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宠婚:闪婚神秘老公

第一章 你好,路人先生

辛辣的液体在她的喉咙里贯穿,顾莘决堤的泪水泄洪一般划过两颊,再也遏制着不住,埋头痛哭。

好痛,就像是被钝刀一点点的划过一般,扯着皮肉,钻心的疼。

脑海中浮现未婚夫展航和闺蜜赤裸纠缠的画面,两人讥讽的话语如刀割耳——

“你以为我会喜欢顾莘这种寡淡的女人,娶她,是我妈的意思。”

“别担心,我的宝贝,等我得到了我妈的继承权,我就把她踢出去,到时候把你娶进门,顾莘那个女人,连你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污言秽语充斥着顾莘的耳膜。

在展航的心里,从来只有火辣热情的闺蜜,否则展家少奶奶的位置,怎么会轮得到她,深夜的舞池音乐嘈杂,充斥着顾莘的大脑逐渐的眩晕。

酒过三巡,顾莘的舌头都开始打结,双目迷蒙,皱了皱眉望着灯红酒绿的舞池,突然觉得不知道应该去何处。

明天就是她的婚礼,可是作为准新娘却觉得这场梦幻般的婚礼荒诞可笑,可是手机震动不断,顾莘觉得有些晃眼,下一秒,长指一划,直接关机。

“去她的婚礼。”顾莘口齿不清谩骂着,饶是性子温柔此刻也不禁憋屈,凭什么他展航就能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她,把她当做可有可无的货物。

顾莘脑子一热,下意识在黑暗中抓住了一双黑暗的手臂,或许是因为酒精作祟,话语脱口而出——

“想要来一场一夜情吗?”

黑暗中,讳莫如深的容颜多了一丝阴沉,脚步一顿,即使看不清容貌,可是顾莘却隐约能够看出几分妖冶,忍不住踉跄了一步,可是却没有松手。

“你认真的?”

好听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顾莘一时怔楞,下意识颔首道:“当然,出来玩,还需要你负责,我很干净,还是处女哦……”

顾莘故意拉长了“处女”两个尾音,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一片朦胧,根根睫毛上挑,虽然青涩,可是却透着别样的诱惑。

甚至,大胆的覆上男人的唇。

映着昏暗,她看清了他的脸,深刻的轮廓棱骨分明,漆黑的眸子里夹杂着戏谑的深意,气质出尘,唇角勾起一丝玩味。

“不要,试试吗?”

顾莘故意伸出丁香小舌在唇角划过,巴掌大的小脸因为酒气潮红一片,状似无意的动作却让黑暗中的男人浑身一凛。

何云深没想到正欲走的时候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个醉鬼,可是现在,他偏偏被这个醉鬼挑起了情欲。

睨了她一眼,何云深顺势将怀里的女人摆正,语气没有一丝波澜,“这里不是你这样的女孩来的。”

虽然眼前的女人看似放荡,可是何云深却知道她根本就是虚张声势,可是话音刚落,顾莘仿佛誓不罢休一般,柔软的唇瞬间贴了上来。

顾莘其实根本不会接吻,两唇相接,男人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的令人心醉,令她忍不住嘤咛出声。

何云深冷如冰雕的脸上有一丝崩裂,垂眸睨着眼前倔强的女人,如墨的瞳色渐渐深邃,顷刻,顺势环住她的细腰,反客为主,倐而压近……

好热……

酒店房间,昏暗的灯光下,纠缠的男女隐隐绰绰,顾莘从未感受到这样的炙热,下意识启唇,黑眸中水雾氤氲。

顷刻,何云深挑起她的下颌,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邪佞,声音喑哑性感,“想好了吗?”

想好了吗?

顾莘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展航和林雅赤裸的交缠,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主动送上自己的樱唇。

何云深眉头一挑,随即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修长的大手不由分手向女人身下探去,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凛然。

随着男人的动作,顾莘的心里逐渐涌起一道害怕,可是却又在隐隐期待着什么,双瞳剪水满是迷茫,只能无力的攀附男人的窄腰,随着他的节奏而沉迷其中。

——

顾莘觉得自己疯了。

竟然因为和展航的情殇和另一个男人一夜情!

次日醒来,从醉酒中清醒的顾莘脑子瞬间空白,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欲哭无泪。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顾莘不顾仍旧熟睡的陌生男人落荒而逃,记忆犹如潮水接踵而至。

交织的声音,火热的交缠,这一切都抨击着顾莘脆弱的心,那旖旎的画面血脉膨胀,一瞬间,顾莘双腿都开始打摆……

顾莘虽然出身书香世第,父亲是临城有名的学者,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恪守礼教二十多年,竟然会如此放浪形骸。

如果被人知道,连父亲都会颜面尽失。

“怎么办,怎么办……”顾莘战战兢兢地逃出酒店,直到回到独居的公寓,脸上的红晕依旧,泪水遏制不住滑落两颊。

一切都超出了预计,让顾莘措手不及。

按理说今天应该是她和展航的婚礼,如果没有意外,现在的她应该身披嫁衣在教堂等候人生最美好的那一刻。

可是一切都已经被改变,从发现展航和林雅的奸情那一刻起,这场梦幻婚礼便彻底的破碎。

可是现在……

顾莘颤着手将手机打开,数十通未接来电的简讯差点把手机挤爆。

有父亲的。

有展航的。

还有……林雅的。

顾莘眉头深锁,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对狗男女竟然主动打来电话,电话上的名字明晃晃刺眼,让她忍不住双眸着火。

她曾经最相信的两个人,却背地里暗度陈仓,甚至当着她的面,用最不堪的话羞辱她!

此刻的顾莘,最不想面对的便是林雅和展航。

因为他们提醒着她多么可笑,多么的可怜。

可是下一秒,对方仿佛故意一般,手机响起,林雅的名字跃然屏幕之上。

顾莘喉咙干涩的厉害,不做犹豫的挂断,可是紧接着,展航的电话疯狂的响起,仿佛攒劲一般轮番轰炸。

挂断。

响起。

挂断。

重复十余次,就在顾莘考虑是否再一次关机的那一刻,手机终于恢复了平静。

顾莘心里一跳,未等她深思,一条短信便跃入眼前——

“伯母病危。”

短短四个字,却犹如一记重弹,让顾莘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第二章 家门不幸

顾莘顾不上此刻的狼狈匆匆赶往医院,没想到刚进病房,顾崇山迎面便是一巴掌,将她径直打摔在地。

“我们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妈到死,都不能看到你最后一眼!”顾母一年前重病住院,最大的期盼就是女儿出嫁。

所以展母顺势提亲,希望两家共结连理,可是没想到婚期将近,顾母的病情反而加重。

顾莘心里那根弦狠狠地一颤,茫然抬头,才发现母亲的病床上早已经盖上一层白布,下一刻,放声痛哭——

“爸爸,我……”

“你昨晚去哪里了!”顾崇山沉着一张脸,气如洪中,“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都不知道从哪里鬼混回来!”

顾莘此刻发丝凌乱,不合身的衬衫让人浮想联翩,锁骨青红斑点,顾崇山历经苍霜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脸色越发的冷厉,口中不住的呢喃,“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爸爸,你听我解释!”

顾莘见状,不禁陡然色变,正欲开口解释,可是林雅已经见缝插针走到身边,冷不丁道:“顾莘,你别说了,平时贪玩也就算了,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你怎么也不能关一夜的机。”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们……”顾莘双眸一片猩红,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女人,绯红的指甲陷入手心而不自知,若不是竭力维持着最后的理智,此刻已经扑上去撕烂她的脸。

“顾莘,明明就是你不对,你看看你这样子,太胡闹了。”林雅见状不禁有些心虚,随即瞥到她锁骨的吻痕,不禁喜上眉梢,“不是我说你,今天是你和展航的婚礼,怎么能和别的野男人鬼混一夜,甚至让伯母死不瞑目。”

顾莘的心仿佛被碾碎成渣,此刻再多的话都无法反驳,只能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女人,骨结都微微泛白。

展航冷眼旁观地站在一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顾莘甚至能够看到他眼底的冷漠和讥讽,片刻,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回旋——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娶你。”

明明是他们恬不知耻,到头来竟然站在制高点制裁她!

看着这一对狗男女虚伪的嘴脸,饶是顾莘出身书香,此时也忍不住怒目相对,一字一顿,恨不得撕碎眼前男女虚伪的伪装。

林雅含笑看着顾莘的狼狈,心里只觉得痛快无比,摇了摇头,故作心痛道:“顾莘,事到临头,你不要执迷不悟,快认错吧?”

看着眼前这张虚伪至极的脸,顾莘再也遏制不住,猛地向林雅扑了过去,劈头盖脸几巴掌,骤然爆发的怒火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顾莘恨到极致,可是没等她继续,一个大力,便把她扯开,“砰”地一声,猛烈的冲撞让她整个人撞到桌角,头皮一阵发麻,随即耳畔响起展航愤怒的声音,“顾莘,自己不知廉耻,居然还伤害关心你的人!”

恬不知耻,展航这幅伪君子的模样,在顾莘阿眼里极其恶心!

顾莘死死的咬着下唇,脸上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苍白。

“展航,你简直禽兽不如!”

“顾莘,是你自己不知检点背叛展航,怎么能怪到展航的身上,你把展家的颜面和伯父的颜面都往哪里摆!今天你必须给他一个解释!”

顾莘看着眼前颠倒黑白的女人,愤怒到极致,没想到林雅三言两语竟然陷她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喉咙发出无力的嘶喊,正当绝望之际,一道冷清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我的妻子,似乎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

顺着声音望去,走来的男人身长如玉,出尘的气质令人瞩目,宛如君王一般的气场从一出现,便令人不觉胆寒。

男人抬起下巴逡巡一圈,凛冽的目光最终落定在孤立无援的女人身上,缓缓走近,将她揽进怀里,低声安慰,“别担心。”

顾莘怔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俊颜,一颗心久久不能平定。

“你是谁!”同为男人,展航眼底闪过一道戒备,不知为何,看到被他弃若敝履的顾莘被别的男人拥在怀里,心里竟莫名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滋味。

尤其是想到昨晚顾莘可能就是跟这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便有一种被戴绿帽子的耻辱。

“何云深,顾莘的丈夫。”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犹如晴天霹雳。

尤其是顾崇山,一张老脸涨成猪肝色,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抖着手瞪着眼前的两人,怒道:“顾莘!”

“是展航和林雅先背叛我的!我撞破了他们的奸情!”顾莘仿佛找到了主心骨,鼓起勇气将委屈尽数爆发。

昨晚她阴差阳错撞见两人的缠绵,躲在暗处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尽数听到,眸色一黯,顾莘随即掏出手机,下一秒,一段对话响起——

“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了,今天我们这样好吗?”

“那个女人要不是我妈喜欢,我能看上?”

“别这么说,顾莘可比我体贴,你不心动?”

“切,一看就是条死鱼,宝贝儿,等我娶了她拿到继承人……”

一室死寂。

顾莘本不想在这样的场合放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展航和林雅两人欺人太甚,顾莘索性撕破脸皮,看着两人面如死灰的窘迫,她的心里难掩痛快。

若不是当时保留一丝理智录下两人偷情的证据,现在她百口莫辩。

何云深看着顾莘手里的证据,深邃的眸子里不禁闪过一丝赞赏,眼前的女人,却是有一丝聪慧。

证据在前,展航的脸色异常阴沉,尤其是里面牵扯到展家的争斗,他不禁心生害怕,匆忙上前,想要挽回局面道:“顾莘,你听我解释,我那都是鬼迷心窍了,我不在意你对不起我,今天的婚礼可以继续。”

“滚!”

未等顾莘开口,顾崇山已经破口大骂,悲痛和愤怒骤然爆发,“这件事,我会让你们展家给我一个交代!”

第三章 没那么拘束

顾家的身份虽然没有展家那么显赫,可是顾崇山和展航的母亲展芸颇有深交,展航无法想象,如果展芸听到顾崇山的话,会采取怎样的措施。

可是顾崇山已经发话,展航只能寒着脸带着林雅离开。

看着母亲入殓,一连三天,顾莘瘦了一圈,原本意气风发的顾崇山也因为亡妻故去,两鬓如霜,而在此期间,何云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谢谢。”

虽然对何云深只有简短的认识,可是顾莘对眼前的男人好感颇深,没想到在最困难的时候,他竟然会出现,给了她依靠和温暖。

可是两人毕竟不过是一场萍水姻缘。

“那一晚的事情,是个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从殡仪馆回来,趁着只有两人独处时候,顾莘忍不住开口道。

正在开车的何云深闻言眸色一顿,凉凉看了她一眼,语气波澜不兴,“可是我已经放在心上。”

“咯噔”一声。

顾莘霞飞两颊,呼吸都漏了一个节拍。

“这件事,还是要谢谢你。”

顾莘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似乎除了说谢谢都没有其他的可以说,随着车子方向行驶,逐渐眸色迷惘。

这个方向。

“这个不是回我家的方向……”

“我们不回家。”何云深眸色渐深。

顾莘心里一颤,正欲追问,好听的嗓音再一次在耳畔响起,“我们去民政局。”

“什么——”

近乎尖叫的一声,让何云深微微色变,看着双目陡圆的女人,菲薄的唇角缓缓上扬,“我说过,你是我的妻子。”

“为什么是我。”顾莘忍不住反问,语气颤的厉害。

看着男人讳莫如深的侧颜,顾莘的心跳忍不住加速,随着了解,她知道眼前的男人绝非一般人,这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选择她?

“我们之间还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顾莘如实道,两人不过是一场露水姻缘,虽然顾崇山默认了何云深的存在,但是顾莘清楚,他们之间并没有感情。

“你很适合做一个妻子。”何云深语气依旧平静,深邃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

这一句话展航也曾经说过,状似玩笑的启唇,告诉她是一个很适合做展家儿媳妇的人选,可是最后顾莘才发现,不过是因为自己被展夫人选中,可是同样的话从何云深的嘴里说出来,顾莘却不排斥。

甚至,她越发的安心,“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需要一个让我奶奶安心的妻子,我需要一个不错的妻子,你是合适的人选。”何云深语气如常,冷如冰雕的脸上终于滑过一丝波动。

顾莘眉心一凝,未等她开口,对方便继续道:“我调查过你。”

何云深一向有洁癖,当日醒来便派人调查过顾莘,综合考虑,眼前的女人确实很适合带进何家。

可是何云深却忽略了心里的那一抹悸动,那一夜的鱼水之欢,也令他有些留恋。

何云深并非初出茅庐的男人,阅尽千帆,可是却觉得顾莘出奇的契合,虽然青涩,却让人沉迷。

“调查吗?”顾莘并没有被人触犯隐私的窘迫,抬眸扫了一眼,随即抿唇,“你把婚姻看的太浅薄了。”

“那你认为的婚姻,很深奥吗?曾经的展家准夫人。”

何云深的话,让顾莘心头一痛,苍白的脸上滑过一道难堪,他说的没错,曾经被自己奉为信条的婚约,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一瞬间,顾莘突然有些自暴自弃,微微一叹,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堪的笑容,凉凉道:“似乎,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和展家的婚约众所周知,被这么一闹,丢脸的最后还是他们顾家,顾莘光想到日后众人各异的目光都觉得头疼,而何云深的提议,确实是戳中了她内心的敏感。

沉默片刻,顾莘最终下定决心——

“好,我答应你。”

“所以我说过,你很聪明。”

何云深勾唇一笑,如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愉悦。

——

顾莘在和展航婚约作废的第三天,嫁给了何云深,只是没想到拿到结婚证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竟然和同来领证的展航不期而遇。

林雅挽着展航的手臂笑容甜蜜,看到顾莘也不禁一顿,眼底闪过一道心虚,随即站定,佯装镇定道:“真巧。”

是巧,遇到前未婚夫和前闺蜜来民政局。

说巧不巧,顾莘没想到日后的结婚纪念日竟然要和这一对狗男女同一天庆祝,不禁五味杂粮。

正当顾莘怔愣之际,便觉得肩膀一重,何云深已经揽她入怀,云淡风轻牵她走过,甚至连目光都没有驻留。

“顾莘!”

林雅看着和她擦肩而过的女人,不禁怒火中烧,本以为抢走了展航,顾莘就会一无所有,可是没想到转身她就找到了一个比展航看似更优秀的男人,不禁嫉妒到发狂,语气也越发的不屑,“我真没你有本事,前头和展航分手,转头就榜上了别人!”

林雅的话虽然没有特地扬声,可是在寂静的民政局大厅,着实的清晰,顷刻,所有领证的小情侣都停下了目光,将目光移了过来。

顾莘头也不回,闻言只觉得可笑,不咸不淡道:“谁有本事谁清楚。”

林雅一噎,感受到四面八方诡谲的目光,不禁心生仓皇,眸间一闪,随即挺了挺肚子,得意洋洋道:“顾莘!我当然比你有本事,我现在,可是怀了展航的孩子。”

如果不是怀孕,林雅嫁给展航的日子遥遥无期,她不禁要感谢顾莘的出轨,否则,展航也不会迫于压力娶了她,可是林雅依旧嫉妒眼前的女人,忍不住针锋相对,“展航最后还是选择了我。”

顾莘早已经对展航死心,闻言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兀自扭头,凉凉扫了一眼,语气没有一丝愤怒,只有怜悯,“请你喊我何太太。”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王牌宠婚:闪婚神秘老公」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王牌宠婚:闪婚神秘老公」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