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宠:给你一世纵容

第1章 喜欢你的人

  是夜。

振石大酒店,1088房间。

门“滴”的一声打开。

轻薄房卡被捏转在女人纤长的指尖。

窗帘微拢,月白色的光透过狭小的缝隙透入,斜照在床上男人轮廓分明的脸庞。

卧室有点昏暗。

但仍能依稀看见男人的容颜。

薄唇、峰眉。

他如同照片上看到的那样英俊。

夏恩宁的唇角一勾,至少她还算是赚了。

她利索将包丢在地上,迅速脱下衣服就爬上了床。

男士香水味混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混入鼻息。

微热。

她干脆扑过去抱住了他。

夏恩宁忍不住咽口水,下一秒,她毫不犹豫开始解男人的衬衫。

大约是紧张,解了几次都没解开。

她咒骂一声,静默三秒,快速起来。

五星级酒店套房的好处,能想到的应有尽有。

不消一分钟夏恩宁就找了把剪刀过来,借着微弱的光三两下就把床上男人的衣裤剪了稀巴烂!

离十点还有20分钟。

也就是说,床上男人的未婚妻20分钟后就来了。

她真的很想看看那个女人看到她和她的未婚夫同床共枕时的表情。

简直等不及!

她冷静地放下剪刀俯身将自己的薄唇印了上去。

这么多年早已学会弃被动为主动,躲在角落里的弱者注定孤独死去!

她的手往下探去,指尖触及的温度瞬间窜高。

幽暗房间里,男人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蓦地睁开了。

夏恩宁愣住,连手上的动作也止住。

他似乎没有要阻止她进一步的动作,薄唇微启:“什么人?”

夏恩宁没想到他这么快醒了。

怎么会……药性应该没那么快就过去才对。

“说话。”男人的声音低沉,带三分危险。

这么明目张胆地直接上床连他的衣服都懒得脱直接剪光的女人,她——还是第一个!

夏恩宁稳了稳情绪,开口:“当然是……喜欢你的人。”

昏暗里,听得他的一声冷笑。

悄然瞥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夏恩宁大胆地吻上他的薄唇,话说得呢喃诱huò:“春宵苦短,不如先享受吧温先生。”

温先生?

男人的眸子微缩。

下一秒,他再无二话,托住夏恩宁的后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回吻过去。

猝不及防。

她微微嘤咛一声。

男人的右腹处的皮肤组织有些异常。

指尖停止,她的眉头轻蹙:“这是什么?”

男人的气息略沉,“阑尾炎的术后伤疤。”

“你什么时候切过阑尾?”

“三年前。”

夏恩宁的太阳穴一跳。

杀千刀的,他不是温谨言!

第2章 你给我降火

  “你不姓温?”

封闭昏暗的房间里,到处充斥着夏恩宁“扑通扑通”几乎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声。

男人的话仿佛异常轻描淡写:“要不要开灯看看?”

看个屁!

他不怕被她看见,她还怕暴露!

男人的身体往一旁侧了点,坚实有力的臂膀伸向床头的灯。

夏恩宁惊叫一声抱住他的手臂:“抱歉,我可能走错房间了!”

她起身要逃。

伟岸身躯覆过来,修长有力的手指捉住她的手臂,冷笑着:“可能?”

“……肯定!”

他又笑,抓着她的力道未减,“现在想走,晚了。”

她有些心慌地狡辩:“我开始叫你温先生的时候你就应该告诉我走错了!”

他笑得深沉:“我也没说你没走错。”

这混蛋!

“你想怎么样?”

“降火。”

夏恩宁:“……”

正在夏恩宁黔驴技穷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骚动。

听声音,似乎动静还不小。

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外面怎么回事?”

夏恩宁还想回“我怎么会知道”,没想到还没出声,门口处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好像酒店有客人病了,叫了救护车。需要我去打听情况吗?”

此刻,夏恩宁心中万马奔腾。

这套房里居然还有第三个人!

那她进来的时候那人是死的吗?

他说得极为不在意:“不用。”

卧室门口的脚步声远了。

床头柜上,原本静置的手机屏幕亮了,有电话呼入。

他伸手过去取。

说时迟那时快,夏恩宁快速从床上跳起来,穿她那一身婀娜紧致的衣服是来不及了。

她一把捞了地上的包和衣架上的男式风衣就冲出去。

玄关处,门被重重甩上的声音传来。

“吧嗒——”

奢华水晶灯照亮了整个内室。

男人本能抬手挡去头顶的光。

冲进去的丁柏汝直接呆傻了。

地上是女人的衣服。

看样子是穿起来非常性感的款式。

床被凌乱,男人的衣裤全被剪烂,如同天女散花落在巨大床上的每一处。

丁柏汝的目光一点点从寸丝不挂的人身上移开,“您……没事吧?”

床上的人并不急着起来,目光扫过一地狼藉,不咸不淡道,“丁秘书是不想干了?有人进来你没听见?”

他当然听见了!

那女人熟门熟路地进来,直奔总裁的床,他还以为是总裁叫来的,哪敢坏总裁好事!

丁柏汝的额头沁着冷汗,“我马上去查!”

…………

夏恩宁冲去电梯就见那边聚集了许多人,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举着相机的记者。

最要命的她竟然在那堆白大褂里面看见了她华成医院的同事赵娜!

她也来不及去听他们在说什么,眼看着记者们转身过来,她扭头就跑。

迎面,有两个记者从另一侧过来。

她慌忙从包里摸出花重金买来的万能房卡,随便刷开一个房间蹿进去。

运气就是这么差,房间里有人!

里面的人大约是听到了动静想出来,夏恩宁一头就撞上了。

那人本能扶住了差点跌倒的她。

疼……

她按住额头抬头正要道歉,却在抬头的瞬间,整个人呆了呆。

千方百计想要算计爬上他床的人,就这么猝不及防出现在了她面前。

十年不见的温谨言!

第3章 丫头长大了

  他比那时高了不少,也更英俊好看,愈发稳重。

只是眉宇间仍有抹不去的熟悉。

温谨言也已认出了她,好看的长眉微拧,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

当年瘦如豆芽的小丫头长大了。

变得清冷美艳,不变的是她眼底那永不服输的倔强。

他握着她的手却一点点收紧。

该死!

太难受了!

夏恩宁感觉到了,他扶着她的掌心滚烫。

对,她对他下药了!

这才发现他随意套着睡袍,发梢有水滴落,他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

那么,夏恩熙呢?

正想着,门口传来那道熟悉的声音:“张秘书不知道谨言哥是被人下药了吗?你们竟敢叫医生,是怕那群记者挖不到料吗?”

滴——

门被打开。

“谨言……”夏恩熙有些情急闯入,却在对上夏恩宁的眼睛时,她的脸色一变,“你怎么在……”

她的目光从夏恩宁脖子一路往下。

越是看,脸色越难看。

此时的夏恩宁头发凌乱,口红也晕开,娇小的身体却套着一件异常宽大的男士风衣。

看不出牌子,光裁剪与样式就知道价格不菲。

夏恩宁因为逃得太急,完全没时间扣上风衣扣子,再加上意外与温谨言撞在一起,她的手被他抓着——

颇有质感的风衣微敞,里面春光若隐若现。

“夏恩宁!”夏恩熙惊叫着,“居然是你!给谨言哥下药的人竟然是你!”

温谨言的眉宇皱得更深。

夏恩宁却在心底笑了一声,虽然事情的发展有点偏离轨道,但也勉勉强强上道了。

她往前半步靠近温谨言,回眸笑得娇媚:“对,我喜欢谨言哥。”

夏恩熙的眼底犹豫藏着狂风暴雨,却竟然在忍着。

始终不发一言的温谨言朝门口道:“张秘书,先送她们回去。”

不等夏恩宁开口,他已推门进了一侧的洗手间。

很快,传来淋雨的声音。

极大。

“你跟我出来!”夏恩熙打开门试图将夏恩宁拉出去。

夏恩宁想待在房间,门外等候的张秘书帮忙将她拉出去。

走道上,几个记者还在找温谨言的房间。

夏恩熙的目光阴沉,她冲张秘书使了个眼色。

夏恩宁还没回神,一股力道自她背后传来,她整个人直接往前摔倒在地上。

风衣一敞,春光乍现,不输红毯上博眼球上位的女星。

风尘女子的既视感!

夏恩熙的声音委屈从头顶传来:“怎么说我也是你妹妹,你就算再喜欢谨言哥也不能这样不知廉耻地勾引他!你可是我姐姐啊!”

记者们围过来,镁光灯快闪瞎了眼。

夏恩宁捂住脸的瞬间清楚地看见赵娜也朝这里看过来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

全樟城都在报道她的不知廉耻。

父亲夏崇云亲自动的家法,握着短鞭将夏恩宁打得遍体鳞伤。

奶奶全程都闭着眼睛在诵经,这感觉像在给她超度。

没有人上前规劝。

夏恩宁牙关紧咬,死不道歉。

夏崇云发狠地抽她:“我们夏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人!你不配做我夏崇云的女儿!”

夏恩宁磕着牙齿却在笑:“我妈和您离婚的时候我就想改姓,不是您不同意吗?”

“你还敢提你妈!”他怒不可遏。

“为什么不敢?”她一脸倔强,“是您死活争要抚养权我妈才出意外去世的,需要我提醒您吗?”

第4章 喜欢就去抢

  这么多年,妈妈景念的去世一直是夏崇云心头的刺。

拔不掉,忘不了。

但他却从不肯承认是他错了。

又是一鞭子狠狠落下,夏崇云依旧愤怒不已:“她如果聪明就不该跟我争,当初她自己都顾不上还能顾得上你!”

夏恩宁忍住哽咽:“您也知道她什么都没有了,却还要跟她抢唯一的女儿!”

这一句,仿佛瞬间点燃夏崇云所有怒火:“你这是在提醒我你的无耻是跟她学的吗?”

他下手更狠。

后背一阵剧痛,夏恩宁撑着地面才不至于栽倒。

当年景念被抓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夏家坐实她出轨的罪名,所以离婚时她是净身出户的,夏家更是断了她所有工作机会,她连生计都是问题。

那一年,夏恩宁4岁。

但她从不信妈妈会背叛爸爸。

更遑论在那之后不久,夏崇云就和他当年的秘书苏雅琴在一起了,那个女人就是夏恩熙的妈妈!

即便苏雅琴贤惠得提出为了照顾丧母的她愿意先打掉刚刚怀上的孩子,即便这些年来她表面上始终对她不错,即便为了自保她也乖巧地叫她妈妈……

但,夏恩宁从不信她!

她只要一想起妈妈出车祸那个雨夜,独自躺在冰冷路上颤抖着手一次一次拨通夏崇云的电话,但他却一个也没接到她就恨到不行!

后来夏崇云说手机意外静音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夏恩宁明白,空口无凭,但不代表她会忘!

“你还不认错!”夏崇云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太疼了……

她撑着地面的手不住地颤抖。

“老公!”

门开了,苏雅琴从外面跑进来,拉住了夏崇云的手,“你真的要打死她吗?”

夏崇云依然很生气,却还记得问她:“恩熙呢?”

“好不容易劝得她不哭了。”苏雅琴依旧贤惠,在看向夏恩宁时,她叹了口气,“恩宁,谨言今天才刚回国,你明知道他和恩熙的关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呵。

夏恩宁扬起苍白的小脸,冲她笑得灿烂:“喜欢的东西若不是自己的那就直接抢,这不是妈妈您教的吗?”

“恩宁!你在说什么!”苏雅琴美艳的脸上笼罩着惊悚,不可置信看着地上已经摇摇欲坠,却仍是倔强不倒的人。

“你!”夏崇云往前一步。

“够了。”终于,老太太发了话,“有娘生没娘教的人,还指望她有什么好品性!”

苏雅琴的脸色不好看了。

老太太始终看不上她的出身,一句话把夏恩宁和她一起骂了。

……

回房间的路上夏恩宁全凭毅力忍着,一个松懈就能直接倒在地上了。

艰难扶着扶手上楼,一抬眸就见夏恩熙红着眼睛站在她门口。

夏恩宁痛得厉害不想废话。

那一个显然是来警告她的:“别做梦,谨言哥不会喜欢你的!”

夏恩宁正拧开房门进去,听到她的话忍不住一笑。

夏恩熙不甘心地跟进来:“你笑什么!”

她自顾将医药箱拿出来,咬牙坐在床边,颤抖着双手将消毒水拿出来。

分明痛得牙齿都在打颤,更没有去看面前的人,她的话里藏匿着笑:“你没看到吗?”

“什么?”夏恩熙抱着双臂。

“非要我提醒你……”夏恩宁叹息着,藏不住得意,“在我面前,谨言哥都硬了。”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老公太宠:给你一世纵容”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老公太宠:给你一世纵容”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