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比烟花寂寞

第1章 受辱

秋风萧瑟,也是黄昏后。

朝阳殿内,暖气融融,皇上慕青辰一袭明黄龙袍斜靠在软榻上。

怀里玉妃苏琬儿衣衫半解,一双玉手环在慕青辰的脖子上,柔若无骨的身子在慕青辰身上蹭来蹭去,脸上春情满布,声音柔媚似水勾人魂魄,“皇上奴家想……”

慕青辰英俊的脸上带了慵懒的笑容,声音温柔至极:“爱妃,朕就给你!”

罗衣轻解,玉体横陈,淫声艳语极致缠绵很快在室内响起。

相比软榻上的火热缠绵,在大殿一角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青砖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铁钉,铁钉早已经被血水侵淫,此刻正有血水一滴滴的从上空滴落,顺着血水滴落方向往上,只见皇后白若兰赤裸着身子四肢悬空以大字形状吊被在半空。

这位大姚国第一美人此刻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好肉,浑身已经被折磨得血肉模糊。

疼痛从四筋八脉五脏六腑侵入,她气若游丝,双眼无神的睁着,所视方向正是软榻方向。

因四肢被固定,她没有办法移动,软榻上的春情就这样暴露在她的眼底,没有任何遮挡,她就这样看着最爱的男人精壮的腰身在女人身上驰骋,看着女人红唇微张,发出醉人的呻吟。

那一声声轻吟和撞击像是锋利的刀尖捅着她的心脏,比肉体的折磨更让她痛不欲生。

慕青辰,这就是你所说的一生一世白头到老吗?

白若兰痛苦的闭上眼睛,不想看按羞人的画面,虽然目不能视,但是淫声艳语还是从四面八方不停的侵蚀进她的耳膜。

生不如死!真真的生不如死啊!

肉体折磨再加上精神折磨,她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软榻上的缠绵才渐渐的消停下去,慕青辰抽身而退,披了衣服慢慢的踱步过来。

看见白若兰紧闭双目,嘴角斑斑血迹,他的声音带了凉意,“怎么这么快就承受不住了?泼醒她!”

随着慕青辰一声令下,两个宫人各持一瓢,在地上的木桶里舀了冰水泼向吊着的白若兰。

冰冷的水刺激着肌肤,白若兰打了一个寒颤,睁开了眼睛。

看见慕青辰她的眼中都是泪:“皇上,兰儿冤枉,兰儿冤枉啊!”

“冤枉?”慕青辰俊目早没有了柔情蜜意,只剩无情和漠然,声音寒彻透骨,“白若兰,如果不是朕的人去得及时,你此刻已经和废太子慕青烨浪迹江湖做一对快活鸳鸯了吧?”

“不是那样的!皇上,不是那样的,兰儿被人打晕扔在破庙……兰儿从来没有见到任何人……兰儿和烨哥哥清清白白的……”

大婚前夜,她去寺庙进香,被人打晕掳走,醒来时候躺在一荒山破庙里,又冷又饿,又是害怕,后来是慕青辰的人找到了她。

她被即刻送往皇宫,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以为会慕青辰会对她一番安慰,哪里想到,素来温柔似水的慕青辰像是变了一个人,掀开她的手臂看了一眼,马上脸色大变得把她粗暴的推到在地,恶狠狠的进入她的身子。

她未经人事,疼得死去活来,可是慕青辰却见她没有落红认为她已经失贞,从此对她再没有丝毫的怜惜。

“好一个清清白白!”慕青辰的眼中闪过怒色,“既然你是清白的,你告诉朕,你的守宫砂去哪里了?为何朕和你在一起你没有落红?”

“兰儿不知!兰儿不知!”白若兰绝望的看着慕青辰,“皇上,兰儿此生只有皇上一个男人!”

“呵呵!到现在你竟然还一派胡言,真以为朕是傻瓜吗?”

“是啊,皇后娘娘,都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和废太子私自呆了五天五夜,说你们之间是亲白的傻子才会相信啊!”苏琬儿踩着莲步,浑身都是红痕粉面桃花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看着掉在半空的白若兰,她眼中没有半丝同情,嘴角浮现一抹讥笑:“更何况,我听说白丞相之前可是在先皇后座前亲口承认要让皇后娘娘和废太子成为佳偶的,皇后娘娘和废太子可是大姚国出名的才子佳人男才女貌啊!”

听了苏琬儿这添油加醋的话,慕青辰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废太子慕青烨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白若兰则是号称大姚国第一美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这两人之间没有奸情他是死也不相信。

苏琬儿察言观色早已经看出慕青辰的情绪变化,当下又补一句:“那日中秋之夜,妾身曾亲眼看见废太子往皇后娘娘发间插了一支珠花……这珠花现在可不正在皇后娘娘发间吗?”

“苏琬儿,你满口胡言是何居心!皇上,我爹爹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至于珠花,那是因为兰儿珠花掉落,被烨哥哥凑巧拾到而已!”白若兰急切的想解释,慕青辰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解释。

他竟然到这个时候还称呼慕青烨为烨哥哥,从前她就一直称呼慕青烨烨哥哥,现在慕青烨都成了丧家之犬她还称呼他为烨哥哥!

慕青辰心里的火燃烧得越来越旺盛,她要是真的是清白的,身上的守宫砂不会消失,他碰她的时候也没有落红,很显然白若兰和慕青烨是真的搞在一起的,心里刺痛,看向半空中的白若兰眼睛已经变得血红。

当下厉声喝道:“贱人!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皇上!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真的是冤枉的!”

慕青辰冷笑:“既然你是被冤枉的,那朕给你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告诉朕慕青烨在哪里,朕抓到他就相信你!”

“我不知道!皇上,我不知道慕青烨在哪里!”白若兰摇头,她那日被人迷晕掠走,醒过来后被慕青辰的人所救,从始到终她并没有看见过慕青烨,又哪里知道他的下落?

“你竟然维护他?白若兰,你既然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慕青辰的眼中闪过狠戾。“用刑!”

第2章 折磨

宫人用力拉紧刑具,吊在半空中的白若兰四肢被刑具夹住痛彻心扉,折磨到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叫唤,只是呜呜咽咽的呻吟着。

用刑到现在,白若兰一直不肯说出慕青烨的下落,慕青辰不免有些焦躁。

站在一旁的苏琬儿怨毒的看了一眼白若兰,“皇上,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皇后娘娘说实话!”

“什么办法?”

“在这水里加点盐和辣椒面,皇后娘娘这么娇贵的人一定顶挡不住!”

白若兰现在被折磨得浑身都是伤口,往伤口上撒盐和辣椒,这不是想让她痛死吗?

“苏琬儿,你不得好死!”白若兰目眦欲裂。

她把目光看向慕青辰,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她不相信慕青辰会答应苏琬儿这样一个变态的要求来折磨她。

可惜白若兰想错了,慕青辰竟然没有丝毫骚的犹豫,寒彻透骨的吐出两个字:“准了!”

很快宫人抬了两桶加了盐水和辣椒粉的水进来,浑身都是伤口,那水泼上身,痛彻心扉,如同万蚁蚀心,白若兰本来已经痛得没有力气呻吟,可是因为这样非人得折磨,又开始发出尖锐的惨叫。

慕青辰眸色不变,声音淡淡的:“告诉我慕青烨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我……我不知道!皇上!我真的不知道!”

“再泼!”冷酷无情的声音,宫人舀水继续泼在白若兰的身上,她的惨叫在大殿内延绵不绝。

乃至到后来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白若兰悠悠醒转过来,浑身都是伤,她只是轻轻动了一下,就疼得直冒冷汗。

睁着无神的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接着窗外映进来的烛火,发现置身于一处废弃的宫殿内。

浑身皮开肉绽,更深露重,她又冷又饿又痛,真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远处宫阙有伶人声音尖尖的传来:“从来薄幸男儿辈,多负了佳人意……”

白若兰眼中泪珠滚下,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灯光渐亮,几个宫人打着灯笼,引着苏琬儿进入室内。

相比浑身血污一身伤痕奄奄一息的白若兰,苏琬儿仿若天仙下凡一样美丽。

她站在白若兰身旁,微微的翘起嘴角,声音阴冷狠辣:“这不是我们大姚国天下第一美人么?啧啧啧!看看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白若兰瞪着苏琬儿:“苏琬儿,你如此恶毒,总会有报应来的时候。”

“哈哈哈!好一个报应!白若兰你不是一心向善,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吗?照理说你这样的人老天佛祖应该保佑你平安幸福才是啊?可是看看你现在的处境,都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你的老天和佛祖又在哪里?”

“都是你这个毒妇,要不是你蛊惑圣上,我何至于此?”

“蛊惑?皇上英明神武且是旁人能够蛊惑得了的?白若兰,事到如今你难道就一点都没有反省吗?”

“反省?我从未做错何来反省?”

“未坐错?白若兰,皇上是天,即便你没有错,但是他说你错了你便是错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啊?你不会以为皇上真是喜欢你到无法自拔吧?”苏琬儿弯下腰,脸上带了阴冷,“如果你不是左相千金,如果不是你父亲对皇上登基有用,如果不是你可以迷惑慕青烨,皇上正眼都不会看你的!”

“你胡说!”白若兰不相信慕青辰对她只有利用,花前月下那么多誓言,犹在耳旁,他的温柔,他的宠溺对她是致命毒药,她不相信慕青辰会不爱她。

“我胡说?皇上不是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既然这样为何在和你大婚之前娶我为妃?”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皇上是不是告诉你娶我只是因为太后旨意?”苏琬儿打断白若兰的话,“白若兰呀白若兰,说你天真你还真傻呀?皇上那是骗你的,他和我也说过一样的话,娶你只是迫不得已,实话告诉你,我和皇上在四个月前就在一起了!”

“什么?这不可能!”白若兰无法想象慕青辰一边对自己卿卿我我一边却和苏琬儿暗度陈仓。

“不可能?”苏琬儿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有孕三月。太医说了,脉象是男孩,如果是这样……”

第3章 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白若兰的目光落在苏琬儿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相信。

无法想象苏琬儿竟然坏了慕青辰的孩子,无法想象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早就背叛了她!

帝王恩情只是镜花水月,心里冷到极致,那一瞬间竟然没有活下去的想法了。

苏琬儿看着她了无生趣的模样,眼睛里闪过阴冷,猛地抬高声音:“白若兰,皇上让我带话给你,如果痛快说出慕青烨的下落,他会给你一条生路,给白家所有人一条生路,若是执迷不悟,就不要怪他!”

“他待怎样?”白若兰声音哑得不成样子,慕青辰已经对她这样无情了,还能怎么样,左不过是杀了她罢了,她活着受尽折磨侮辱,生不如死,死倒也是一种解脱。

“皇上是个念旧情的,特意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执迷不悟还不说出慕青烨的下落,惹怒皇上,菜市口就是你白家几百条人命最后的归宿。”

“不可能!”听闻慕青辰准备对白家进行抄家灭门,白若兰眼中都是惊悸之色,她发狂的大叫,“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皇上不想见你!除非你能供出废太子下落!”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呀!”白若兰绝望的大叫。

苏琬儿阴阴一笑,“动手吧,直到皇后招供为止!”

紧跟着的宫人马上上前,新一轮的折磨又开始了。

白若兰昏死过去又被泼醒,来来回回折腾了三四次,白若兰身上除了脸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苏琬儿的目光怨毒的盯着白若兰的脸,虽然满身血污,但是白若兰那张脸还是那样美艳动人。

宫中用刑,从来都不上脸,不然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毁了眼前这张倾城倾国的脸。

目光落在白若兰的手上,白若兰不只是容貌艳绝天下,才艺也是动京城,当今圣上最爱的就是和她琴箫合奏。

她冷冷一笑,目光看向旁边的佣人,对着白若兰的手点了一下头。

两个宫人意会拿着夹棍上前夹住白若兰的手指头,用力拉紧,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十指连心,白若兰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一双手指鲜血淋漓。

见白若兰十指尽断,苏琬儿满意的点了下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只有微弱气息的白若兰。

“啧啧啧!没有想到皇后会这样袒护慕青烨这个乱臣贼子,竟然宁死不招,既然这样本宫只有回去如实禀报皇上了。”

“苏琬儿你不是人!”白若兰目中带血,恶狠狠的盯着苏琬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琬儿玉手轻抚腹部,“白若兰,真正让你落到这种地步的不是我苏琬儿,而是皇上,白家三朝元老,功高盖主,再出了你这样一个皇后,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自古以来,外戚权势过大干政的列子数不胜数,皇上卧榻之侧且容他人酣睡,我只是推波助澜成全了皇上而已!”

“你胡说,皇上不会如此对我白家的!”

“白若兰啊白若兰,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执迷不悟吗?”苏琬儿格格的笑着,“皇上要是心中有你怎么会这样对你?所谓废太子慕青烨不过是个由头而已!”

“你什么意思?”

“实话告诉你吧!皇上这样折磨你逼着你招供只是找一个借口,他知道你压根不知道慕青烨的下落,所谓的和慕青烨厮守五天五夜只是掩人耳目,最终不过是借你之手铲除整个白家。”

“不会的!不会的!”白若兰喃喃的,心中却是信了大半,如若不是慕青辰的旨意,苏琬儿怎么可能会这样猖狂。

所以这一切是慕青辰为了铲除异己布置的圈套,想明白这一点,白若兰眼中已经是一片死寂。

慕青辰,你好狠的心啊!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情比烟花寂寞”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情比烟花寂寞”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