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

001 花香催情

  S国,宁溪古镇。

夜色深沉。

整座小镇,已没了白日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宁静与祥和。

一座装修古朴的民宿中,江筠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迟迟不能入睡。

今晚,她将在这狭小的房间内,与一位陌生人共度一夜。

至于原因……

自然是因为这个时节,正好是旅游旺季,附近十几家民宿都被游客住满,她今日来的时候,就剩最后一间房,而且那么刚好,被早她一步前来的游客住下了。

那时,天已经黑了,就算出去,也再难找到住处,于是民宿老板就提议,让她和刚来的那位凑合一晚。

当时,江筠儿没多想,便同意下来。

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问对方是男是女。

她不禁有些不安,心想,“这要是个男人怎么办?”

“万一他想图谋不轨,可怎么办?”

虽然两人中间隔了层厚重的帘子,可根本不顶用啊。

就在江筠儿脑袋胡思乱想间,隔壁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她神情一凛,侧耳倾听,似乎听到隔壁传来类似脱衣服的声音。

她不由更加紧张,双手揪着被角,眼睛瞪大,死死盯着厚厚的帘子,生怕下一秒那里就有人闯过来。

不过显然,江筠儿想多了。

隔壁的人换完衣服后,便关了灯,直接睡下。

不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江筠儿重重松了口气,暗笑自己,疑神疑鬼。

兴许是累了,也或是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困意很快席卷而来,江筠儿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她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似花香,又似檀香,其中还夹杂着一缕奇特的木香。不刺鼻,却仿佛黑夜中的薄薄雾霭,充满朦胧与神秘。

江筠儿起初也没在意,只是觉得睡梦中有这香味相伴,能睡得更好。

可过了一会儿,她开始感觉不对劲。

她的体温在上升,整个人似被人架在火上烤。

“热,好热……”

江筠儿猛地一激灵,睁开眼睛,终于意识到不妙。

这香味……怎么有些熟悉?

似乎和白天她在镇上听到的一个传闻,非常相似!

据说,宁溪古镇上,有一种花,经常会在深夜中绽放。每次一绽放,便会有一对男女痴缠相伴一辈子。

这花的存在,是爱情美好的见证,所以镇上的人把这种花叫做永恒之花。

而且,这花香太奇特,所以它生来就具有催情的效用!

白日里,江筠儿听到这传言时,还一笑置之,觉得传言不可信。

可此刻,她信了。

她明显感觉自己意识在流失,整个身体软绵绵的,体温越来越高,心里感到莫名的空虚,似需要什么东西来填满。

也是这时,江筠儿听到隔壁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她心头一颤,下意识的扭头看去。

只见黑暗中,那道将房间隔成两半的帘子,被人掀开,一道颀长黑影,踉跄着步伐走了过来。

江筠儿心一沉,下意识的要起身,却发现脑袋晕乎乎的,根本动弹不得。

这时,男人又往前迈步,来到江筠儿身边。

他扶着床铺,喘气声很大,仿佛呼吸困难般。

江筠儿心更是沉到谷底。

这人……怕是也闻到那个香味,意识不清。

仿佛要印证她的想法,下一秒,男人猛地扑了上来,口中带着听不清的呓语。

“不要……”

江筠儿用仅存的理智,说道。

可还没来得及说完,嘴巴便被直接堵住。

男人像是许久未开荤的野兽,见到猎物般,在她口中掠夺亲吻。

这一下,来得太过猛烈,如同狂风暴雨席卷,江筠儿脑袋瞬间空白一片,只能凭借本能去回应。

她剧烈喘息,意乱情迷。

男人似受到牵引,吻得越发深入,一双宽厚的手掌,不受控制地从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掠过,滚烫的温度,仿佛要把她灼伤。

突然,某个瞬间,他低喘一声,像是隐忍了许久,一把扯下江筠儿身下的睡裤,双腿抵上她的腿间,强行闯入她体内。

“啊——”

一股撕裂般的剧痛,猛地贯穿江筠儿的全身,将她原本丢失的理智,拉回了一点。

可也仅是一点。

根本还没来得及等她反应,对方便在她体内驰骋冲撞。

一整个晚上,江筠儿感觉自己像在云海里浮沉,飘摇不定。

到最后,整个人直接昏死过去。

夜,越发的深沉。

直到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

一道轰隆隆的巨响,在民宿外响彻。

只见一架直升机盘旋在高空之中,巨大的螺旋桨,刮得风呼呼作响。

江筠儿一动不动,没丝毫反应。

倒是她身侧男人,猛地睁开眼睛,醒了。

他从床上起身,似忘了发生过什么,脑袋空白一片,起来默默套上衣服,随后,看也没看床上的江筠儿一眼,便跌跌撞撞离开民宿,上了那架直升飞机。

002 游戏

  五年后。

S国,景城,国际机场。

江筠儿站在这片曾经熟悉的土地上,心潮翻腾得厉害。

她从未想过,会再次回到这里。

犹然记得五年前,在宁溪古镇那荒唐一夜后,她竟然怀孕了。

孩子足足三个多月,肚子隆起,她才发觉。

也是从那时起,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她有一个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未婚夫,可因为这孩子的到来,他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她。

因为她未婚先孕,她爷爷被气得一病不起。

父亲更是气得和她断绝父女关系。

她成了江家最大的耻辱。

整个景城的人,都传她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甚至有许多人恶意抹黑,都说和她有一腿。

原来的江筠儿,是景城名媛圈赫赫有名的纯洁女神,后来,却成了万人骑的欲女。

再后来,她被江家遣送出国,五年来,不闻不问,仿佛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

想到过往的种种,江筠儿鼻尖涌上一股酸楚,内心像被大石压着,几乎透不过气。

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筠儿,你发什么呆?不是说要去取行李么?”

江筠儿被拉回神,不由低眸,看向站在自己脚边的小人儿。

小人儿名叫江幸余,小名团子,是她的儿子。

当年出国后,她并没打掉他。

这几年,她在国外吃尽苦头,如果不是他,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熬过来。

江筠儿冲着他笑了笑,“我这就去,你到旁边那间咖啡厅等我,可以吗?”她指了指不远处那家星巴克,问道。

小团子连连摆手,小大人似的,“可以可以,你快去吧,我会乖乖等你的。”

江筠儿好笑的捏捏他的脸颊,“那我先带你进去点些吃的。”

说完,就要牵他的小手。

结果被小团子嫌弃了,“说过多少遍了,不能捏脸!要是捏丑了怎么办?以后就没女孩子给我送巧克力了,那你也就没巧克力吃了。”

江筠儿失笑,“好好好,不捏行了吧。”

母子俩笑闹着进了咖啡厅。

江筠儿给小团子点了杯饮料和甜点,吩咐道:“乖乖等我,不要乱跑哦。”

“筠儿,你有点啰嗦,年纪轻轻的,这样不好。”

小团子一边跟甜点奋斗,一边说道。

江筠儿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我还不是怕你丢了。”

小团子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丢了,我都不会丢。”

“……”江筠儿受伤了。

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这小子虽然今年只有四岁,可脑袋却聪明得很,遇见什么事,比谁都要机灵。

负责来收拾桌子的服务员,见母子两互动有爱,便自告奋勇道:“小姐姐,我可以帮你看着你家宝宝,不让他乱跑,你可以放心去拿行李。”

江筠儿晒然一笑,“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儿,你儿子这么可爱,我看着就喜欢。你快去吧。”

江筠儿听到这么说,不禁有些自豪,“那真是麻烦你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说罢,她便放心离开咖啡厅。

转眼,座位上就剩下小团子一人。

小家伙五官长得非常精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随时随地闪着亮光,身上虽穿着简单的T恤和背带牛仔裤,可整个人看起来又萌又帅气。

这里是机场,来咖啡厅的人自然不少,每人经过,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而他似乎也习惯这样的目光,大大方方任由他们观赏,自己则舀着小蛋糕,一口一口吃着,还不忘左顾右盼,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他第一次回江筠儿出生的地方,眼中多少有些新奇。

看着看着,小家伙眼光忽然定住了,落在隔壁座位一名男子身上。

只见男子随意交叠着双腿,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勾勒出颀长劲瘦的腰身,白色衬衫的扣子解了两颗,领口微敞。

他此刻,正蹙眉盯着手机,双手拇指在屏幕上极速操作。

仔细一看,竟是在玩当下一款最火的游戏。

小团子似乎一下被挑起了兴趣,三两下将盘中糕点扒进嘴里,然后麻溜的从座位上跳下来,悄然来到男人身后,默默看着。

许是因为男人太过专注,也或者是小团子太过矮小,他竟都没发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直到……他手中第N次操作失误,小团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叔叔,你这技术也太菜了吧?新手吗?专业坑队友啊!”

也是这时,男人才发现小团子的存在。

只见小家伙正煞有介事的鄙视他,那小眼神无比生动。

厉君霆似没想到,自己会被鄙视,浓眉不由一挑,若有似无的笑了一声,“我的确是新手。听你的口气,似乎很厉害?”

“那当然,我玩游戏,要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小团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厉君霆见他那模样,薄唇微勾。

要是以往,有人亲近他,他绝对不睬。

可不知为何,对这小家伙,他却生不起不理会的念头,甚至忍不住想逗逗他,“口说无凭,要不来一局?”

“那有什么问题,你把手机给我。”

说着,朝厉君霆伸出肉嘟嘟的小手。

厉君霆倒也干脆,直接就把手机递过来。

小团子接过后,便点了开始。

然后……厉君霆便亲眼见到,他那个永远被人虐的账号,如同开了挂一般,开启了虐菜之旅。

十分钟后,一局结束,他收割了无数个人头。

居然……赢了!

厉君霆有片刻失神,半晌后才看向小团子,眼中划过一丝惊奇,“不错,果然厉害,谁教你玩的?”

“这还用教吗?随便玩一玩就会了。”

小团子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厉君霆精致的眉眼微抽了一下。

随便玩一玩就会了?

如果没记错,这款游戏还是厉氏旗下游戏公司开发的,有一定难度。这几天,公司又在为新版做测试,他闲来无事,就玩了几把,结果连输几次。

现在更被一个四五岁小屁孩碾压了。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前所未有的体验。

厉君霆正出神,就听小团子拍了拍他,问道:“叔叔,要不你拜我为师吧,以后玩游戏的时候,我可以带你飞。”

厉君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居然要他拜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为师?

虽然他游戏的确玩得6,但是……他好歹也是厉氏集团的总裁,这要是传出去,像什么话?

厉君霆当场就拒绝了,“拜师就免了,一块玩游戏倒是可以考虑。”

“是吗,那真是可惜,你错过了一次成神的机会。”小团子叹了口气,一脸惋惜道。

厉君霆向来没有表情的脸,因为这话,变得有些忍俊不禁,“我不想成神。不过,我还是很期待和你一块玩游戏的。”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没问题。”小团子二话不说便接了过来。

他对于眼前这位人帅、品味卓绝,并且非常好说话的叔叔,也很有好感。

厉君霆揉揉他的脑袋后,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差不多了,也就起身和小团子道别,然后起身离开。

003 爸爸

  厉君霆刚走不久后,江筠儿也拖着行李回到咖啡厅。

她来到座位上,看到小团子依旧乖巧坐着,倒是桌上多了一张名片。

她疑惑地拿过来仔细端详。

看到上面写着‘极速科技有限公司’,底下附带一个名字:厉君霆。还有一串联系方式。

江筠儿询问,“这是什么?”

小团子软糯的应道:“名片啊,刚才一个叔叔给我的,让我以后有空找他玩。”

江筠儿闻言,脸色骤变。

这年头,拐卖小孩的人贩子那么多,她家团子又这么萌,绝对是最危险的。

幸好今天没发生什么事,不然她可怎么办?

想到这,江筠儿一阵后怕,立刻佯装生气的板起脸,教训道:“江幸余!我不是教过你,在外面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话吗?你居然还收名片?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你又这么可爱,要是被拐走了怎么办?”

小团子闻言,立刻道:“不会啦,筠儿,刚才那个叔叔不是坏人,而且他长得很帅哦,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帅的。你要不要认识一下?或许可以发展发展,当我后爹。”

小家伙说得正兴起,结果脑袋就吃了个爆炒栗子。

“江幸余,你皮痒了是不是?”江筠儿举着拳头,盯着儿子问。

小团子立马认怂,可怜兮兮道:“我错了,妈咪,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见小家伙乖乖认错,江筠儿也没死揪着不放,表情立刻变得柔软下来:“不敢就好,妈咪这是担心你出事。你可是妈咪的心肝宝贝,要是出点意外,我要怎么活?”

“嗯,我知道了。”

“知道便好,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教训完后,江筠儿顺手就把那张名片给扔了,接着牵起小家伙的手,便往机场外走去。

原本江筠儿是打算自己打辆车,回去江家。

其实,她没想过自己会再回来。

当年离开之际,她母亲曾哭着让她走得远远的,这辈子都别再回来。

可她做不到。

这世上唯一关心她的妈妈生病了,她必须回来看她。

母子俩走到出口,正好旁边有空的计程车,江筠儿牵着小包子,就要走过去。

谁料,身后却传来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江筠儿。”

江筠儿心头一颤,猛地扭头,就见到她此生最不愿见到的人。

只见男人站在一辆黑色宾利车旁,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勾勒着修长的身躯,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整个人在阳光照耀下,看起来温润儒雅。

江筠儿内心划过一丝惊怒,表情瞬间凝结成霜。

顾洛锦!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看到这个男人!

当年,她父亲未经他同意,就擅自为她订下一门婚约。

她并不喜欢这个男人。

犹记得她怀孕的时候,就是这男人不顾情面,当众取消婚约,也是他,间接害她成为众矢之的,身败名裂。

如今再见到他,她内心恶心程度更甚,还有浓浓的愤恨。

“你怎么在这?”

江筠儿语气极冷地问,面上毫无波动。

顾洛锦蹙眉看着她,眉眼间全是复杂的神色,还有一丝冷冽,“听说你回来了,我们奉江叔叔的命,来接你回去。”

我们?

江筠儿敏感的捕捉到这两个字,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见旁边宾利车的副驾驶座,又下来一个人。

只见女孩儿穿着一袭简易的白色连衣裙,脚踩高跟鞋,五官倒是生得漂亮,只是眉眼间总透着一抹淡淡的高傲与得意。

她下来后,便亲昵的挽上顾洛锦的臂弯,冲着江筠儿笑道:“筠儿姐姐,好久不见。”

江筠儿瞳孔微微一缩,眸色更加冰冷。

江宁儿!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大约在七年前,被她父亲带回江家。

江筠儿从未想过,在外一向以好男人著称的父亲,居然背着母亲出轨,还带回一个跟她相差一岁不到的妹妹。

当时,江筠儿受到的冲击不小,对这所谓的妹妹处处排斥。

这几年,江筠儿人在国外,多少也听到江家的八卦。

据说,小三进了江家的门,她母亲这正房太太失了宠。

这次她母亲重病,多少和这件事有关。

江筠儿不由更加厌恶。

才刚回国,就见到最不想见的两个人。

最关键是,两人此时那亲密状态……

江筠儿略一想,便明白其中缘由,不由勾唇冷笑,“别乱认亲戚,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孩子,可没你这么一个妹妹。”

她语气极尽嘲讽。

江宁儿也不怒,反笑道:“说得也是,瞧我这记性。毕竟你在五年前,就已经被逐出江家,不再是江家的人了。现在,我才是江家的大小姐。”

江筠儿拳头握紧,心里有压抑不住的沉怒,俏脸更沉,“呵,一个野种也配称大小姐了么?江家还真是不挑。”

“你……”江宁儿听到‘野种’二字,眼底划过一丝愠怒。

她母亲是小三,她是私生女这事,一直都是她内心的一根刺。

就算江筠儿被逐出江家,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江宁儿气得面色阴沉,顾洛锦却忽然握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抚,“宁儿,别为这种事生气,你是江叔叔公开认回去的女儿,你是就是江家的小姐。至于野种……”

他语气一顿,眸色沉沉地看向江筠儿身旁的团子,极尽讥讽道:“江筠儿,你当年跟别的男人乱搞,还搞大了肚子,把孩子生下来。他才是不折不扣的野种。”

江筠儿听到这话,顿时怒不可遏。

当年在国外,她吃尽苦头,是团子支撑着她,她才能活下去。

团子对她来说,是无价之宝,才不是什么野种。

江筠儿咬牙切齿,刚想开口反讽,就听江宁儿继续说道:“江筠儿,当年你丢尽江家脸面,现在又把这野种带回来,爸爸绝对不会让你踏进江家半步的。”

江筠儿闻言,内心有着沉痛和不屑。

五年前,她父亲亲手将她赶出江家,怕是就没打算让她回去了吧?

现在,他们又何必在这惺惺作态?

“进不进那江家,我根本不稀罕。倒是你们母女,煞费苦心,进入江家大门,怎么到现在都没被扶正?”

这话刚落,就见顾洛锦绷着一张脸,怒声道:“江筠儿,你别太过分了!宁儿好心来接你,你却把她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五年不见,你真是越发上不了台面了。”

江筠儿嗤笑一声,“怎么?恼羞成怒了?可我说的就是事实。她……江宁儿在我眼中就是个野种,你娶了她,又高端到哪儿去?”

“筠儿,说得好。”

就在这时,坐在行李箱上的小团子,忽然赞赏地拍了拍江筠儿的手,一双明亮乌黑的眸子,鄙夷的看向顾洛锦和江宁儿,“我说,这位大叔大婶,谁跟你们说,我是野种的?我明明就有爸爸。”

大叔?

大婶?

听到这称呼,江宁儿和顾洛锦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江宁儿更是忍不住恶意满满地道:“爸爸?当年你妈怀你的时候,连是谁的种都不知道,你哪来的爸爸?”

小团子挺着小腰板,奶声奶气道:“不信么?要不要我现在把我爸爸找来给你们看?”

“好,你去找。我倒要看看,你哪来的爸爸。”江宁儿极尽嘲讽的说道。

江筠儿心头不由咯噔一下,刚想呵斥小团子,别胡闹。

他压根就没爸爸,这大话说的,她待会儿上哪找个爸爸给他?

结果,就见小团子麻溜的从行李箱爬下来,哼哧哼哧的朝不远处一辆黑色宾利跑了过去……

此时,就在车旁,厉君霆一袭黑色西装,长身而立,气势凛然,显然刚从机场走出来不久。

司机恭敬的跑来为他开车门,他纲要弯腰上去,就听见耳畔传来一道软萌的呼唤,“爸爸!”

听这声音,似乎还有些熟悉。

厉君霆不由扭头看去,就见一个小身影扑了过来,抱住他的大腿。

来的,正是小团子。

方才厉君霆从机场出来,他就瞧见了。

当时灵机一动,就想起这一出。

这会儿正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地望着他。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