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不易:总裁请留步

第一章 和奇葩相亲

殷瑾玉坐在品味居靠窗的一桌,偏头看着外面突然下起的倾盆大雨,连带着指甲盖大小的冰雹,噼里啪啦的砸了一地冰白。

近来榕城处于多雨季,难得周末不用加班,却还要冒雨出来相亲,殷瑾玉苦笑一声,这是大龄剩女的悲哀。

许是因为下雨,店内的客流稀少。偌大的厅内,只有三张桌坐了人。斜对面坐着一对情侣,她身后,坐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

刚刚这个男人进门的时候,殷瑾玉特意看了他一眼,有些惊讶。并非是因其出众的外表,而是……他曾经是她采访过的商业传奇人物——霍承瑜。

大概在一年前,费了好大的周折才约到他,却在采访中途他又因急事匆匆离场,此后再没机会做他的专访,这让殷瑾玉郁闷了好久。

印象里的霍承瑜是个很有礼貌,但也特别忙的男人。

身为卓越集团的年轻总裁,总是有签不完的合约,应酬不完的酒宴,想不到也有这么安静且单独用餐的时候。

殷瑾玉手下意识的伸进了背包里,摸了摸笔记本和录音笔,心头冒出个强烈的念头:现在提出采访的要求,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深吸了一口气,正当殷瑾玉鼓起勇气想要转过身去的时候,突然,店内的玻璃门被人一下撞开,又砰的一声关上,发出极大的声响。

只见一个浇成落汤鸡的男人将公文包从头顶放下,抖了抖一身冰雹,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张望,最后定睛在殷瑾玉的身上,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殷瑾玉一愣,那人却已经大刺刺的在她对面坐下,抬手抹了一把脸,顺手甩的到处都是水滴。然后说:“你就是殷瑾玉吧?来的挺早啊。不过选的这是什么天,浇了我一身湿。

殷瑾玉脸颊抽动了一下,采访的计划再次夭折,出奇的没有郁闷反而有些庆幸,万一采访中途被打断,只怕要尴尬死。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的相亲男吕某。想了想,实在记不起对方的全名,殷瑾玉道:“吕先生,最近多雨,出门怎么也不带把伞呢?看到下雨就打车呀,何苦被浇成这样?”

吕某却夸张的说:“打什么车?几里路而已,走着一会就到了。打车起步价就要9块。你们女人就是不会勤俭,有这九块钱,超市特价鸡蛋能买五斤呢。”

殷瑾玉又是一愣,“五斤?”

吕某说:“是啊,一看你就不常做饭,不过就算不买鸡蛋,坐公交通勤还能坐11天呢。”

殷瑾玉表示自己有车,鲜少坐公交通勤,对于九块钱能坐11天,深感震撼。

殷瑾玉又看了几眼兀自用餐布擦头发的吕某,动作那叫一个豪放不羁……强忍住起来就走的冲动,心中安慰自己:你已经不小了,还挑什么挑?五官端正,有点胖不算什么?勤俭持家总比胡吃海喝是好事,再深入聊聊,总有共同点的吧?

“那个,吕先生,我刚刚点了几个菜,不如……”不等殷瑾玉说完,吕某劈手截断,“点的什么,服务员,拿给我看看?”

服务员递来菜单,吕某一看就皱眉摇头,说什么自己吃素,她点的都是肉太油腻了他吃不了。又重点了个香芹百合、木耳炒白菜、速拍黄瓜,就连她点的可乐都被换成了白开水。

殷瑾玉有些绷不住了,清一色的素,饮料也不让喝,三盘菜两杯水往桌上一摆,占地不到三分之一,寒碜的要命。

人家霍承瑜自己用餐,还点了三个,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这吕某顶着个游泳圈却和她说吃素?你家吃素能吃的一身肥?!

然而吕某没自觉,喝了口白开水,“一看殷小姐这体型,就是非常爱吃肉吧?虽然这点和我的习惯有点出入,不过没关系,以后若是在一起了可以中和一下。”

殷瑾玉也端起白开水喝了一口,心道:你想的到是挺长远。很快觉得这话不对劲,突然抬头问吕某,“什么叫一看我这体型?我什么体型?”

“梨型啊,典型的屁股大,腿粗,不过你穿裙子的话应该看不太出来。”吕某一本正经的答。

殷瑾玉一口水差点没喷他脸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梨型了?”

“照片啊,介绍人给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因为……”

“没事,女孩子一说这话都爱较真,你放心,我不会嫌弃的。我妈就是看了你的照片,说肯定能生儿子,这才让我来和你相亲。”

“噗嗤——”斜对面那桌的小情侣同时笑喷了一桌饭粒。偷偷看了殷瑾玉一眼,又快速转回头去偷笑。

殷瑾玉气的差点没拍案而起,这什么人呢?会说话吗?

餐厅本来也没多少人,两人的交谈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霍承瑜本就离得近,现在连殷瑾玉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都能听到了,抬眸看了一眼她起伏的肩头,一时忍俊不禁。

吕某显然不想和她在这上较真,转移话题说,“听介绍人说你是在“财经”杂志做记者的?这工作好,稳定,收入应该不少吧?”

第二章 我很认真

殷瑾玉的态度很敷衍,只想快点结束和这个没有自觉的男人的奇葩相亲。

为了不失礼貌,面上勉强维持着僵硬的浅笑,口里以呵、噢、啊、是吗?来回答,基本上能说一个字,绝不浪费精力去说两个字。

吕某当然不是傻子,他只是深深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已。但憧憬了一下未来之后,见她态度不冷不热的,就了然的说:“那今天先聊到这吧,服务员,算账。”

终于结束了,殷瑾玉缓缓的松了口气。

服务员说:“总共79元。”

吕某掏出钱包,拿出两个二十元的递过去。

服务员一愣,“先生,不够啊。”

吕某看了一眼殷瑾玉,“我们不是AA吗?”

“……吕先生,你把钱收回去吧,这顿我请。”殷瑾玉咬牙切齿的从背包里拿出钱包,吕某一听就笑了,“那正好,40块钱够我坐一个半月的通勤车了,谢谢啊。”

说完,收拾收拾东西扭头就走了。

殷瑾玉那个气啊,气介绍人滥竽充数,介绍费她也不少给,却将这么个奇葩介绍给她。

是觉得她殷瑾玉就能配上这么个奇葩吗?就算她不是二十二三岁的清纯美少女了,最起码也担得起御姐的称号吧?

真是可笑,当她这里是废品收货站吗?

翻着钱包,正要递张银行卡给旁边一脸懵怔的服务员,身后却先她一步伸出一只手来,男人修长的指尖夹着几张红票,淡淡的道:“结账,这位小姐的,顺便一起算了。”

殷瑾玉先是一愣,这才想起身后的霍承瑜竟然将她的相亲听了全程,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僵硬的转过身去……霍承瑜靠在椅子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服务员拿着钱走了,殷瑾玉尴尬的笑,“这怎么好意思……”

心中却天雷滚滚:霍承瑜不会是还记得自己吧?不可能啊,虽然去年他缠着他好长一段时间,但是没什么正面接触,基本上都是和他秘书直接沟通的。

唯一一次见面前后还不足十分钟,他不可能记得自己的。

可是不记得,这突然要替她结账算怎么回事?

钱多了没处花?

还是看她遇见奇葩男觉得同情?

就在殷瑾玉心头翻江倒海的时候,面前的霍承瑜突然俊脸扬起一丝浅笑,“你的相亲似乎不怎么顺利。”

“啊……”殷瑾玉囧,“是啊。”

“我也是。”

“嗯?”

霍承瑜朝窗外扬了扬下吧,“因为天气不好,我被放鸽子了。”

殷瑾玉呆了几秒钟,突然脑子里一道雷光闪过。猛的瞪大眼睛:“你也是来相亲的?”

霍承瑜笑了笑,目光看着窗外转成淅淅沥沥的小雨,想了想,说:“看上去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的,不如我们聊聊吧。”

殷瑾玉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起身坐在了她的对面。叫服务员撤下了桌上的素菜,换了咖啡饮品,还特别为她点了一杯可乐。

殷瑾玉看着面前冒着气泡的碳酸液体,突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惊喜的从包里摸出了笔记本和录音笔摊开摆在桌面上,一本正经的说:“好了,我们开始吧。”

霍承瑜看了一眼她面前的本子,挑眉挑眉,嘴角含笑,“殷小姐相亲是想找个男朋友,还是想找个结婚对象?”

话题竟然转到这上了,他刚刚果然听了全程。殷瑾玉脸色一红,还是如实说:“当然是结婚啊,毕竟我不小了,都27了。”

“那你的婚姻观,是什么?”

“婚姻观啊,就是……”说着一愣。

见她再次瞪圆了眼睛,欲言又止,霍承瑜笑了笑,“你不满意我?”

“不不,当然不是……”殷瑾玉连连摆手,“我只是有些不适应,我们是在做采访?还是……”

“相亲。”

“你……不是开玩笑吧?”殷瑾玉惊讶的张大嘴巴。他说要和她聊聊,是要相亲?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地步的?变的太快了,她有些适应不过来。

堂堂的卓越集团总裁,商业传奇精英代表的霍承瑜,竟然在跟她这个社会三流小角色相亲?

霍承瑜说:“不开玩笑,我认真的。”

殷瑾玉还是难以接受,连连摆手:“等一下,让我缓缓……霍先生,以您的身份地位,追求者只怕如过江之鲫,您犯得着相亲吗?您勾勾手指,那不都成群成对的往你这扑?”

“不熟的人难以接受,太熟的人没有感觉,所以,和我有过几面之缘的殷小姐,还是比较合适我的选择。而且今天还这么有缘相遇,想必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啊……?”

怎么是几面之缘?不是只有一面吗?

“呵呵,很惊讶?”

看着她惊愕的张着小嘴,呆愣的样子几乎成了表情包,霍承瑜忍俊不禁,俊脸上的笑容大了一些,看着她的目光也更柔和了。

片刻之后,殷瑾玉平复了一下错愕的心情,郑重的看向霍承瑜,“您真不是开玩笑?”

“我非常认真。”

“我不是玩玩而已,我是要找个男人结婚的。”她再次重申。而霍承瑜听了这话,突然沉吟了起来。

殷瑾玉见状反而松了口气,猜测他应该不是真心,随口揶揄?那也太坏了,竟然拿这种事情捉弄她……早说了天上没有掉馅饼这种好事。

她心中正腹诽着,就见他突然起身。殷瑾玉一愣,抬头看他。

霍承瑜伸手抓起她的手腕,“跟我来。”

“去哪……”她被动的随他走。

外面的雨还在下,他的车就停在门口。殷瑾玉听着雨滴敲打在车棚顶上的哗哗声,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路上有些塞车,车流缓慢,他却不急不缓,淡然的前行。

殷瑾玉犹豫再三,忍不住开口问,“霍先生,我们去哪儿啊?

“民政局。”他答。

第三章 闪婚

殷瑾玉一吓,忍不住扬高声调,“你说什么?!”

“你不是要结婚吗?”

“你……是要去和我结婚?!现在?!你不是开玩笑?!”

“我非常认真,不要一副我在戏耍你的样子,好吗?”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轻松像玩笑,可眼睛里却满是严肃认真。

殷瑾玉完全僵住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遇见的两个男人都是奇葩?

一室一厅三十多米的公寓房内,殷瑾玉正在卧室里将柜子中的衣服简单收一些进行李箱,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是闺蜜展颜的来电。

“喂小玉,你怎么不回我微信啊?你相亲怎么样?我和你说,你给我发来的那个相亲男吕某的消息我打探了到。

我就上网随便一搜,你猜怎么着?还真让我搜到了,一个贴吧里爆料的,纯纯一个奇葩男啊,要求各种奇葩,被各路女豪杰喷的那叫一个体无完肤,嘿嘿,你没被气炸肺吧?”

殷瑾玉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和展颜说自己这个情况。

“你怎么不说话呢?不会真被气炸肺了吧?”展颜纳闷。

“展颜,我……我结婚了啊。”啊字音拉的很长,有些无措。

那头正在喝水的展颜噗的一口喷了她男朋友一脸,扯着嗓门惊叫起来,“你说什么?!”

“那个……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殷瑾玉有些心虚的小声说。

“殷瑾玉,你和谁结婚了啊?吕某吗?!你恨嫁恨疯了吗?今天刚见一面啊,你别和我开玩笑行不行啊!”

“不是……事出有因,你别吼,总之关系挺乱的,电话里不方便说……”殷瑾玉突然从镜子瞄到霍承瑜正站在房间门口,和展颜小声嘀咕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霍承瑜在大致观赏了她的房间之后,对她的生活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浅笑说,“收拾完了吗?”

“马上!”

“谁的电话?”

“我女朋友……”

“她反对我们的事?”

“……她只是有点意外。”拜托,是个正常人都会意外的。这种闪婚什么的……只存在传说中,想不到她也追了一次潮流。

不过想想和霍承瑜在一起似乎是最佳的选择。父母催婚,自己的年龄也大了。

再说了霍承瑜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是论财力的话,还有比总裁大人更加有钱的么?

尽管这样想,感觉还是有点太快了,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霍承瑜仿佛看出她的担忧,道:“家里的房间很多,你不习惯的话可以先睡主卧,我睡客房。忙过了这段时间,我会对外公布我们的关系,你选个日子,找策划公司把婚礼办了。”

殷瑾玉愣愣的听着,愣愣的点头。

不真实,还是不真实,一切如同一场梦一样。

霍承瑜替她提行礼,锁上房门,殷瑾玉跟在他的身后屁颠屁颠的一起下楼。

大雨过后,夕阳从云中露出了光,半边天都被烧红,大地笼上一片薄薄的金泽。行人也三三两两的在街面上走动,各有目的。

宝马i8顶配,比她的那款迷你QQ高出不知多少个阶层,殷瑾玉坐在舒适的不像话的副驾驶座位里,心中暗暗叹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说变,眨眼间就变了。

电话又嗡嗡的震动起来,殷瑾玉低头一看,展颜的催命连环电话还在不停的打来。她再次挂断,微信回复展颜回头再说。

可展颜是个直爽性子,这么大的事情,她可等不到“回头”。指不定这一回头,自己的好友就被骗到哪个山沟里做人的傻媳妇儿去了。

那嗡嗡的震动声音在寂静的车厢内显得特别突兀,殷瑾玉没办法,正打算关机,却听霍承瑜开口,“找个方便的时间,约上你的朋友见一面,我请客。”

殷瑾玉一愣,下意识的问:“你时间很多?”

这话问的挺有歧义的,霍承瑜看了她一眼,“吃顿饭还是有的。”

“哦。那我之前和你预约采访……你为什么……”

霍承瑜打断她的话,说:“去年我亲自开展了一个新项目,正是最忙的时候。况且,一个陌生的记者,和自己的妻子,能等同对代吗?”

妻子。

第四章 同居的节奏

这词太陌生了,但是殷瑾玉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词从他嘴里说出来,自己竟然美美的。

是人都有虚荣心,在殷瑾玉的世界里,霍承瑜是个事业成功,外貌优异,有涵养又性格很好的黄金完美男人。从前他之余她是遥不可及,两个不同阶层的人,唯一的联系也就是记者和被采访者的关系。

可现在,他们竟然成了夫妻?

不真实。

这个念头长达一星期都没有从殷瑾玉的心里剔除,她每天早上从陌生的房间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都要这么感叹一会儿,然后起床洗漱上班。

自从那日搬来之后,霍承瑜将她送进家门,给了她一把钥匙转身就走了。之后她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简洁的一行字,“紧急出差,归期未定。”交代了行踪之后就没了下文。

两人接触的时间太短了,要按小时算,一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殷瑾玉没有告诉过他自己的手机号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个星期,殷瑾玉也非常忙,约了一个创业女明星采访。女明星事特别多,名气不大,要求到是不是,一会儿责怪摄影照片拍的角度不好,一会儿又对她指手画脚什么措辞不完美的,特别耽误事。

殷瑾玉性子好,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耐心。她曾因着一个人的一句话,枯等了五年。后来那人回国和别的女人订了婚她才明白过来,人家不过是随口一说,只有她傻傻的当了真……耽误了青春。

情商高不高且不论,这耐性绝对一顶一。所以这女明星即便不好伺候,还是坚持采访完了。

这日收工较早,下午四点就结束了。殷瑾玉坐在自己的小汽车上,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有条未读短信。

点开一看,愣了愣。

仍然是未存名字的陌生号,一段简洁的字:7点凯跃酒店,3层皇家主题餐厅,不见不散。

放下手机,殷瑾玉抿了抿唇,脸上忍不住绽开一丝笑意。

他回来了。

手机再次振动,将她从呆愣中拉回现实。手指不经意的滑过接听键,还没贴上耳朵,展颜就施展了河东狮吼功力,震的她手都跟着簌簌。

“殷瑾玉,有能耐你别接电话!你躲我不是躲的很开心吗?要不是跑到你们单位打听到你出去采访去了,我还以为你被卖去山沟啦!”

“呵呵……”殷瑾玉干笑,连忙安抚展颜,“我太忙,不是故意不接听。”

“少来,你在那里,我要见你!”展颜是东北姑娘,性子火爆,同时也非常仗义,有一颗侠胆柔情。

殷瑾玉想了想,约她在凯跃相见。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殷瑾玉先驱车回家,准备换上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再去见面。

霍承瑜的这栋二层洋房别墅是全市第一大房产建筑公司的杰作,小区内治安极好,宁静环境优美。将车子停靠在家门口,拿出钥匙下车,开门进屋,她随手将背包和钥匙放在鞋柜上。

这间房子住了一个星期,也已经熟悉了格局,但还是不适应。毕竟住习惯了拥挤的一室一厅,突然将她投放到这么宽敞豪华的别墅之内,会有一种做梦般的不适感。

推开卧室的房门,突然听到哗啦啦的滴水声。殷瑾玉记性不提好,所以经常随身揣着录音笔,就怕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听到水声她心头立刻不安的一跳,想起早上自己洗了澡出门,难道忘了关水龙头?这么哗哗的流个一天水表一定蹭蹭的爆表了吧?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追妻不易:总裁请留步」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追妻不易:总裁请留步」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