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宠妃有术

第1章:野兽一般的男人

“七小姐,洗了早点歇息吧,明天再赶一天路,就能到京城了。”来乡下接她回去的刘妈一直都很敷衍,扔下一桶水就出了驿站的客房。

慕冰月也未计较,在府上主子们面前得脸的奴才,自是不想伺候她这个一直被寄养在别庄的小姐。

她关上窗,解开衣衫准备擦澡,可“嘭咚”一声响,刚关上的窗户被一个黑影撞开,冰月吓的一哆嗦,正要尖叫,便感觉喉咙贴上来一把冰凉的匕首。

她感觉身后袭来一道炙热而又坚硬的高大黑影,那黑影压低嗓音凉凉道:“别出声,不然就割了你的喉咙。”

声音清冽,带着浓烈的杀气和煞气,是个年轻的男人。

慕冰月乖乖闭嘴,不发出一声。

外面似乎有高手跳上窗台屋顶,传来阵阵脚步声。

冰月闻到男人身上的血腥味,烛光昏暗,加上适才情况紧急也未看清楚一身黑衣的他情况如何,不过从他急促的喘息便能判断出来,他一定伤的不轻。

屋顶的脚步声转到外间走廊,远处的房间开始传来惊呼尖叫,显然那些追杀他的人在一间间查房。

慕冰月心一沉,刚反应过来,只听“哧啦”一响,脱了一半的衣衫应声落地,只余下一件绣了报春花的粉嫩肚兜。

“你——”

冰月惊怒,还未动作,便被他大手一捞,粗鲁的往门口躲去。

好强烈的元素之力。

冰月眼冒金星,那黑影却整个蛮横的扣住她的身体,一扯窗帘,盖住狼狈的两人。

“别出声!”

毋庸置疑的命令,森寒目光如死物般幽冷荒凉,让人不寒而栗。

慕冰月瞪他,却被一张俊脸震惊的呆了几秒钟。

轮廓分明的五官,肌肤白皙胜雪宛若新生的婴儿,可他身上有着野兽一般的威猛,让他漂亮的脸蛋被镀上男性的狂野。上帝竟如此偏心,将极致的阳刚和美丽全都给了一个男人?

外面的脚步搜查声越来越近,男子身子抵近她外漏的娇嫩肌肤,并再次将匕首抵在她脖颈上,不让她发出丝毫声音。

慕冰月瞬间明白他的意图,淡淡问道:“就算我不出声,外面的人也会闯进来,到时候,你以为你能逃走吗?”

男子手上的匕首往深处抵了两分,刃口锋利,刺痛的感觉传来,脖子流了一点血:“你倒是聪明,那你能救我吗?”

“为为什么要救一个拿刀子威胁我的人呢?”慕冰月无奈叹息,纯净如水的目光泛着百般魅惑,眉眼俏丽,竟是个十分美丽的少女。

男子的喉结不合时宜的滚了一下,一张肃杀的脸颊泛出一抹诡异的笑,忽然探出空置的手在她外露的锁骨摩挲而过,喋血眼神闪过暧昧之色:“那我便在临死前拉个垫背的,有这么漂亮的姑娘陪葬,死的也不冤枉!”

他的手,忽的探上她莹白的手臂……

“啊……”

慕冰月受不了的低呼一声,脸上那跟年龄不符的淡定之色有一丝破裂,她生气的伸出双手护住胸前。

“登徒子!”

慕冰月挥手要扇男子一巴掌,手却被他抓住,下一刻,那张好看的唇便霸道堵住慕冰月的红唇,粗糙的掌心因为常年拿剑布满老茧,摩挲过娇嫩的锁骨肌肤,让她的身子“腾”一声烧的火热。

第2章:公子,买药吗

邪肆的笑荡漾在他的唇边,他猛的揪住她的舌尖狠狠咬了一口。

“唔嗯……”

身体陌生的酥软和火热袭来,舌尖又忽的传来刺痛,慕冰月本能的从喉咙发出稚嫩而又娇弱的哼吟,小猫一般笨拙迷离。

假戏真做,男子小腹倒是愈发热了起来。

“嘭!”

似乎听到里面的动静,一声巨响,房门被人粗鲁推开。

“啊——”

慕冰月心中恼火,此刻却顾不得其他,忙假装受惊尖声一叫,扯起窗帘盖住男人的头跟自己的美肌,只露出被吻红的娇唇和一双受了惊吓的双眼。

“你,你们干什么?”她睁着小鹿一般被惊吓委屈的眼神看向外面几个青衣男人,声音带着指控和羞怒。

男子被她盖在被褥里,脸枕在她娇软的心口,似火焚烧,却被她完美的演技震惊住了。

这小女子不简单。

几个青衣男人手上均拿着长剑,看了两眼,然后为首一人对身后的人道:“去下一间房搜。”

他们找的男人身份尊贵,自然没有心思在这个时候跟这种小地方的女人玩这个,所有人都不疑有他,迅速去下一间房继续搜查。

“你可以滚了!”

等到门口的脚步声远去,慕冰月才暮然松开被褥,凉声开口。

男子慢慢坐到床沿,慕冰月迅速起身穿衣服。

他不慌忙不忙,目光落在她身上:“年纪不大,身子长的倒是不错。”

气度更是不凡,小小年纪遇到这种事情,竟这般处变不惊,不哭不闹,还真是与众不同。

对于这种亡命之徒的轻薄,慕冰月也不甚在意,只是声音清冷道:“那些人现在正不遗余力在整个驿馆搜查你,你此时逃走,尚有机会,若等到他们搜完了,再分出精力拦住各个出口,只怕你就错失良机了。”

男子有些意外的看了慕冰月一眼,眼眸一黯,冷声说道:“趁着他们还没回来,你赶紧穿好衣服逃走。”

“那你呢?”慕冰月倒是有些奇怪,这个男子身上戾气太重,如此美丽的一个人,却一身粗狂的煞气,慕冰月可不觉得他会是这种好人。

“我中了毒,不如留在这里搏死一战。”他不屑冷笑,仿佛生死于他来说,不过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他本以为这毒起码要到子时发作,怎知忽的提前那么多,或许是因为那件隐蔽之事,加速毒素运转。

慕冰月仔细看了一眼他微微发青的唇色,又伸手沾了他蹭在自己身上的血液放到鼻尖闻了闻,便是了然:“这毒倒是配的不错。”

“你会识毒?”男子有几分意外。

“小女子来自乡野,跟一个游方郎中学了一点本事,倒是正好有公子需要的解药,你要买吗?”她问的十分天真,杏眼睨着男子。

“你是卖药的?”他冷冽一笑。

“你等我一下。”她俏丽一笑,转身去床头的一个小木盒里翻找起来,片刻后便拿出一个雪白的瓷瓶藏在身后,道:“公子中的是最简单的苏合香,会让你三个时辰内使不出什么力气和招数,我说的可对?”

第3章:他是清翎王

男子轻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她:“这个你拿着,到了京城,在如意当铺去还钱,保管你此生吃穿不愁了。”

慕冰月接过那块玉佩。

黑色的玄玉,雕刻着一头猎豹,栩栩如生,玉质冰凉入脾,这炎热的夏季拿在手心竟十分舒服,仿佛全身都跟着凉快起来。

是个好东西。

只是他的意思似乎没对今天的轻薄负责,只打算负诊金呢。

慕冰月不动声色揣进怀里,不在意的道:“知道了。”

反正她也只要诊金。

服了药,男子果然面色迅速好转,看着慕冰月的眼神带着欣赏:“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京城慕家旁支的一个庶出,父亲是上门女婿,名唤西门庆。”慕冰月双眼灵动,面不改色的将自己负心的父亲改了个名,也没说自己是谁,在这种年代,女子跟别人说出自己的闺名,那才奇怪。

男子还欲再问,外面杀手的脚步声到了院子里,再耽搁下去,便是误了好时机,他不再逗留,身姿潇洒的跳上窗台,回头看了慕冰月一眼,正色道:“是如意当铺,莫要弄错了。”

说罢,脚尖一点,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慕冰月关好门窗,擦干净一身的汗水,换了一套干净衣裳便安心入睡。

许是因为抱着那块玄玉冰凉入脾,慕冰月一夜好眠。

第二天吃过早膳,慕冰月便乘坐慕家的马车回去京城,进了城,到了繁华之地,果然看到一家“如意当铺”,慕冰月装作好奇的掀开车帘往外看去。

“七小姐,这是入京最大的当铺,入了这里往西行走一里路,便是最繁华的玉林街,过了玉林街再走半里路就到了慕家的……”

“刘妈,那些是什么人啊?”慕冰月声音清清脆脆,打断了刘妈的话。

刘妈掀帘子看了一眼,见当铺门口站着三个气度不凡的黑衣男子,为首那个少年,可不就是……

“他们是清翎王府的人,七小姐一入京就能见到这等贵人,真是运气好。”刘妈脸上的神情变得很敬畏。

“清翎王府很厉害吗?”慕冰月一派纯真的看着刘妈。

刘妈心道这庄子里养出来的小姐,见识就是小,连清翎王府都不知道。

刘妈便道:“七小姐这次入京是为什么,可还记得?”

“我记得。”慕冰月点头。

皇帝的儿子要娶妻,所有京城显赫人家的适龄女子都要参选,所以被慕家遗忘的慕冰月才被接回京城。

“莫非就是这位清翎王要选妃?”慕冰月恍然大悟的问道。

刘妈忙道:“正是清翎王。”

慕冰月虽然出身高贵,可毕竟是养在别庄那么多年,这次来,大家都只当她是走个过场,不足为惧,却不知真正的慕冰月早已香消玉殒,被二十一世纪的强大灵魂占据。

“原来如此。”慕冰月放下车帘,探手进去衣袖一摸,那块玄玉稳稳躺在钱袋子里,她才放心。

昨晚的男子竟是清翎王,这次要定亲的对象么?

有了这块玄玉,她似乎比府中其他小姐更有胜券。加上昨晚给他的一记特殊解药……一定会让他对自己印象深刻吧?

十五年来在慕家失去的东西,也只有清翎王妃的头衔才能帮她更快夺回。

第4章:老夫人,你有病

慕家一顶软轿抬着慕冰月进了大门,未走两步,就被一声娇呵拦下:“刘妈,这是你从别庄接来的那个不祥人吗?”

“是啊,九小姐,老身这就带七小姐去跟老夫人复命。”刘妈声音谄媚,跟对待慕冰月完全不同。

“让她下来,给我瞧瞧是什么模样!”外面的九小姐声音显得很嚣张。

刘妈还未答话,一双莹白纤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走下来一身水蓝罗裙的慕冰月。

九小姐看她衣着素雅,头无饰物,可模样却十分漂亮出众,心生嫉恨,不悦的说道:“你这个不祥人竟敢走正门,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一道元素之力在手掌萦绕出红色光芒,朝着慕冰月的脸颊迅猛袭去。

九小姐练的是火系魔法,出手又快又狠,别说是别庄无人教导练习的慕冰月,就算是府上的几位小姐,也未必能躲过。

刘妈捏了一把汗,这九小姐要打七小姐她不管,可人还没见过老夫人就有损失,她如何交差?

眼看着那一袭利刃般的光波就要袭到慕冰月的面门,她却脚下一软,倒在地上,倒地的瞬间,一柄铜镜从身后摇晃的娇子里飞出,那光波被弹的一个反转,射向九小姐,她伸手一挡,脸没伤着,倒是手臂被辟出一道深深的口子,血流如注。

“啊——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敢伤我!”九小姐厉声尖叫起来,那眼神似能吃人。

慕冰月拍拍手站起来,对九小姐眨了眨眼睛,黑眸盛满无邪童真:“小九,你刚才是找我比试吗?你的元素之力好强呀!”

毫不做作的奉承,似乎还带着乡巴佬没见过世面的那种羡慕。

九小姐心生疑惑,可想她自小在乡下长大,不可能有魔法,她心里也更不愿意承认别庄来的慕冰月能伤她,便当刚才是意外,她捂住手臂,愤愤道:“别以为拍我几句马屁就能这么算了,走,去祖母那里讨个说法!”

*

老夫人的花厅里,慕冰月规规矩矩跪着,听着九小姐在那里诉苦。

“祖母,这个不祥人可是在棺材里生出来的,眼下我们府上姐妹选亲这等大喜事,怎的叫她回来添晦气?您看看,她回来不到半刻钟,我的手臂便伤成这样,您让她回去嘛,我不要看到她……”

老夫人向来最疼爱最小的九小姐,听她这么一说,忙心疼道:“我的小心肝,祖母也不想接她来,你放心吧,三天后的初选她一被刷下来,我定立刻派人送她回去,再也不接回来碍了你的眼,可好?”

这是断定三天后的初选慕冰月就没机会了。

慕冰月垂着头,谁也看不清楚她脸上的神色。

慕家,这偌大的将军府她既来了,就要收为囊中之物,又怎会轻易回去?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老夫人见慕冰月安安静静的跪在那里,一副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就心生不喜。

慕冰月抬头,一双活泼的眼珠毫无惧色,好奇的打量着老夫人,未等老夫人开口,便认真的说道:“老夫人,你有病!”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战神王爷宠妃有术」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战神王爷宠妃有术」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