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辣妻:总裁爹地别放手

001 一场交易

室外,一片艳阳天。

办公室内,却让厚重的窗帘掩得严严实实。

真皮沙发内,一个高大健硕的男子交叠着双腿坐着。那双如鹰隼般的双瞳,毫不避讳的紧紧锁住对面的女孩,眼底是打量,又是兴味。

相比于他的从容,女孩明显显得局促多了。

在男人锐利的眼神逼视下,洛紫熙只觉得一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才好,只能不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今天,她来这里的目的是和眼前这个桀骜不逊的男人做一份交易,这笔交易,也许一点也不光荣,可是,她却没有退路。

人生,其实就是这么无奈。一向不屑屈服于命运的她,这一次也不得不选择出卖自己。

……

空气里的沉默不知沉了多久,宫冥夜终于缓缓敛去了目光里的尖锐,开口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你叫什么名字?”端坐在沙发上,仰视她,深邃的眼底,刻着不羁。

“洛……紫熙。”怔了下,她轻轻蠕动红唇开口,嗓音细到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还是学生吗?”

紫熙摇摇头,嗓音有些发颤,“三个月前……已经毕业了。”

“高中?”男人浓眉轻轻皱了皱。

他很怀疑眼前这个女孩,是不是已经成年了。

“不是,是大学。”洛紫熙再一次摇头,轻声纠正他。

娃娃脸的她被误认为是高中生,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大学?”男人兴味的挑眉,“你几岁了?”

“二十三。”仿佛是一个面试,她紧张又正式的回答他。

如实,今天确实是一场面试,只是,这场面试很不一般。

“二十三?”抚了抚性感的下颔,宫冥夜淡淡的问:“不小了。现在有男朋友了?”

呃?

洛紫熙怔了怔。他的问题似乎涉及到了隐私。

“我需要的是清白的女人。”他继续开口。他的工作已经够让他忙了,所以,他没精力去充当什么第三者。

“我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大学四年她都在忙于学业,又哪有时间交男朋友?

得到答案,宫冥夜薄唇微弯,露出满意的笑,“那很好。关于这一次的交易,我想你应当从我爷爷那知道得够清楚了吧?”

“是……是的。”洛紫熙表情艰涩。这一次的交易,她必须卑微的出卖自己。自己的身体,以及自己的子gong……

替宫冥夜生下继承人,而后,拿到属于自己的报酬,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和我交易的期间绝对不允许交任何男朋友,可以做到吗?”他挑眉看她,“我必须保证,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属于我!”

“嗯……”洛紫熙怔了下,但仍旧只是乖顺的点头,心底却是忍不住泛起一阵苦涩。

男朋友……

这种交易状态下,她又怎么能安心找男朋友?

“行,接下来说说你的条件。”他摊手,大方的开口。

“我没有多余的条件,只是希望可以尽快给我钱……”她如实回答。

两百万,是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资金。对于宫家来说,也许只是九牛一毛也算不上,可是,对于他们洛家来说,却是救命稻草。

洛紫熙的话,让宫冥夜露出一抹冷笑来。

果然又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为了这么一点钱,连自己都可以出卖。

“关于钱的方面,你和我爷爷是如何约定的?”宫冥夜站起来,缓缓靠近她。

他高大的身形几乎是娇小的洛紫熙的两倍大。

不到一米的距离,他的身影,密密笼罩着她,这让她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一共是……两百万。”

“OK!”宫冥夜无所谓的耸肩,“这是一百万,当作订金。”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转身签了张支票递给她,“孩子生下来,一切安好,另外一百万自然会拨到你的户头上。”

两百万买一个继承人,确实很划算。

002 退无可退了

“谢……谢……”洛紫熙接过支票的手,有些发颤,垂着头,死盯着自己的脚尖。

从始至终她都没勇气正视眼前这个男人。

很近的距离,宫冥夜再一次审视跟前的女人。

粉嫩的娃娃脸,看起来格外的稚嫩。面容不能说绝色倾城,但说清秀可人,还是没有疑问的。

虽是炎热的夏天,但她穿得却并不如现在流行的那样开放,相反还有些保守,胸前只是微微露出几分锁骨。

他不禁有些好奇,这样的女人,在chuang上,又会是什么景象?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揭穿她虚伪的面具。

宫冥夜暗自思忖着,才开口,“那么,今晚,我们开始‘交易’。”‘交易’二字咬得很重,明显带着讽刺的意味。

不管做什么事,他习惯了速战速决。而且,一旦有了孩子,他就可以避免和她再过多的纠缠,也安了爷爷的心。

他的话,洛紫熙毫无心理准备。

在原地怔了半刻,良久才从他锐利的视线下回神来。

“嗯……”轻点头,神色紧绷。现在,她真的已经退无可退了……

“地址。”宫冥夜掀唇,简单的吐出两个字来。

“嗯?”她有些迷惑的抬头。

突如其来,撞见一双如琉璃般炯炯的墨瞳,那里,深邃诡秘,深不见底。

洛紫熙心一颤,仅仅一秒钟的对视,她急急挪开视线,心莫名的有些发虚。

“你的地址,晚上我派人去接你。”他耐心的解释。

“哦……”即时回神,洛紫熙慌忙报了地址。

“你可以走了,今晚等我通知。”宫冥夜扬扬手,示意让她离开。自己则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再没有抬头看洛紫熙一眼。

……

走出sunshine集团大楼,洛紫熙的思绪依旧有些恍惚。

炎夏的太阳有些毒辣,她汗水淋漓,手抚过额头,却是一片冰凉。

手中的支票,被她几乎捏湿了。

明明只是薄薄的一张纸片,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比千万斤还要沉重。

心底不禁有些哀伤。这到底是她卖出了自己的所有才换回来的……

恍恍惚惚回到家的时候,她浑身已经疲软。

还没来得及坐下,后妈连庆琳连忙迎了出来,满脸焦急,“小熙,事情怎么样了?有和宫少爷见面吗?”

连庆琳是小熙的后妈,她十二年前进了这个家门,对小熙其实一直都不薄。

所以这一次她要求紫熙和宫冥夜交易,来解救这个破碎的家,紫熙根本说不出半句拒绝的话来。

“恩,见面了。”洛紫熙如实交代,心情有些沉重。

仿佛没有看到小熙的抑郁,连庆琳又连忙追问,“怎么样?事情顺利吗?”

“……挺顺利的……”从冰箱里,拿了瓶饮料,不顾形象的一饮而尽。

凉凉的液体,从喉管一直往下,透心的凉。

“妈,这件事不要让小幕知道,行吗?”小幕是连庆琳的亲儿子,可是,和紫熙的关系却一直都好得不得了。

紫熙简直不敢想象,弟弟要是知道心目中一直那么洁净的姐姐做着这样肮脏的交易,会是种什么样致命的打击?

“这个妈当然知道。”听说事情顺利,连庆琳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那你和洛少爷……那个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钱有拿到吗?”

“这是一百万的支票,还有一百万会在孩子出世后给我们。”紫熙轻叹气,将手里皱成一团的支票递给后妈。

支票给了她,她就再也没有可以退缩的机会了。

“先将这一百万还给高利贷,免得他们一直骚扰小幕,行吗?”她要求。

父亲欠下高利贷将近两百万。

003 飞蛾扑火

如果不是高利贷的人一直恐吓甚至于绑架要小幕,如果不是后妈那天悲伤的跪在她跟前乞求她,今天这屈辱的交易也就不可能达成……

“恩,行,这事交给我。”看到钱,连庆琳更是兴奋,“那你和宫少爷……那个,什么时候开始?”

对方的直接,不禁让紫熙红了红脸,她细声如蚊蚋,“今晚……”

“这么快?我还什么都没准备。”连庆琳惊呼,转念一想又连连说好,“也好,也好!你例假过了也十多天了,今天正好是那个日子。要是能一击即中,那一百万也可以早点拿到,也好……”

又是钱……

紫熙心沉了又沉,轻声打断了连庆琳的絮絮叨叨:“妈,我想去看看爸爸。”

前不久洛父因为诈骗罪,被收押在了监狱里,服刑至少八年。

“还看什么爸爸?”连庆琳拉着紫熙往外走,“我们赶紧出门!”

“出门做什么?”

“当然是去买衣服。你看看你,包得像个粽子似的,男人哪能对你有兴趣?”连庆琳一步也不停顿,边走边絮叨:“今晚可是你的初ye,把自己包装得性-感一点,说不定宫少爷就被你迷住了,到时候别说是区区两百万了,就算是宫家少奶奶这个位置,我们也手到擒来!”

“妈,你想多了。”洛紫熙不禁有些头疼。

宫家少奶奶?

她对这个称呼根本没有半点兴趣,更何况,她是个现实主义者,这些不理智的遐想,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宫冥夜那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会看中她?她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过人的地方……

“什么想多了?”连庆琳不依不饶。“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妈可是对你寄予厚望,不然我干嘛费尽心思给你找了这差事?你虽然不是妈的亲生女儿,但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亏待过你,是不?不是看准了这其中的契机,我哪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连庆琳一直在说着什么,洛紫熙再没有接话。

心底却有道不尽的苦涩。

火坑……

连后妈也知道那是火坑……

可是,她却不得不以飞蛾的姿态去扑火……

……

夜幕悄悄降临了。

豪华的轿车,刚出现在院子里的小巷子里,便即刻引来了周围邻居的围观。

这不奇怪。他们这个小地方和这奢华的小车,完全格格不入。

就如同洛紫熙,与高高在上的宫冥夜一样,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洛紫熙在后妈三番四次的勒令下,上了淡淡的妆容才出门。

“洛小姐,宫少爷让我过来接你。”司机拉开车门,拘谨的朝她微微鞠躬。

对于这种过于礼貌的礼节,紫熙很不适应,于是只是淡淡的点头,和连庆琳道了别,在其他人又狐疑又羡慕甚至于嫉妒的目光下,心虚的坐上车,离开。

一路上,车行驶得很平稳,紫熙低垂着头坐在后排。一排排路灯闪过,车窗上映照着她茫然的脸孔。

车内被封得死死的,空气有些沉闷。

低头摸索了好久才找到车窗控制键,放下窗子,夏夜还带着炎热的风涌进来,一下子吞噬了车内的冷气,但洛紫杉还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总算可以呼吸了……

不知行驶了有多久,待她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掠过了城市的灯光霓虹,到了僻静的郊区。

很快的,豪华小车在一座欧式洋楼前停下,“洛小姐,到了。”司机先走下来替她拉开车门,“进去就会有人领小姐去宫少爷房间。”

“好,谢谢。”紫杉浅笑,下了车。

抬头看着眼前陌生的小洋楼,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几乎想拔腿就跑。

但最后,她终究还是只能妥协。

鎏金大门没上锁,一推就开,大厅内灯火通明,似在等着谁。

“洛小姐?”厅里的人一见洛紫杉便迎了上来。

“是……”紫杉回神,轻点头。

004 一切终于结束了

“少爷已经在楼上等你了,请随我来。”对方直截了当,领着洛紫杉往楼上走去。

紫杉来不及打量房内的装潢,急急忙忙提着裙摆,跟了上去。

佣人上楼,停下脚步,礼貌的敲门,“少爷,洛小姐过来了。”

“让她进来。”卧室内传来熟悉而低沉的声音,是那个男人。

嗓音很清爽,听起来精神似乎不错。

紫杉心一颤,心底好不容易聚集的勇气顿时又泄了一大半。

“是,少爷。”佣人恭敬的应了声,对洛紫杉比了个手势,示意让她一个人进去。

洛紫杉目送着佣人退下去,整个楼层一下子只剩下她一个人。

站在门边,她努力的深吸口气,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门内,宫冥夜懒懒的坐在沙发上。

一身清爽的白色浴袍,柔软的青丝还带着水滴,性感的而凌乱的散着。显然他刚从浴室出来。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才微微抬眼。

被灯光映衬得越加璀璨的眸光,在接触到紫杉的那一刻,很明显的闪了闪。那抹光似惊艳、似讶异、又似略带嘲讽。

她,看不透……

“宫……宫先生……”她局促的站在门边,率先开口,唇瓣有些干涩。

“先进来。”宫冥夜复杂的目光始终紧锁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

迎着他的目光,紫杉鼓起勇气一步步走近他。

与他相距一米的距离,她停下,规规矩矩的站好,像个乖巧的小学生。

“果然和白天的你,很不一样。”目光放肆的在她身上来回逡巡,搁下手上的红酒,宫冥夜兴味的开口。

白天的她,看起来保守得像只粽子。

而现在……

一条简单却外放的短裙,下摆虽很长,但前胸开得确实低到可以让人很轻易的一窥其内秀。

他确实不得不承认,她的‘内秀’,确实很诱人……

听得出来他语气里的讽刺,顺着他放肆的目光,她即刻懂了。

他一定觉得自己是那种很放-荡的女人吧!不过,这也难怪……

敛眉,有些难受而别扭的理了理自己的上衣。这是后妈今天特意帮她买的连身洋装。

“你先去洗澡。”宫冥夜甩了甩发丝上的水滴。

紫杉一怔,而后点头,应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有钱人的生活,是洛紫杉无法想象的。单单一间内浴,已经要比她的卧室宽敞好几倍。

站在陌生的卧室里,她仓皇不已。喷头下光-裸着的她,毫无安全感。

很快的,就从浴室里出来。

有些事情,总是要去面对的,早和晚其实都一样。

才出来,还没来得及理清晰思绪,身体突然被人用力的按在墙壁上,柔软的红唇被人乍然堵住。

她瞪大眼,诧异、惶恐。

唇上湿软的触感,让她幡然醒悟,是谁在吻她……

Kuang野而陌生的气息散落在她的鼻稍,顷刻间席卷了她所有的意识。

他的吻,灼热得几乎让空气都足以燃烧。

狂肆的抚-摸,没有一点温柔。

火热的大掌几乎要烧伤她。

可是,这却激不起她体内的热度。

她无助的闭眼,脆弱的身躯,瘫软在男人怀中。

男人的体温那么高,而她,却冰冷得仿佛置入冰窖……

从血管一直冷到心底。

……

一切终于结束了。

中途,宫冥夜清晰地感受到一股阻力,他承认,他很诧异。

可是,这却不影响他的继续。

仅仅停顿了一秒钟的时间,他的冲ci再一次继续。速度没有缓慢,动作更加没有温柔几分。

一切结束……

宫冥夜转身进了浴室,连半分半刻都不曾留恋。

咬着下唇,被单下,洛紫熙无助的紧拥住自己光裸而冰凉的身体,夏夜里,屋内的冷气,让她忍不住瑟瑟发抖。

白色床单上,一抹血红,还是刺痛了她的眼。

别开脸,心底漾起浓浓的悲伤。

下-身被撕开了一般,火辣辣的刺痛,一瞬间仿佛更加剧烈了。

床头的电话,乍然响起。

单调的震动,不是她的。

浴室的门,“哗”一声,被拉开来。宫冥夜从浴室里步出来,高大的身躯,只围了条白色浴巾,小麦色的肌肤,健硕的胸肌,噙着点点水滴,xing感无比。

洛紫熙一愣,抬眼,彼此四目相对。宫冥夜那双墨黑的瞳眼里早没了刚刚的狂热,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冷静。

尴尬和不自在在空气里静静流转。

良久,她别过头,空洞的双目紧紧盯住苍白的天花板。

一旁,宫冥夜接起了电话。

005 好像做贼一样

“嗯……是我,你说……好,我马上过来……”他的嗓音,沉稳内敛,给人一种很安定的感觉。

他身后,她像个蝉蛹般用被单裹着身子,弯身费力的拾着地上凌乱的衣裳。

断了电话,他始终不曾回头。只是打开衣橱,随意的挑了件白色衬衫穿上。

看样子,是打算出门。

“今晚我们到此为止,一会我让司机送你回去。”神色自若的整理好自己,才转身面对她。语气不冷不热。

“好……”她的应声,也不咸不淡。

艰涩的松口气,今夜的屈辱,终于结束了……

掀开被子,默默的整理好妆容。

还没走出卧室,他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交易开始,怀孕前你必须保证随叫随到,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语气很霸道,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她微怔。

随叫随到?协议似乎并不包含这个……

“不愿意?”似看出她的迟疑,他挑眉,摊手,“那我们的协议随时可以终结。我想我不能保证时时刻刻都会对你有感觉。”

所以,他什么时候有感觉了,她就必须什么时候过来满足他的需求?

她苦笑。原来,她不只是个生-育工具,还是发泄工具……

“好……”张唇,简单的吐出一个字。

“我会随时到的。”

她需要这两百万,所以,她只能毫无条件的妥协……

宫冥夜迷人的唇角勾出一抹满意的笑,他一向不喜欢有人忤逆他。

按下房间里的电话,吩咐了声,“小秦,送洛小姐回去。”

“是,少爷!”电话那端是司机的声音。

洛紫熙走出了房门,没有停顿。

实木门,轻轻阖上,声音有些凉。

……

还是那辆豪华的车,再一次驶进狭窄的小巷子里。

凄清的月色映着晕黄的车灯,洛紫熙闭着眼,静静的靠在后座上,脸色苍白得吓人。

从今夜开始,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被自己出卖。连同自己那可怜的自尊,这一夜,也在自己手上粉碎。

“姐姐!”才下车,身边蹦过来一个瘦小的身体。

洛蓝幕仰面看着洛紫熙,满眼迷惑。

“姐姐找到的是什么工作啊?好漂亮的车送姐姐回来的。”回来就找姐姐的身影,妈妈告诉自己姐姐已经找到工作去上班了。

“小幕……”望着小幕童稚的眼眸,洛紫熙心一窒,搂住他细瘦的肩头,心底有些难受,更多的却是心虚。

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谎来欺骗他。

“小幕,不是让你在房间里认真写作业吗?怎么跑出来了?!”连庆琳嚷嚷着从屋里出来,才看到小幕身边的紫熙,“小熙?怎么就回来了?”

“妈。”紫熙轻声打了个招呼,有些无力。

“妈,姐姐是做什么工作啊?刚刚有好漂亮的车送姐姐回来的哦!”小幕天真的问母亲。

紫熙脸色变了变,求助的看向连庆琳。

千万不可以让小幕知道……

连庆琳思绪转了转,“开漂亮车的是姐姐的老板,姐姐是老板的秘书。”

“秘书?秘书也上班到这么晚吗?”而且,还有老板亲自送回家?谁有这么大的殊荣啊?

“傻小子,没看到你姐姐今晚穿得这么漂亮吗?当然是和她的BOSS去参加宴会应酬啦!”连庆琳看出儿子眼底的疑惑。

“是吗?”小幕歪着头看姐姐。

为什么,他觉得今晚姐姐很不开心呢?参加PARTY不是会很高兴才对吗?他们班的小女生都做梦都想着要参加一次PARTY呢!

“这是大人的事,和你小孩子说了也不会懂啦!”连庆琳扯开儿子,“赶紧进去给我写作业!”

“可是,我还没和姐姐说话!”小幕不乐意的嘟起唇,好委屈的看着姐姐。

洛紫熙轻笑,怜爱的抚了抚他的小脑袋,“小幕乖,先进去做作业,作业做完了,姐姐再陪你说话。”

“那好吧……”小幕不情愿,但仍乖巧的进了屋。

看着弟弟的消失的身影,洛紫熙才浅浅的吐了口气。

这种感觉,好像做贼……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镇宇小说”或者zy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萌娃辣妻:总裁爹地别放手”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萌娃辣妻:总裁爹地别放手”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