这畜生来处理我妈的遗体,顿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一把挣开保镖,冲过去抱住我妈的身体,大叫道:“你们谁都不许动她!”

秦一凡走过来,满脸的不耐烦,又狠狠踢我道:“闭嘴!滚开!”

这次他踢在我的膝盖下方,我痛得瞬间跪倒在地上。

但比起身体上的痛,我更难受的是自己摊上了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父亲。

我趴在地上,定定地盯着他,道:“秦一凡,你会遭天谴的!”

肖蓉蓉忽然起身,摇摆着身姿走到秦一凡跟前,娇滴滴地道:“秦哥哥,我觉得她挺可怜的。”

秦一凡声音立时变得温柔:“那你说怎么办?”

肖蓉蓉瞅我一眼,道:“她怎么说也是咱们儿子的姐姐……要不这样吧,让她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向我道歉,咱们就让她给她妈收尸。”

她这明摆着是要整我。

可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

下跪道歉的不应该是她吗?

她不但做小三,还气死原配,就不怕天打雷劈?!

现在她倒是反过来让我给她磕头下跪……我不禁扫过她的肚子,她不是怀了孩子吗,就不怕她儿子折寿?

秦一凡却把她的话当成圣言,转头扫过我,道:“既然蓉蓉给你求情,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赶紧给她道歉。”

我当然不肯,只是死死地盯着他们。

秦一凡冷笑:“你硬气是吧?行,我这就把你妈扔去火葬场,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我气得浑身发抖,真想就这么冲过去和他拼命。

可我知道自己肯定没有胜算,不说这么多保镖在场,就说他手里有我妈的遗体,我也确实怕他真的把我妈随便葬下。

我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给肖蓉蓉下跪磕头。

肖蓉蓉居高临下地瞅着我,满眼的不屑和幸灾乐祸。

我心里说不上的悲凉,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出轨男和小三能这么嚣张?

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滑下,我跪在地上,正要弯腰。

就在这一刹那,忽然有一双大掌拖住了我的下巴。

我很是惊讶。

抬头去看,竟然是温时初。

他英俊的眉眼此时紧紧拧在一起,眸子幽幽沉沉,看不出情绪。

我有些愣怔,刚刚他突然不见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淡淡道:“起来。”

我下意识伸出手。

他双手微微用力,便将我拽了起来,而后转向秦一凡,声音依旧平淡,道:“秦总,你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不太合适吧?”

秦一凡轻蔑地扫过他:“你一个破老师,也敢来管我的家事?你怎么不去问问我在晋城的地位?”

白家在晋城确实算是有头有脸,秦一凡又有些关系,向来派头十足。

温时初那张英俊的脸依旧平静无波,他看了秦一凡一眼,把一张纯黑的名片递过去。

秦一凡不屑地接过,待扫过上面的字,他忽然脸色大变:“原来您是温家的大少爷……是我眼拙没认出来,请您谅解……”

他言辞间格外的小心翼翼,脸上堆满了谄媚和讨好的笑。

3给我砸,把灵堂砸了!

温时初那双如墨的眼睛十分淡然,依旧瞧不出是什么情绪。

秦一凡却越发恭敬,近乎是敬畏地站在一旁,不敢再吭气。

肖蓉蓉突然投入秦一凡怀里,上下打量温时初,软软地道:“秦哥哥,这人不就是个高中老师吗,他怎么管起你的事来了?”

秦一凡立马呵斥道:“别胡说八道,这可是温家的大少爷!你不懂就闭嘴!”

肖蓉蓉可能是头一次被他斥责,瞬间红了眼眶,还故意瞪了温时初一眼,似乎在怪温时初害她遭受这种委屈。

可她一副欲言还休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在抛媚眼。

本来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她还真的冲温时初眨了眨眼,娇滴滴道:“原来是温大少,刚刚是我不对,还请您别放在心上。”

她声音柔得几乎能滴出水来,那双湿润的眸子更是潋滟无双。

果真是在勾引人。

难道是听见了温时初的身份,她心动了?

可她也不看看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呢!

我只觉得恶心至极。

温时初并不搭理他们,低头看我,问道:“你没事吧?”

他声音磁性醇厚,特别好听,有种不疾不徐的味道,以前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很喜欢听他讲课。

我有一瞬间的愣怔。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隐约听同学说过,温老师家里很有钱,有人见过他开几千万的跑车,有人去过他家里,见过他家保姆成群。

但我没想到他会是海城温家的大少爷。

海城温家,算是我所知道的大世家里最有权势的,我还记得外公无意中提起过,说他当年还得过温家的帮助。

温家权势滔天,却很低调,而且心肠很好。

也难怪温时初会站出来帮我。

明明所有宾客都走了,他却返了回来,正好让我免受肖蓉蓉的羞辱。

我心下感激不已,默默地摇了摇头。

温时初沉默地看我片刻,转头对秦一凡道:“欢喜是我的学生,我现在把她带走,你没有意见吧?”

语气听着平和,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秦一凡自然不敢跟他对着干,堆笑道:“当然,当然。”

温时初不再搭理他,一只手扶住我,低声问道:“你自己能走吗?”

我点头。

温时初便道:“走吧,先离开这里。”

我便跟着他往外走。

他低声问我:“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一愣,摇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之前十八年,我是被外公宠着长大的,徒然遭遇这样的变故,我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只知道一定不能留下来让秦一凡和肖蓉蓉羞辱。

所以我怯怯地看了温时初一眼,打算跟着他走。

温时初大约也明白我此时的无助,道:“我待会儿叫人帮你联系殡仪馆,再联系亲朋好友参加你妈妈的葬礼,你得确定葬礼时间,还得去联系墓地。”

他声音颇为清冷,但条理分明。

我默默地听着,渐渐就有了主心骨,起码知晓自己接下来能做什么。

温时初微微抬起下巴,便有个高大强壮的男人走过来。

他道:“这是温东,这两天跟着你。”

我惊讶地看向他。

他……这是怕秦一凡再次找我的麻烦,所以才派人跟着我,实际上是在保护我吗?

温时初对温东道:“你陪白小姐把事情办完再回海城。”

温东恭敬地应是。

之后我跟着温时初走出酒店,而我妈的遗体已经被温家的保镖抬上车,秦一凡压根不敢阻拦。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加长开了过来,有保镖上前打开后座车门。

温时初低头看了下手表,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温东会陪着你,你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他。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也可以找他。”

我连忙应了好。

他冲我微微点头,便准备上车。

望着他清俊的背影,我下意识喊道:“温老师。”

他回头。

此时是盛夏的正午,浓烈的阳光投射在他身上,他整个人就好像镀上了一层璀璨的光芒。

我愣了下,呐呐道:“……谢谢你。”

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淡淡道:“不用。”

仿佛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举手之劳。

仔细想想,或许他真的只是出于同情,才会帮我吧。

可我依然感激他。

在今天这种境况下,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他站出来给我后盾,我永远会记得他。

……

接下来几天,我依旧有些浑浑噩噩。

好在有温东帮忙,在他的提醒下,我定下了我妈妈的葬礼日期,又给亲朋好友发了请柬。

说实话,对于白家的这些亲朋契友,我心里是有些排斥的。

那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我妈被秦一凡和小三气死,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

我知道帮我是情分,不帮我是本分。

可白家这些亲戚,从前都受我外公照顾颇多,也都在白家的工厂里任职。

他们不过是不敢得罪秦一凡罢了,因为现在白家的产业都落在了秦一凡手里。

但我还是邀请了这些人来参加我妈的葬礼,一来他们到底和我妈妈有稀薄的血缘关系,二来我也不想让我妈走得太孤单。

只是来的人非常少,他们脸上有尴尬,有同情,也有些是纯粹看热闹的。

我木然地接待着他们,看着他们上香,看着他们鞠躬。

直到此时,我才有了一丝真实的感觉,我妈是真的离我而去了……

我忽然间泪如泉涌。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见温东接了个电话,接着他告诉我要出去一会儿。

我应了好,还沉浸在哀痛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看到肖蓉蓉走了进来。

她身后跟着十来个穿黑西装的保镖,看上去十分威风。

我一下子戒备起来,用力擦掉眼角的泪珠,死死地盯住她。

她笑眯眯地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祭拜你妈,我想告诉她不用担心,以后秦哥哥有我照顾,让她放心地走。”

如果是诚心来祭拜,那她肯定不会在葬礼上笑得这么开心。

我想起我妈是因为被她气到心脏病发才会离开,心下就涌起一阵滔天恨意,我直接操起旁边的花圈,冲她砸过去:“给我滚出去!”

保镖立刻将她护住。

她嘲讽地上下扫视我:“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温大少已经回海城了,不可能赶过来救你,他的手下也被我骗走了。”她缓缓走到我跟前,抬着下巴倨傲地道,“我劝你认清楚自己的处境,只要我一句话,你爸就能把你赶出白家,你一分家产也得不到。”

我冷冷地盯着她。

她勾着嘴角:“所以,你还是想一想怎么讨好我吧。”

我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即使露宿街头,我也不会向她低头的。

我留意到旁边有个小垃圾桶,刚好够得着,于是我迅速地捡起来,砸在她脸上。

可惜保镖帮她挡了一下,只砸到了她的肩。

她立刻尖叫起来:“臭婊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她气急败坏地给保镖下令,“把她给我抓起来!”

我知道事情不妙,想要叫安保过来,但保镖已经把我抓住了。

这些保镖都是当初我外公亲手挑选的,如今却被秦一凡的小三下令来对付我,我一时间只觉得可悲至极。

肖蓉蓉阴狠地盯了我几秒,忽然抬手,狠狠地抽了我两个耳光:“臭婊子,你敢打我?老娘今天就打得你认不出你妈的骨灰!”

说完,她又啪啪地扇了我几个耳光。

我被打得脑袋嗡嗡嗡地作响,脸也火辣辣地疼,嘴角尝到了一丝血的味道。

她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又给保镖下令:“给我砸,把灵堂砸了!把骨灰扔了!我今天就让这小贱人见识一下老娘的厉害!”

那些保镖竟然真的上去把我妈妈的骨灰盒拿下来。

我瞬间赤红了眼。

世界上怎么会有肖蓉蓉这样恶毒的人,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我死死地瞪着她,道:“你会下地狱的!”

肖蓉蓉嗤笑一声:“我现在活得开心快乐就行,谁还管死后下不下地狱。”

我被堵得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她接过保镖手里的骨灰盒,举过头顶,冲我挑眉道:“你说,我现在要是松手,这玩意掉在地上,会是什么后果?”

我尖声道:“你敢!”

今天她要是真的把我妈的骨灰撒了,我一定跟她同归于尽。

肖蓉蓉轻蔑地扫过我:“就你现在这倒霉样,你觉得我敢不敢?”

我用力咬住舌头。

确实,我还被保镖抓着呢,又哪里有跟她对抗的资本。

但一个人如果走到穷途末路,总是会想到办法报复敌人的。

我盯着她,不说话。

她眼珠子一转,道:“其实呢,我真的不恨你妈。一个老女人而已,我还不看在眼里。我也不打算对你妈的骨灰盒做什么。”

我继续沉默。

她扫过我,道:“我只是看不惯你这副千金大小姐的样子而已!上次我就说了,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这次也一样,你给我磕头,我就把你妈的骨灰还给你。”

我眯起眼睛。

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想我现在已经把她凌迟好几遍了。

可我也只能把所有的恨意都藏在心底。

因为我知道,若是我不屈服,她真的会摔了骨灰盒。

在短暂的沉默后,我屈膝,缓缓跪到地上。

肖蓉蓉嘴角露出得意的笑:“这就对了,能屈能伸,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嘛。”

我咬着嘴角,没做声。

她居高临下地瞅着我,又道:“三个响头,一个也不能少。”

我自然觉得屈辱,可又有什么办法。

最后我只能暗暗告诉自己,我是对着她手里的骨灰盒磕头,那里面装着我妈妈,我磕头也是应当的。

磕完三个响头,我抬头道:“现在你可以放下我妈的骨灰盒了吧?”

肖蓉蓉似笑非笑地扫我一眼:“急什么,让我再欣赏一下你受辱的样子。”她忽地弯腰,凑到我耳边低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上你爸吗?因为三年前,我在商场做收银员的时候,看到你一口气买了几十万的衣服,当时我就在想,你凭什么能过得这么好?!”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情生欢喜:狼性老公请节制」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情生欢喜:狼性老公请节制」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