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故人来

第1章 成为沈崇楼的妹妹

  “长亭外,古道边,方草碧连天……”悠扬的歌声从圣保罗教堂内传来,台上的女学生表演完毕,正要从台上下来。

未时,堂内的人们已经做好英文聚会的准备。

忽然,令人心惊胆战的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外面并没有血案发生,倒是因了这几枪顿时变得异常静谧。

军靴的底部结实,与地面接触,传来富有节奏坚实的脚步声。

伴随着拐杖发出的声响:突、突、突!更让气氛显得诡异。

教堂的大门被士兵推开,沈昭年朝台前一步步走来,在大堂中央站定。

这个进来的中年男人当年征战沙场,左腿挨了子弹,于是,走路有了独树一帜的风格。

原来是江北统帅沈昭年,众人提在嗓子眼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只见沈昭年扫了一眼台上的女学生,目光最后凝在最右侧的女生身上,握着拐杖的手抬起。

漆黑发亮的拐杖指着她,这是一个常年和枪打交道的人,手挥起拐杖的力道,不禁让人联想到了他掏枪的姿势。

紧接着,沈昭年清冷却又透着难得的温柔声音,响彻大堂:“囡囡,来,跟大伯回家。”

台上的小女生感觉到沈昭年的目光,却不敢向下走动一步。

沈昭年见她没动静,一个眼神示意,身后跟着的下属即刻上台将小女生给请了下来。

她害怕地缩着,恐惧地对着沈昭年叫着:“我不认识你。”

转而,她反头对着站在上面也很无措的神父,投去求救的眼神。

“囡囡,你看。”沈昭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顿时让她卸下了对这个人的提防。

只因为,照片上面,有沈昭年,还有她的父亲。

再次,她从这个看似冷漠的人脸上,看到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那一刻,她好似在沈昭年的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她信了他。

只听他说:“你父亲不在,大伯以后就是你的父亲。”

……

沈公馆恢宏气派,她望着上面令人肃然起敬的“尚贤”二字,一阵失神。

公馆的门从里面被打开,她第一次见到沈家的三位少爷,他们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迎接她的到来。

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样礼物,看来,他们对她的到来并不惊讶,许是沈昭年已经和他们说了的缘故。

“从今天起,她便是你们的小妹。”沈昭年叮嘱道,然后特意警告小儿子,“崇楼,不许欺负她,妹妹是用来疼的。”

沈家,大儿子沈崇霖刚和许家小姐成亲新婚燕尔,用不着沈昭年操心。

二儿子沈崇宇也乖巧的很,学校的先生夸奖地最多的学生就是他。

偏偏小儿子沈崇楼生性调皮,着实让沈昭年头疼,怎么不会多加警告他呢。

崇楼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面前的小女孩,有着莫大的疑虑。

大哥说女人是水做的打不得骂不得,如今,父亲又说只能用来疼,那男孩和女孩究竟哪里不同?

他扯着沈昭年,问道:“父亲,她叫什么名字?”

沈昭年犯难,蹲下去,问她:“囡囡,告诉父亲,你叫什么?”

她摇摇头,也不说话,崇楼一双好看的星目凝着她,等着这个粉粉嫩嫩的娃娃将名字说出来,他是那样的期待。

就在这时,二哥说话了:“若没名字,父亲帮她取一个。”

沈昭年点头同意,崇楼眼轱辘打转,那双看似干净的眸子里,划过鬼马的眸光。

崇楼抢先了一步开口:“我好不容易成了哥哥,名字我来取,我和妹妹一见如故,以后你就叫沈如故。”

崇楼凑到她面前,小手裹住她的小手,哄讨地问:“妹妹喜欢这个名字吗?”

他的眼神真挚,但眼底深处,却像是警告她不能说不喜欢。

可事实上,她的的确确不喜欢沈如故这个名字。

曾几何时父亲告诉她,本以为一见如故的人可以相守,可你母亲还是丢下你不管不顾,一走了之。

她心里有些忐忑,鼓起勇气就要摇头,却瞧见崇楼缩回手,交替地环在前襟,活像个小男子汉。

沈崇楼没有给她半点可以回旋的余地,果决地说道:“以后沈如故就是我的小妹,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不过他的话,逗乐了沈昭年。

“我们的崇楼懂事,知道护着妹妹了。”沈昭年笑着将沈崇楼抱起来,欢喜说道。

这一年,他十岁,她七岁。

她的家是他父亲给的,她的名字是他取的,然而,一切不是幸福的源头,而是噩梦的开始。

只因,有些人,打小注定成为了某人的专属,就算欺负,也只能由他欺负。

第2章 欺负

  腊梅怒放,江北下了该年的第一场雪,沈昭年安排沈如故和沈崇楼去老夫子那里读中文。

学堂里,就数沈崇楼最有领袖风范,一下课,身后总跟着一群同学。

但也有人追着沈崇楼一直问:“崇楼,那是你父亲给你领来的小媳妇儿?”

紧接着,就有很多人对着沈如故指指点点。

那些人又拍着手掌嘲笑着沈崇楼:“哈哈,沈三少有媳妇儿喽,还是个哑巴!”

沈崇楼用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周遭的同学,鼓着一肚子气,没处发泄。

夕阳西下,放学后,沈如故跟在他的身后。

他突如其来的推了她一掌,厉声厉色极其不满地说:“别跟着我,大家都笑我,你不是我媳妇儿,你也不是哑巴,你会说话。”

小女孩清冷的眼睛望着他,却透着一丝委屈,没吭声。

父亲的秘书今儿个没派车来接他们,他在前面走着,沈如故踩着他的影子。

沈崇楼觉得不对劲,刷地反头瞪着她。

瞧着那怒意横生墨黑的眼睛,弄得她心惊肉跳。

出奇地,他没说话,而是上下打量她,他的手扶着墙壁,倚靠在那里。

沈崇楼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你是女生,我是男生。我们有什么区别呢,为什么大哥说你们女人是水做的?”

这个问题已经从年中困扰到他到年末了,今日他非弄清楚不可。

“木头,你怎么又不说话,无趣!”他皱着英气的眉毛,朝她走近。

没等沈如故反应过来,他那不大的手掌力气不小,将她按在了街道弄堂的一侧。

青砖高高堆砌的墙壁,挡住了黄昏的余光,昏暗一片,她害怕地僵直身体。

沈崇楼紧紧拽住了她的斜襟短袄,刺啦一声,盘扣崩开,锦布也被撕开。

里三层外三层,他若有所思,果真,男女穿的衣服不一样。

他皱了皱英气的眉毛,伸手碰触到的肌肤,好似母亲大人冬季给他在百货买的滋润霜。

滑滑的,让人碰上了就舍不得放开。

沈崇楼死死地盯着她,整个人就像着了魔,手被吸住了似的。

见他没有半点将手收回去的意思,骤然间,沈如故张口就咬住了他的虎口。

她记得母亲说过,不能让人乱碰身子的。

沈崇楼哪里会料到这小妮子咬起人来这般厉害,他怒意横生地将手从她的齿中抽回。

他脸上带着不满的表情,反倒问她:“怎么,生气了,不就撕了你一层衣服,沈公馆供你吃穿用度,还会赔不起你一件短袄?”

余晖照射在女孩脸上,黄昏里看人,有朦胧的美,她就像个瓷娃娃,一碰就碎。

可她自打进沈公馆,到现在,她都没对他说一个字。

沈崇楼的心,就像被千万只蚂蚁噬咬,异常难受。

她不说话,他非要让她开口唤他一声三哥。

沈崇楼拽着她剩下的衣襟不放,最后三下五除二撕开。

沈如故急了,想再咬他时,他却早有预防:“敢咬我,回家我告诉爹去。”

他的手从她颈脖顺势而下,最后落在她的心口下方,捏住。

沈崇楼很快地发现她和他很不一样的地方,咦了一声,疑惑地自言自语:“你这里像有小石头在里面一样,我胸前没有……”

话没说完,他手里的力道一重,沈如故发出痛苦的嘶声。

很快,她眼里噙着泪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讨饶地望着他。

沈崇楼慌了,他赶忙缩回手,看着她大颗眼泪往下掉,终于明白大哥话的意思了。

他见她眼泪受不住,大概是捏疼了她,女人的眼泪果然如清澈的泉水,蕴含在眼眶里,水汪汪的。

沈崇楼心间突然生出一丝丝的歉疚,转而哄着她:“你……你别哭啊,我……不告爹你咬我就是了。”

沈如故跑开,他跟在后面追,一直追回了公馆。

晚上,沈昭年回来,听到三姨太说了事情的始末,抓着沈崇楼就一顿揍。

沈崇楼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打得挺惨,可是还是紧咬牙关和父亲比谁更能耗下去。

沈昭年骂了一句:“我上辈子造了孽,生出你这么个兔崽子。”

沈崇楼被关到了后院的小黑屋,将近两天没吃没喝,最后晕了给抬出来。

紧接着,沈崇楼的娘亲终于从沈公馆独立的佛堂出来,趴在沈崇楼身上就是一阵哭,一边哭还一边怪沈昭年,硬是说沈昭年听了狐媚子的谗言,坑了她的儿子。

不知不觉间,这件事就传开了。

江北没人不知道,十岁的沈三少,冬天还没过去就开始犯春,饥不择食,竟然对自己妹妹伸出了魔爪。

有人暗地说着玩笑话,沈崇楼是三个儿子中最像沈昭年的。要知道,沈昭年娶了三房姨太,还在外面金屋藏娇。

沈崇楼这么小就撕了妹妹的衣服,这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正因这件事,沈崇楼和沈如故之间结下了梁子,有了个半夜都会爬床来吓她的三哥,沈如故再也没有好日子过。

第3章 她还不如沈三少养的那条京巴狗

  时间如白驹过隙,沈如故在公馆已经待了八个年头,每逢初春,天气晴朗,她便喜欢在玉兰树下看书。

院子里的白玉兰,开得正热烈,幽远典雅的清香拂来,她的视线恰好落在‘玉雪香脂’四个字上。

不远处的古刹中,还能传来念经的悠悠声响,那是沈崇楼母亲尚文瑛的声音。

虽说他的母亲是正房,可她从来不参与沈公馆的事情,常年与青灯为伴,沈如故也很少从沈崇楼口中听到有关他母亲的只字片语。

当然,除了八年前,尚文瑛知道沈崇楼饿昏了跑出来大哭大闹了一番之外,沈如故再也没见过她。

肩膀上突来的力道,吓了她一大跳,转而,手中拿着的书,被骨节分明的手给抽走。

她转头就瞧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学堂回来的沈崇楼,正拿着她的书随意地翻了翻。

沈如故站在原地,闷闷地蹙眉说道:“你还给我。”

沈崇楼哪里会听她的话,薄唇微微向上一扬,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道:“想要,来拿啊。”

当年那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男孩儿,随着时间的变幻,好似西洋人变魔术似的,一下子拔高了太多。

就算她踮起脚来,只能到他那薄唇边,哪里够得着他举得高高的书本。

这时,他的嘴角多了几抹笑意,发现新大陆一般,念着上面的文字:“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呦,妹妹什么时候喜欢李白的诗了?还是说……”话说了一半,他顿了顿。

随着那幽暗的嗓音,沈崇楼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微微弯了腰,那刚毅的五官凑近她。

微薄的气息轻打在她的脸颊上,燃起了丝丝的红晕,他继续道:“还是说,看上哪家的男子了?”

虽说这话和平常提问的语气没有两样,沈如故和他目光相交的时候,还是感受到了他深邃的眼睛里,一闪而过锐利的眸光。

沈如故即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别过脸,蹙眉着那双柳叶眉道:“别瞎说。”

就是她这一个不经意别过脸的动作,修长白皙的颈脖,从领子里稍稍露出来,那圆润的耳垂,上面吊着小小的红玛瑙珠子,煞是好看。

沈崇楼的心,蓦然停了一拍,不自然地咳了咳,直起腰,将书合上。

“这书,我没收了,女孩子家家,现在不上学,反倒躲家里看这种书。”他的语气里,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什么叫做这种书,多看优美的诗词歌赋怎么不对了?

“凭什么?”她不服地应声。

要说,这不服气的性子,是从小被沈崇楼给逼出来的,他总是欺负她。

这人哪里是她的三哥,在他眼里,她想自己还没有他养得那条京巴得宠。

至少那京巴嘴娇只吃东庆门的肉脯,这沈家三少下了课还要专门跑一趟东庆门。

而她只要得了件新鲜的玩意儿,都会被他以各种理由夺走,现在她的书也要上缴,她还剩什么,只剩自己这个人。

沈如故也不知道脑海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冒出来,不由地又联想到了八年前被沈崇楼撕了短袄的场面,立刻涌出了一股火气。

“你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

她突来发泄般的口吻,沈崇楼一愣,却只是短暂的几秒。

他好笑地凝着她,就好似在看台上的戏子,倾吐出一句话:“生气了?”

沈如故压根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转身就要离开,一本书而已,就当碰上了一个无赖,送给他了。

她没走成,被那只宽厚的大掌,隔着锦缎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你这脾气说来就来,以后嫁了人,可怎么了得,要是被人退婚,是会丢人的。”说着,沈崇楼手一用力,她就被拉到了他的怀中。

沈崇楼整个人一下子被她当做了烫手的山芋,男女授受不亲,还当小时候一起坐车去学堂的日子么。

她挣扎了几下,头顶,还能感觉到沈崇楼呼吸喷薄出来的热气,他死死地扣住了她。

忽地,沈崇楼在她的耳畔喃声:“真香,可是香过了头,栀子花的味道真是浓。”

字里行间掩盖不了的嫌弃,他的嗓音逐渐暗哑,手臂加重了几分力道锁住了她的双肩。

沈如故却吓得脸色煞白,生怕有人来了后院,看见这样的景象。

他的薄唇若有似无地擦过她的耳背,沉声道:“听说你和二哥去了百货,买了香膏,为什么不叫我陪你?”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西楼故人来」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西楼故人来」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