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老公有点萌

001 搞了个洋妞

  得知繁音出轨这天,我刚刚从法兰克福机场结束飞行,在免税店里给他买了一瓶CK的香水,排队结账时打开手机。

收件箱里躺着一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像是在酒吧里,上面的英俊男人正和一个金发女郎隔着铺着白色桌布的小圆桌接吻,桌上摆着娇艳的红玫瑰,玫瑰旁是蓝色的首饰盒,他俩的背后是巨大的海洋鱼缸。

照片右下角的水印显示时间是前天,拍摄人是我的闺蜜罗嫚,地点是迪拜的帆船酒店。

我忍着怒火拨通了繁音的电话,他的声音甜得让人觉得他此刻的一定正在微笑:“老婆?”

“你前天晚上在哪?”

“前天晚上呀?唔……”他边想边说:“我跟我爸爸一起去迪拜了。”

我摔了电话,跳上我的二手菲亚特,一路狂飙回家。

我跟繁音刚刚结婚一个月,住在贷款买来的小房子里。繁音是个童话故事作家,一个月平均赚一千多欧元,且他收稿费的银行卡就在我手里。

但他爸在市中心的商场有一间卖衣服的商铺,价值应该有三到四十万。他非常宠爱繁音,却很讨厌我,因为我是飞行员,他觉得飞行员脾气暴躁且容易早死。所以他一直不肯见我,也不知道我俩结婚的事。

所以,繁音不是没有可能去迪拜泡妞。

我刚把车停到车位上,有人就踏着小碎步跑过来了:“老婆!”

灿烂的日式主妇笑容,戴在身上的围裙口袋里还揣着两颗新鲜的鸡蛋。繁音长得很帅,眼睛细长,睫毛卷翘,小嘴红红,看上去贵气且妩媚。

我黑着脸进了屋,他拽着我的行李箱,颠颠地跟了进来。

我脱了大衣,他接过去,偷偷看我,没有开口。

我一边解着领带,一边问:“你爸带你去迪拜干什么?”

“见他的朋友。”

“住在哪?”

“一间很大很漂亮的酒店。”他兴奋地说:“建在海边,很高很高!我给你拍了照片!还拿了里面的拖鞋和沐浴露给你!味道很香的!”

“有女人么?”

“没有呀。”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

他歪了歪脑袋,眨巴着眼睛,露出一脸茫然。

我打开手机,调出信息里的照片,举到他眼前:“这是谁?”

他伸过脖子看了一会儿,意外地叫起来:“这个男的和我长得好像啊!”

“还装!看他接吻时候侧脸的角度就绝对是你!眼睛眯得跟你一样一样的!”我可是飞行员的视力:“你不是处男吗!处男可能搂着妞儿亲得这么色情吗!”

他呆住。

我越看他这德行越生气:“我跟你认识两年了!我整天脱了衣服又是摸你又是亲你,你一次都没硬过!现在倒好!搞了个洋妞!她是哪个国家的呀?你满足得了吗!”

“老婆……”他眼里溢满了眼泪,小声说:“这个人怎么会是我呢?我根本就没有去过这个地方……”

“没去过?”还装:“这就是你所说的建在海边,很高很高的酒店!”

002 小奶猫

  “这不是呀!我都没有见过这间屋子……”他委屈地嚷嚷:“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人呢?”

我侮辱他?我要气死了。

“那你说,你现在还是不是处男?”

“嗯!”他滴着泪,不住点头:“我真的是!”

“脱衣服。”他如果是,那就是我看错了,我今天晚上给他捶背洗脚。如果他不是,我立刻就去法院起诉离婚:“去洗干净,我要验身!”

“啊?”他露出了每次被我勾引时的无助神情。

“快去!否则我打你!”

“老婆,”他扁起嘴巴,脆弱地望着我:“你不要这么凶呀!”

“我哪凶了?就算没有这件事,你也本来就保证说我回来就跟我做爱!”我朝他怒吼:“别废话!脱衣服陪老娘上床!”

他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掏出来,放进了冰箱,然后溜着家具边朝浴室走去。

我倒了半杯香槟,把酒杯放到床头柜上,坐在床边等了许久,繁音才终于磨磨蹭蹭地从浴室里出来。他拽着胸口上的浴巾,头发滴着水,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无助,活像一只小奶猫。

他乖顺地爬上床,老实地躺平。

我把酒杯递给他:“起来喝了。”

他坐起身,一看是酒,立刻露出慌乱,连连摆手:“不要不要!我不会喝酒!”

“喝。”

他立刻露出一脸悲惨,又快哭了:“老婆,我真的不会喝酒,我会耍酒疯的……”

“那就耍一个给我看看!”磨磨蹭蹭地逗人火:“快喝,否则我打你了。”

他接过酒杯,哭着喝了一口,皱着眉头,抽着鼻子咕哝:“不好喝……”

“别啰嗦,喝完!”我趁他开始喝,扯开他的浴巾,握住了他。

他顿时浑身僵硬,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瞅向我。

“别看我。”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也很害羞:“喝完。”

余光看到他皱着脸,端着酒杯努力了好一会儿,终于仰脖咕咚咕咚地干了。

这还像个爷们。我翻身跨了上去。

繁音的身材很好,手臂的肌肉非常结实。他总是穿长袖,在家也是,因此我从来没发现他身上竟然有这么多大小疤痕。我抚着他左胸上那块怎么看都像是枪伤的疤痕,问:“这是怎么弄的?”

他晕乎乎地收起下颚,朝着我的手看了一眼,双颊发红,眉目含春:“我爸爸说是枪打的。”

“为什么会有人用枪打你?”

“不知道。”他说着,挺了挺身,娇声道:“老婆……”

“怎么了?”

他微微地鼓着腮帮子,小声说:“我好热呀。”

我顺势往下一看,唷!硬了!

还真是能满足洋妞的尺寸啊……

我用手指弹了一下,他打了个哆嗦,手足无措地涨红了脸,浑身的肌肉都因紧张而变得坚硬。

我掰过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问:“认真回答我,你跟那个洋妞到底做了没?”

他立刻咬住了嘴唇,眼中溢满水花,满脸委屈地使劲别过脸:“不相信我就算了……”

“哎哟,相信你相信你。”看来真的是我搞错了。我赶紧亲亲他的眼泪安慰他,这纯情的表情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我吻了过去。他乖巧地张开小嘴,如同一只待哺的雏鸟。他的嘴里是香槟的酸甜,味道和他这个人一样可口。他笨拙地回应着我,紧张得像块石头。

我不由扑过去。

就在这时,他猛地张开眼,那目光如同发现猎物的狮子,精准、犀利而充满兴趣。手腕上传来钻心的痛,我没来由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心底无端地泛起一阵惊惧。

003 这种成色市场价多少

  剧痛毫无预警地传来,冷汗顷刻间染透了我的全身。我咬紧了牙,他动作一停,掰过我的下颚,眼底泛着冰冷的微光,低沉地命令:“别像条死狗。”

眩晕袭来,我在黑暗中飘上了云端,舒服得好似要上西天。

我死狗一样得趴着,闭起眼睛歇了一会儿,第一次就这么折腾不知道要不要去医院。另外他果然不是处男,可是活儿这么好我是要原谅还是要离婚啊!

听到响动时,我睁开眼,发现繁音已经正站在地上,拎着他的衣服,紧皱着眉,脸上露着鲜明的嫌弃。

这什么表情?

我叫了一声:“音音?”

他瞟过来,没说话。

“看我干什么?”居然这么看着我!

他完全不搭理我,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出号码,放到耳边,说:“来接我,给我带身衣服。”挂上电话,扭头看我:“浴室在哪?”

喝醉了?

我发着呆,他便自己去找。

我清醒时已经听到浴室传来的花洒声,连忙跑过去,站在门口问:“你刚刚不是跟我说你是处……”

“滚。”命令的口吻,凉凉的目光。

他洗完澡就围了块浴巾坐在客厅沙发上,我拿起手机也跟过去,坐到茶几上,问:“你搞什么呢?什么叫滚呀?”

他瞟了我一眼,随即转动着眼珠,环顾着他自己装饰的客厅。

“喂?”好端端地发什么神经:“不是已经没骂你了吗?不过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是处男吗?”我调出那张照片,举到他眼前:“这到底是不是你?”

他看了一眼那照片,顿时眯起了眼睛,用蛇一般的目光盯着我,冷冷地问:“你跟踪我?”

动物天生对于危险的本能令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说不出话来。

他倚到沙发背上,叠起腿,看着我的脸,波澜不惊地吐出两个字:“名字。”

“苏灵雨。”我方才醒神:“老公,你怎……”

他皱起眉,不悦地打断我,语气开始阴冷:“谁是你老公?”

“你。”我真的被吓到了:“繁音,我是你老婆!你是不是喝多了?”

他缓缓地站起了身。

我根本没有看到他动手,头皮上就传来钻心的痛。他攥着我的头发,半点不留情地往下拽,我被迫看向他,感觉到头发因为巨大的拉力而根根断裂,头皮开始胀痛。他阴恻恻地问:“你为什么管我叫繁音?”

我愣了。

他收紧手指。更剧烈的疼痛激起了我的怒火,伸手推向他的肚子,说不慌乱是假的:“你干什么!喝多了是不是!”

他纹丝不动,只说:“回答我的问题。”

“你自己告诉我的!”这家伙是被鬼附身了吗?“你发什么神经!信不信我报警告你家暴?”

他看着我,没说话。

“松手!”

他松了手,半点愧疚也没有:“为什么跟踪我?”

果然是酒后吐真言!

“跟踪你?”我站起身,这样就感觉没那么受压迫了:“好,那你告诉我,你跟那洋妞做了没有!”

他依然盯着我看,却不说话。

“别装傻!到底做了没!”我真的快疯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老实巴交的,喝点酒还开始打老婆了:“要是做了我立刻就起诉你离婚!”

“起诉?”他蹙起眉:“离婚?”

我傻住。

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正僵持,门铃声传来,我跟着打了个激灵,听到繁音的声音:“开门。”

“等下。”我尽量放缓态度,免得再挨打:“你不记得咱俩结婚的事了?”

“没有这种事。”他果然不记得了:“开门。”

事情好像变得严重了,我忙说:“你等一下,我给你拿结婚证!”

他没说话,沉着脸往出走。我赶紧拦到门口:“你去哪?”

他嗖然抬头,阴沉看着我,声音里透着彻骨的阴冷:“不想死就滚开。”

“你就等一分钟!”我说:“我给你看咱俩的结婚证!是政府发的,上面还有你跟我的签名!”

他没说话。

我赶紧跑回卧室拿结婚证,出来时候发现客厅里站着两个黑衣人,带着两条德牧到处闻,客厅门关着。我想他肯定在客厅里换衣服,便朝客厅跑去,却被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还没开口跟他争执,客厅门已经开了。繁音好整以暇地从里面出来,看了我一眼,转头看向黑衣人:“这种成色市场价多少?”

黑衣人答:“一万块左右。”

“给她四万。”他转头看向我,眸里依旧毫无感情,仿佛只是在购买一件丝毫不喜欢,只是“需要”的死物:“不知道你是处女,抱歉,有点粗鲁。”

他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我想跟过去,黑衣人却紧攥着我的手腕。我赶紧挣脱,打开结婚证:“他是我老公!”

“不识抬举。”繁音脚步一停,却没有转身:“做了。”

做了是什么意思?

“繁先生。”黑衣人提起我拿着结婚证的手腕:“她拿的结婚证有您的签名和政府的盖章!”

繁音转过了身,黑着脸疾步走了过来。

黑衣人拿走结婚证交给他。

他翻了翻,把结婚证递给黑衣人:“去查。”

004 我不想让她见血

  查什么啊?我忙说:“你拿给警察局问就行!”

“听着。”他盯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你的‘服务态度’很好,我很满意,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随意造次。你能活到这一分钟,是因为今天是我妻子的生日,我不想让她见血。见好就收,知道么?”

我彻底凌乱了。我就是他妻子!我的生日不是今天!

黑衣人说:“繁先生,要不要先问问老先生?来的路上我们查过,这位小姐是民航的飞行员,身家清白。”

繁音瞥向他。

黑衣人开始冒冷汗:“我的意思是,苏小姐也是飞行员。脾气……似乎也与您母亲有点相似。也许老先生有特殊的安排。”

繁音立刻就笑了:“你嗑药了?”

黑衣人立刻闭了嘴。

我忙说:“你可以查!我的结婚证绝对是真的!是你亲手签的名!你的生日是八月五号,今年二十七岁,血型是AB型,这都是你自己告诉我的!”我翻出手机,调出我俩结婚那天拍的照片:“你看你看!这是你没错吧!”

他看向我的手机屏幕,没有说话。

虽然事情乱七八糟的,但我想尽量让他呆在这,等他酒醒再仔细问他:“而且我还知道你家里的事,你妈妈去世了……”

他冷眼打断我:“猜错了。”

“好吧,对不起。”这明明是他前不久才告诉我的,算了,我纠结别的:“你有个妹妹对吧?”

他双臂抱胸,歪了歪头,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是在观察我是否说谎。

“你妹妹今年十岁,正在上小……”

“停。”他扭头吩咐黑衣人:“绑回去。”

黑衣人一把就把我推进了里屋,压低了声音说:“苏小姐,老先生知道您的情况,我立刻就回去告诉他。”

“所以我老公怎么了?”

“您不要问。”他匆匆说:“请您现在去追上繁先生,向他道歉,说您是因为想多要点钱才伪造结婚证。只要您的态度够好,他一定不会为难您!”

“你到底在说什么?”他疯了吧?我跟他一起领的结婚证还要说是伪造的?

他板着脸,如临大敌一般地强调:“请您听话,如果绑您回去,您就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那你先告诉我,他是不是跟我结婚的那个人?”我必须先确定这个!

“是。”

我跟着黑衣人到了门外。

门口停着几台车,有奔驰也有劳斯莱斯。

黑衣人领着我来到劳斯莱斯后排座位门口,敲开车窗,毕恭毕敬地说:“繁先生,这位小姐想跟您道歉。”

繁音就在车里,指尖夹着香烟,撩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瞟着我。

“请把我的结婚证还给我。”这感觉还真够怪异,我肯定是在做梦:“对不起,繁先生,我只是想开个玩笑,也想多要点钱,所以才这样恶作剧。”

他微微颔首:“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啊……”我硬着头皮说:“我爱慕您很久了。”

他依旧冷漠:“什么时候见过我?”

005 当心你的贱命

  “您不记得了。”我只能瞎编:“那天您喝了酒,被我在酒吧搭讪。因为我被您的风度和英俊征服了,爱上了您。我还告诉了您我家的地址,没想到您居然过来了!简直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我捧着心口,用尽了我的真诚,“结婚证上的笔迹是我自己模仿的,请您不要介意,其实……我只是想留个纪念而已。”

“还真是有心。”繁音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假笑,然后对副驾驶的黑衣人摊开手心。

黑衣人把结婚证递给他,繁音将香烟含在嘴里,拿起火柴,歪过头点燃了香烟,随后用火柴梗上的余火点燃了结婚证的一角。这边的结婚证是纯纸的,因此火苗腾地一下蹿了起来。

我仍记得拿到结婚证的那天早晨,那天的天气晴朗而干净,他小心翼翼地用透明的拉杆夹把它夹起来,平整地放进我的皮包里。他站在政府大楼门口的那颗开满繁花的老树下,美滋滋的露着星星眼,他说:“老婆,从今天开始你就有家了,你家人就是我和咱们要生的一车孩子。”

结果这才一个月,结婚证就被他亲手烧了。

我望着那火光,心里阵阵剧痛,不由把手从车窗里伸进去想要抢救。他抬了抬眼皮,手指按上了关窗键。玻璃机械地上升,夹住了我的手臂,推力挤压着我的皮肉,压迫着皮肉下的血管。疼痛之后是麻木,麻木的同时,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逐渐冰凉。

而他视若无睹,伸手推开车门,将着火的结婚证扔倒了地上。我的手臂却仍被夹着,一顶一拉,我的肩胛骨疼得几近脱臼。

他终于重新按了开窗键。

我连忙抽出手,捂着胳膊上黑青色的压痕,望着那张我万分熟悉,却又万分陌生的脸。

他被鬼附身了?还是……以前的他才是装的?

繁音朝我勾了勾手指。

无需理智,我仅凭感觉就能判断出自己不能忤逆他,连忙靠过去,学着黑衣人的态度:“繁先生。”

“很好。”他用手指刮了一下我的脸,头靠过来,他的头发上依然是我熟悉的柠檬香味。但他冷冷的注视着我,浑身散发着致命的危险:“如果真的是恶作剧,那今天算你好运。但如果你在说谎,那就当心你的贱命。”

之后黑衣人也上了车,一行人绝尘而去。

我转头去看结婚证,火已经灭了,地上只余焦黑酥脆的残骸。我还想去抢救那些残骸,却突然来了一阵风,将它们卷起,吹得无影无踪。

繁音这一跑就彻底没影了,也没有任何人主动联络我。

我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繁音的身份证、驾驶证和本科学历证。这些证件上他的照片都是笑眯眯的,是我熟悉的样子。但没有找到任何跟他老爸有关的联系方式。

我只好去警察局报了警,说了事件经过,告诉警察我怀疑我老公可能有精神病或者被什么奇怪的灵魂附身,我需要找他的父亲询问。警察很详细地记录了,查阅了系统里他的资料,问:“您的丈夫名叫繁音?”

006 狡猾残忍的危险人物

  “是的。”

警察调出一张照片,问:“请问是这个人吗?”

“是的。”这照片表情好冷酷。

警察说:“根据我们的了解,繁音并没有精神类疾病。相反,他拥有双博士学位,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我呆了:“我老公是童话故事作家,《小河马和小山羊》《爱做梦的小猪猪》都是他写的。”

“接下来的话只代表我的个人立场,因为不想让您受到伤害。”警察严肃地说:“繁音多次受到指控,虽然他每次都能成功脱罪,但我们怀疑他是违法组织的头目人员,这些年一直在调查他。我以个人立场提醒您,他是个狡猾残忍的危险人物。”

“你是说……”肯定是我听错了:“我老公是黑社会?”

“我建议您与他离婚。”警察神色肃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

“不,”我承认他的话有点让我心里打鼓,但我没办法立刻相信:“先生,你认为一个整天写《小河马和小山羊》的作家可能是黑社会吗?狡猾残忍的人可能通宵去写《爱做梦的小猪猪》吗?”

“也许这是他的特别爱好。”警察无奈地说:“他的私生活非常混乱,或许您受到了他的欺骗。”

“不是,先生!”我觉得他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希望您可以帮我调查他父亲的住址!或者他现在所在的地方!”

他把我拒了:“抱歉,这不合法。”

我真的要崩溃了!

警察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问:“您无法相信我的话?”

“对,我没法相信。”

“但他真的没有精神病。”

“所以我刚才就说了呀,我怀疑他鬼怪附身了!”比起黑帮头目,我宁可相信这个。

警察立刻说:“那您打算怎么解释您口中的劳斯莱斯轿车、身穿黑色衣服的下属以及司机?您刚刚就说了,他收入很低,你们过得并不宽裕,而且他的父亲也并不富裕。”

一定是这个世界疯了。

我不但没有搞清楚事情,还被警察盘问了半天。此后他们每天都以各种借口打扰我,直到我发飙。

我向公司请了假,每天都出去找繁音,均一无所获。

虽然警察一再否认,但我就是觉得繁音出了精神问题。可是我没法判断是因为做爱还是因为喝酒?他那天说话的感觉的确像个黑社会,但他肯定不是。哪个黑帮大佬闲着没事儿写童话故事书?为了抒发无处安放的童年?

这几天总下雨,我心里苦闷,抱着繁音给我买的小狮子玩偶以泪洗面。

窗外突然响过一声闷雷,与此同时,门铃响起。

我走到门口,打开门铃对话器:“谁呀?”

“老婆。”是繁音的声音,可怜巴巴的:“是我呀……”

我连忙打开门,见他落汤鸡似得站在门口,头发贴在脸上,满脸焦急:“你有没有受伤?”

我先让他进门,拿着毛巾给他擦脸,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喝酒会耍酒疯。”他悲惨地望着我,红着眼睛说:“我说我不喝,你非要让我喝……”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精分老公有点萌”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精分老公有点萌”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