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吧

第01章 大哥

岩浆般的滚烫似乎要把她烤干。

唐雨汐眼前一片黑暗,却仿佛感受到那个她深爱的男人,正覆在她的身上。

她口干舌燥,双腿攀住了男主精壮的腰肢,仿佛他就是身体的解药。

“大哥……”她低声呢喃

……

没人回答她,只有男人粗粝的手掌给了她美好的感觉。

体内的快意一波盖过一波,良久,她的意识才慢慢找回,她想动动胳,才发现自己竟然被蒙住了眼睛困绑着!

唐雨汐才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被人绑架下了药!

“啊——!”

她惊恐地大叫,可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停下身下的动作,就算她再剧烈的挣扎,那个凌辱她的人却始终不肯说一句话,连喘息声都微乎其微。

他在她身上驰骋了将近两个小时后,炙热的滚烫把她打入深渊,结束了他的这场侮辱。

接着就是细碎的穿衣声,她手腕的绳子也被解开了一半。

在她快速挣脱掉绳子,扯下眼罩想要看看是哪个畜生时,只看到了门轻轻的晃动,人已经走了。

而她的身上,除了一颗颗的人工草莓还有狼藉一片,洁白的床单上也被她初夜的血染的斑驳。

她接受了很久的事实,抓起被子紧紧把身体裹住,恨意和害怕交织着。

片刻后,门“咯吱”响了一声,又有人进来。

她猛然一僵。

但在她看到来者后,瞳仁不自觉的放大,目光涣散到绝望。

门口的男人穿着干净的纯白衬衫,身材高挑清瘦,虽然他戴着口罩遮了脸,但看到他那双斜长的凤眸,她不会认错!

是她的青梅竹马,也是她现在的未婚夫,江柏川。

“柏……”

本想叫叫他的名字,可在看到他冰冷的眼神时,她的胸口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住,将她那颗心捏到变形,捏到缺氧。

她突然意识到,就算她是被绑架在这里发生了难以追悔的事,这一幕被他看到,一切都完蛋了。

和他的婚,结不成了!

须臾,又有人出现在了门口。

唐雨汐看不到那人的模样,只听到江柏川却突然问:“她怎么样?”

她脑袋一懵。

“唐家的大小姐,味道肯定好……”

没出现的男人话里透露着放荡不羁。

那人就是玷污了她的畜生?

江柏川眸光淡漠的,又看向了床上的她,冷冷的开了口:“那这样,我的女人可以放了吧。”

“当然,苏小姐已经安全送了回去,江少放心。”

她想问点什么,舌头却仿佛被打了结,愣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江柏川也没给她这个机会,睨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躲在门外的助理解文对着江柏川笑道:“少爷好体力,事儿办了两个小时,还能不带喘气演一出大戏,佩服佩服!”

江柏川睨了他,“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否则缝了你的嘴。”

第2章 不敢相信

  当天下午。

郊外无人的树林里,唐雨汐泪眼死死盯着江柏川。

“你为了救苏晚,把我送给卖给别人了?”

“嗯。”

恼怒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唐雨汐抬手猛的扯住江柏川的领口,疯狂摇晃着他,咆哮道:“苏晚对你就这么重要?你不要忘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分手吧。”

“江柏川!”

她尖吼一声,举起拳头就想朝他砸过去,但后来又没出息的蹲下去哭的全身颤抖,“要不是看你丫的有心脏病,我真想把你打死在这里!”

江柏川眼睛里闪过阴险,他从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刀突然扔在了她脚边,并冷冷的说:“来,动手!”

此刻唐雨汐双眼红的就像一只发疯的斗牛,她被他激的理智彻底抛在了脑后,她拿起刀,朝着他的肚子狠狠攮了进去!

“呃!”

江柏川呻吟一声,血立马浸湿了他那白衬衫,这一幕刺中了唐雨汐的双眸,而突然的在不远处的树丛里,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尖锐喊声:“柏川!”

这声音吓的唐雨汐回过了神,看着刀柄上还滴着血,她吓的扔掉刀,全身冰凉牙齿打颤。

而接着,捂着伤口的江柏川,低沉下眼睛,对她阴森森的说出了一句话:“唐雨汐!你完蛋了……”

唐雨汐当头一懵,接着苏晚也怒不可遏的大喊了一句:“把她给我带去警察局,找我大舅!”

这时她才明白,江柏川约她来这里也是一场算计!

后来唐雨汐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江柏川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捆绑住,还把她扔在越野车的后备箱里,前面的座位坐着苏晚和江柏川。

苏晚剥了橘子给江柏川,手里的橘子皮和吐出的籽也不扔垃圾箱,直接超后一扔,刚好能砸在她的脸上。

“柏川你疼么。”

他冷冷道:“只要这事儿的结果让我满意,我就哪里也不疼。”

接着苏晚得意的笑了笑,“当局长的大舅亲自出手,这牢饭,她唐雨汐吃定了!”

“嗯,这我就放心了。”

听两人的对话,唐雨汐将唇咬成殷红,一脸愤恨!

苏晚喜欢江柏川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俩人要在一起还合起伙来算计她,她毫无胜算。

甚至这话还把她所有的骄傲和归属都被瓦解了。

什么事是最绝望的?

那就是她下定决心,准备把毕生都交给他的江柏川,突然有一天,成了她最大的敌人。

这一瞬间,她失去了所有。

第3章 入狱

当天她正式批捕,第二天就在苏晚强大的关系之下,开审了。

就在坐在原告席上的江柏川和苏晚,一人一句的念着指认她罪行的陈词,唐雨汐看着自己被手铐铐的双手,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整个过程她只觉得耳边嗡杂,她什么都没听进去,唯有法官最后落了的槌:“被告人唐雨汐,因犯故意杀害未遂罪,判有期徒刑三年……”

落案后的大厅内气氛嘈杂,还有人唯恐唐雨汐听不见的大着嗓门说:“你说这唐家大小姐获刑,今天没一个唐家人出庭,这是为什么啊?”

“你不知道吗,唐洪安知道自己闺女犯了罪,唯恐牵连了他那些黑底,带着他小老婆生的孩子和小老婆,一个钟头前飞去国外了啊!扔下这个前妻的闺女让她自生自灭啊!”

这突然得知的消息,犹如当头一棒,捶打的唐雨汐头昏目眩。

怪不得从她出事到现在,都没人来管她,原来是被亲爹抛弃了啊。

在唐雨汐被带去剪去秀丽长发,换上狱服之时,新闻上播报了唐氏董事长唐洪安辞去董事长一职,千金唐雨汐被捕入狱的新闻。

江柏川和唐雨汐两小无猜、绝代佳缘说辞化为了泡影,两人成了最熟悉的敌人。

……

站在监舍门口,唐雨汐看着那刺眼的眼光,心里虽难过的要死,可她一点也不想进那臭味浓重的监舍!

而这时,监舍门的小口上突然印出了一张脸,唐雨汐余光扫到后,回头看去差点被吓了一跳。

有个脸部受了伤的女人正在瞪大眼睛,用极其诡异的笑看着她。

送她过来的狱警看到后,拿出警棍在门上敲了敲:“进去吧,又不是要死呢,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说着,狱警打开监舍的门就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卸着她手腕的手铐。

门一开,大把的阳光溜进了那阴暗潮湿的监舍里,里面那些穿着蓝色狱服,和她现在发型几乎一样的女人们,都一股脑的挤在了阳光下,贪婪着那温暖。

唐雨汐吞咽口唾沫有些害怕。

她站在门口不肯走动,狱警便又大力推了她一把,然后用力带上了门,外面上锁的声音传来,唐雨汐闭了闭眼,鼻头酸的发疼。

就在外面没了动静的时候,突然那些看着她的女人,全部默契的转过了身,她睁开眼有些懵怔之时,这些人墙后,突然传来了女人的抽泣声。

“啪啪!”

有人在狠狠的扇人巴掌。

她倒吸口凉气,然后从一条缝里看清发生了什么。

一个一眼看过去比她还瘦,个子也不高的女人正被人揪着打脸,她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

而打人的女人叼着半根烟,嚣张跋扈!

唐雨汐看的心惊肉跳,刚转身想往远处躲时,不料肩膀碰到了旁边的人,那人发出“呃”的一声,顿时她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个打人的大姐头瞬间将目光投到了她身上。

在看清她的容貌后,女人眼睛猛的闪出了不悦与毒辣:“你就是苏大小姐交代要我特别照顾照顾的那个?”

第4章 反抗

  唐雨汐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意思?

苏大小姐,苏晚吗?特别照顾她什么?

她还没动作,就被旁边的人推到了那人面前,还提醒了她一声:“这是梅姐!”

唐雨汐蓦然倒吸了口凉气。

在她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这梅姐突然松开了身边女人的头发,手很快的捏住了唐雨汐的下巴,说道:“这张小脸儿,什么都不抹就能漂亮成这样,真是个小仙女儿啊!”

梅姐话是这么说,可她长长的指甲,却毫不客气的掐进了她真的嫩的可以出水的皮肤里,生疼钻心,

唐雨汐身子一僵,全身冰凉。

这个梅姐要做什么?

唐雨汐的恐惧写在了脸上,梅姐得意一笑,瞟了一眼身边被她打的看不到原本模样的女人,道:“文静啊,来了个比你更好看的,你的好日子来了!”

还没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突然一个巴掌极其狠辣的扇在了唐雨汐的脸上,扇的她耳朵一顿轰鸣,脸就如突然扎上了刺。

而这火辣辣的痛和发懵,并没有让唐雨汐觉得更害怕,反而她之前被恐惧压抑的委屈怨恨突然膨胀了起来。

没人喜欢无缘无故被人打,而大多数人,更会愤怒无缘无故被人打脸。

虽然她突然被唐家还有江柏川抛弃了个彻彻底底,可再这之前,任凭她遇到什么危险,那位把她当捡来的孩子养的父亲唐洪安,碍于他自己的面子,也不会让她受什么窝囊气!

所以自小,她虽在自己家感觉到卑微,可在外终究是唐洪安的第一个孩子!哪有人这么打过她?

这时梅姐得意的对身边的其他说:“之前听苏大小姐说唐洪安的女儿要入狱,我还以为她也是犯了杀了人的大事儿呢,没想到只是被江家和苏家给合伙算计了。”

“现在在这S市,也就是江家独大啊,唐家不!行!了!”

在后面三个字她咬着牙说着的同时,一个巴掌又扇在了唐雨汐的脸上。

一时间,她瞪起的眼睛里陡然闪过阴寒,脸突然肿起来后,她的呼吸也浓重起来,胸口一起一伏。

“你们瞅瞅这漂亮的小脸蛋,别说苏大小姐嫉妒,就连我也嫉妒的不行啊!”

说罢她抬起手就要再给唐雨汐一个巴掌,不想……

唐雨汐突然眼疾手快,一抬手腕直接握住了梅姐的胳膊。

更甚者,她另一只手更是以迅雷之势,朝着梅姐的脸就甩了一巴掌!

顿时,全场的人都懵了。

梅姐摸着自己的脸,反应过来,抬起脚朝着唐雨汐措不及防的踹了上去:“你敢打我!”

可没想到,唐雨汐稚嫩的眼睛里燃着怒火,她从地上很快的爬起,像发疯的野猫扑在梅姐身上,抓住她的头发就把她的头往墙上撞,还破口大骂着:“你妈没告诉你,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吗!”

第5章 苏晚要做什么

 “在外面江柏川和苏晚那两个傻x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还得受你这个老女人的委屈?!”

她的模样,仿佛要把这些天突然承受的打击都要爆发释放出来!

梅姐也发了狂,“快把这小婊子给我拽下来!”

围观的那些人怕是第一次见梅姐挨打,愣怔了下才冲了过去。

唐雨汐用着吃奶的力气,把梅姐的脑袋往墙上撞,而她瘦弱的身体被一众比她胖或比她瘦的女人生拉硬拽,无情的踢打着脑袋……

封闭的监狱突然出现了很大的动静,外面守着的狱警也是苏晚的人,听到了哭喊也没管,直到几分钟后,突然里面疑是有很多人拍打着门,他们察觉到不对劲才打开了门。

没想到,唐雨汐把那个梅姐磕的脑袋大出血,人都昏了过去,而唐雨汐也没好到哪里去,她那张脸上两只眼睛肿的已经看不到眼球,肿胀的皮肤像个红球,随便一戳破,就会喷出血。

而她的鼻梁骨也肿着,不用人说,他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鼻梁骨断了才会肿成那种程度,鼻孔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血,微张的嘴里,一口白牙也成了红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抓破,露着的肌肤上全是淤青,看起来惨不忍睹。

半个小时后,她、梅姐,还有之前被梅姐欺负的文静,送到了监狱医院。

到了医院唐雨汐以为是监狱还算讲-法律,还知道给她治一治这伤,却不想她还是太单纯了。

医院的医生只是给梅姐和文静做包扎的,而她面前站着的是苏晚。

又是她!

她的眼睛受伤很重,已经看不太清楚面前的情况,可还是能看到苏晚!

“你又害我!”噙着口中的血,唐雨汐说的咬牙切齿。

“哪能啊?”苏晚睥睨着她,语气阴阳怪气的,“我可是来给你治伤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柏川即便被你刺了一刀,还是念在和你妹妹一场的份上,和我一起买了药,要给你敷敷。”

“给我滚!你们的东西,我嫌脏!”如果唐雨汐现在还有一点力气,她一定要给苏晚一巴掌!

“放干净你的嘴!”苏晚一下冷了语气,“要不是因为柏川,谁愿意碰你这和充血猪脑袋一样的脸!”

说罢,她从身上的包里拿出了两包东西,此时在唐雨汐旁边接受治疗的文静看到她手中的东西,惊慌的念叨了出来:“醋和盐?”

看人听见了,苏晚抬起了下巴:“我给唐大小姐带来的可是美容圣品,醋紧致肌肤,而盐能美白牙齿,还美白不了她这张红肿的脸吗?”

听了这话,唐雨汐内心的恐惧逐渐放大:“苏晚,你要做什么!”

可接着,苏晚一口咬开了醋和盐的袋子,直接朝唐雨汐的脸给泼了下去……

“啊!”

唐雨汐一连串的凄惨叫喊几乎要冲破人的耳朵!

而苏晚看着唐雨汐脸上那被盐和醋埋进的血淋淋的伤口,笑的得意,甚至还双手抱胸说:“雨汐,这都是柏川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要恨我啊!”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吧”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吧”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