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人世游一场

第1章 我的错我认

清明,凄雨迷迷。

别墅花园里新砌的墓碑前,苏胭容被两名保镖恶狠狠押跪在青石板上。

大手紧掐着她的后颈,逼她磕头。

咚。

咚。

额上的血流下来,染红她苍白的脸。

全身哪儿都痛,又似乎感觉不到痛。

她整个人都已麻木。

血水再次模糊视线时,她软软地昏死过去。

“弄醒。”男人嗓音低沉动听,却森冷慑人。

被掐醒的苏胭容,隔着血水和雨水,对上顾寒川毫无温度的深邃双眸。

她心脏一阵瑟缩,闭了闭眼,哑声:“……对不起,我的错我认,我去自首。”

“自首?”男人呵笑出声,“纵是死刑又如何?一尸两命,苏医生,死,未免太便宜你?”

“我用命偿还,还不够?”苏胭容嘶声低吼。

“不够。”顾寒川缓缓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似座寒冷冰山,“每天在这磕满二十九个头,我妻子二十八岁,还有未出生的孩子,一岁磕一个,不过分。”

被迫着把二十九个头磕够,奄奄一息的苏胭容被拎进冷气如冰的别墅。

他把她锁在一个空荡的房间。

苏胭容挨着角落的墙,紧紧抱住疼痛寒冷的身子,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许朗……许朗……”她用心尖男人的名字,给自己取暖,为自己打气。

一个星期前,顾寒川的妻子安湘,送到医院生产。

苏胭容的未婚夫许朗,查出安湘腹中胎儿脐带绕颈,提议马上剖腹。

苏胭容和许朗一起做的那台手术。

岂料,手术中许朗失误,导致安湘大出血,抢救不及,一尸两命。

许朗刚升任副院长,前程似锦。

苏胭容替他,顶下了这台手术的所有过错。

苏胭容爱许朗,从青梅至今,已经爱了二十年。

她怎么可能舍得许朗在这眼要关头,断送掉所有的美好前程?

她不舍得的。

只是她没想到,等待她的,不是法律的严惩,却是安湘的丈夫顾寒川,对她这个‘凶手’如地狱般的报复。

“……许朗……许朗。”她念着这个名字,念到喉干舌燥。

吱呀。

房间的门被人拉开。

看到那道笔挺卓绝的男人身影,苏胭容心里恐惧不已,下意识地连连往后退去。

男人几乎没费什么力,便掐住了她的喉咙口。

扑面而来是浓浓的酒气。

醉醺醺的顾寒川,更让苏胭容惊惧。

她在他如铁钳般的大手里,像只垂死小鸟般拼命扑楞,哀声惊叫:“今天的头我磕够了,你还要干什么?”

她的挣扎,让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散开。

年轻女孩儿的身子,莹白如雪。

顾寒川幽幽看着眼前的纤柔,酒气醺然的脸上,勾起诡异残忍的笑,他手指又收拢去:“磕头,哪里够?我的儿子,我未出世的儿子,你得还我!”

这女人生得,很勾人。

这样柔柔弱弱被他握在掌里的样子,让人恨不得狠狠地揉-躏。

苏胭容因为呼吸不到空气,努力地喘气,赌气地问:“……怎么还?你要我怎么还?”

第2章 若是死了

“你说呢?”他突然用力,将她的脸狠按向墙壁。

大手撕裂她的裙子,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他的大手滑过眼前如玉的肌肤,唇舌如狼,摧毁她的自尊。

苏胭容完全没有料到。

没有料到这个男人竟然无耻到如此地步!

“不要!”苏胭容凄厉惨叫,声音破碎不堪,眼泪汹涌而出。

不仅仅是身体的痛,更是因为珍藏了多年的东西,最终却没能交给最爱的男人,而绝望到心死如灰。

顾寒川用最屈辱的姿势,将她的人生彻底撕碎。

从头到尾,他不曾看她的脸,用一只大手牢牢捂着她的嘴不听她的声音,像匹饿狼,仇恨又疯狂。

男女之间的欢爱,原是甜美销魂。

而苏胭容却只感觉到痛,撕裂般的痛,钻心刺痛的痛。

她用尽了全力挣扎,反而惹起男人更强烈的征服欲。

他低喘着,将她摆成最难堪的狗一样的姿势,一手掐着她的脖子,更加凶猛地。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她身子让男人满足得发疯。

恨不得把她毁灭……

“放开我……”苏胭容哭哑了声音,用尽了力气,却仍然不能让身后的恶魔停止。

她再也忍受不了了,这样的屈辱,她忍受不了了。

只有死,才能结束这一切吧?

她若是死了,他的复仇才能停止吧?

她在他狂暴的撞击下,像一叶承受着狂风暴雨的破败小舟。

渐渐,她不再流泪。

死灰般的大眼睛里像燃起一团星光。

在男人终于抽出去一瞬,她紧闭上眼,猛地直撞向对面的墙壁。

咚。

整栋别墅都似颤了一颤。

血从她一侧撞破的额头淌下来。

顾寒川紧捏着皮带,瞳仁狠收,心里似有什么微微抽了一下。

她竟然,真的舍得以死谢罪?

苏胭容软软地跌到地上去。

在彻底晕厥过去那一秒,她还在庆幸,幸好自己顶替了许朗。

不然,这会儿被整的人,就是她的许朗了吧?

幸好,他不用忍受这些折磨。

幸好……

——

再次见到许朗,苏胭容以为自己在做梦。

直到许朗修长的大手抚上她的脸。

那温热的触感,如此熟悉,如此温暖。

她终于知道这一切不是梦境。

眼泪抑制不住像珠子一样滚落。

“对不起,对不起容容。”许朗紧皱着浓眉,不停道歉,“是我让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找最好的律师,我会用尽一切法子救你。”

苏胭容眼泪止不住,嗓子哑了,说不出话来,她不停地摇头。

就是为了这一刻他的温柔,再多的折磨再深的痛,她也值了。

“等着,我一定救你,等一切过去了,我们就结婚!”许朗许诺,伸手紧紧拥住纤瘦如柳的她。

听到结婚,苏胭容眼泪落得更凶。

她现在脏了。

脏了呀,还怎么配得上他?

顾寒川和小姨子安雅推开门进来,看到的是紧密相拥的两人。

苏胭容脸上的泪水,以及紧抱着许朗的双手,让顾寒川微微锁眉。

第3章 怎么对人就哭?

这女人,怎么对人就哭?

真是水做的吗?

昨天在墓前哭,在他身下时哭,现在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也是哭。

思及水,他某处微微开始发生变化,有种燥热在身体里发酵。

昨夜虽然醉了,可依然记得很清楚。

她的干净和紧窒,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着迷,她柔弱而哭的样子,让他满足得想嘶吼……

苏胭容听到声响,抬头看到顾寒川。

惊恐地瑟缩了下,下意识更往许朗怀里躺。

顾寒川心里掠过阴冷,俊脸一沉,他迈开长腿大步进去。

“还活着啊?今天的头该磕了!”他嗓音冷如冰窖。

苏胭容纤瘦的身子一阵颤抖,脸色苍白如纸。

许朗猛地推开她,立起身,豁出去般:“顾寒川,你听好了,真正失误的人是——”

“是我,是我错了,我磕,我现在就去给顾太太磕头!”苏胭容急忙打断许朗的话,扑下床捉住顾寒川笔直的西裤裤管,“顾先生,我现在就去给你太太磕头。”

已经开始了,不能再搭上许朗,她告诉自己。

顾寒川伸手,像拎小猫一样狠揪起她病号服的衣领,扯着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他动作太粗暴,苏胭容头上的伤撞到他坚硬的身躯。

血,瞬间染红洁白的纱布。

许朗红了眼眶,急步拦到他们面前:“她伤口裂了,我先给她处理下伤口!”

“用不着你!”不知为何,顾寒川看许朗,尤觉碍眼。

看着被扯走的苏胭容奄奄一息的样子,许朗倏然转身,一把扯住安雅的领子,睚眦欲裂:“不是你说出事后你会保我吗?你姐夫整我的女人,你为什么不出面阻止?啊?!”

看着顾寒川扯走那个女人,安雅也一肚子火,狠狠一掌拍开许朗的手:“谁让你女人蠢?她自己要给你顶罪关我屁事!我说会保你,没说要保她!你别给我惹事,否则,你们俩都给安湘陪葬!”

许朗瞳仁狠狠收缩,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

安雅转身急步出去,刚好看到顾寒川拎着苏胭容进电梯,她双手不由紧握,眸里闪过阴狠。

——

临海别墅。

车子停下后,苏胭容硬撑着意识,推开车门下去,脚步虚浮地往花园里的墓碑走去。

身上肥大的病号服,将她纤细的背影愈发衬得单薄。

尤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就是因为这样,许副院长才会对她心动?

顾寒川心间一寒,突然大步上前,打横箍住她细得柔柳般的腰肢,拎进别墅楼里。

“不是要磕头吗?”苏胭容惊恐大叫,在他有力的手臂里挣扎,“我要去磕头!你放我下来!”

嘭。

她被扔在沙发上。

紧接着,男人健硕的身躯便压了上来,他手从她病号服钻进去,面容戾冷:“这儿就这么痒?一会儿没男人都不行?不是才干了你一夜,转眼又去勾-引姓许的?”

“孩子还没还给我,就想碰别的男人,你不要命了?”

第4章 你一人死哪里够

他修长的手指动作粗暴,搅得她疼痛欲裂。

她浑身颤粟,细长的手指紧抠着他结实的手腕,却怎么也拔不出来他的手,她疼着,哑声哀求:“……我去磕头……我去给顾太太磕头……你放开我……”

跟这样面对他比起来,她宁愿去磕头。

“磕头当然要磕!”他森冷地勾唇,“在那之前,你得先还我儿子!”

哧啦。

病号服被撕裂。

苏胭容急忙紧抱住自己,惊恐大吼:“我不要!我不要生你的孩子!不要!我以命抵命,我把命还你,我不要生你的孩子!”

顾寒川倏地掐住她细软的喉咙,漆黑深眸阴狠可怖:“里里外外都被我干透了还想为他守身如玉?这么不想还债你还杀我妻子和儿子?”

她被掐着咽喉,仍紧抱住自己的身子。

双手指尖都陷进肉里,死咬着苍白的下唇,眼泪如断线的珠子。

他虎口处渐渐收紧:“还是,要我把你的许副院长也弄来,帮你一起偿债?你欠我的可是两条人命,你一人死哪里够?”

她蓦地瞪大眼,死死盯着他。

“两条命抵两条命,这才公平,你看如何?”他一字一句,唇角是残忍的冷笑。

终于,她紧抱着自己的细细手臂缓缓松开,声未出泪先落:“我还你孩子。”

他没有成就感,只有更加暴躁的愤怒。

像是烈火在焚烧着心脏,他猛地将她雪白的身子推倒在沙发上,解开皮带便狠压下去。

似乎一沾上她,他就忘了理智为何物。

自始至终,她都睁大着双眼,连眨都似没眨过一秒。

他终于停歇,起身去洗澡。

她眨掉眼角的泪,把腿抬高到沙发背上,助米青子着床。

他沐浴完,一身清爽出来,看到她抬高的两条雪腿,眸里再度翻起怒火。

他几步过来扯下她的腿,咬牙切齿:“你怀疑我的能力?”

她木然,不语。

“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多不情愿,都要老实给我干,直到自然怀上为止!”

她无动于衷。

他大手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听明白了?”

眼泪再度涌满眼眶,她干涩地回答:“明白了。”

他把她甩倒在沙发上。

茶几上的果盆里,有柄精致锋利的水果刀。

她直直看着,大眼睛里渐渐染起猩红。

顾寒川站起身,去主卧拿了套自己的休闲装出来,砸在她头上。

苏胭容无声无息地套好衣服,扭头又看向那把刀。

顾寒川正往餐厅走去,突然身后一阵脚步响。

他侧过头,便看到眼前寒光一闪。

是苏胭容拿着刀,用尽全力捅了过来。

血,从他雪白的浴袍里染出来。

苏胭容浑身颤抖,依然紧捏着深插进他腰里的刀柄,苍白如纸的漂亮小脸上露出笑容。

他扭头缓缓看她。

她越发笑得美丽动人:“我杀了你太太和你儿子,现在又杀了你,我不要我这条命,也不会生魔鬼的孩子!绝不会!”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陪你人世游一场”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陪你人世游一场”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