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良缘:农门小娇妻

第一章 既来之,则安之。

  冷阅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慢慢的接受了从现代穿越古代这个梗。

别人穿越都是王妃,小姐,大~BOOS,她呢?一睁开眼就两只小糯米团子喊她娘,想她好歹也是21世纪现代军团的野外作战兵,结果去个南极被雪埋了,然后就穿越到这里了,你说怪不怪?怪不怪?

“锦绣他娘,连年说了,你实在是不想在这个家里呆了,我就去把柜子里的那几张狐皮卖了,凑点盘缠让你去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一家不连累你。”连老汉抹着眼泪告诉冷阅他儿子做下的决定。

“娘,不要丢下我们……”6岁的连锦拉着3岁的连绣糯声糯气的挂着眼泪苦苦求着冷阅。

两孩子的眼睛晶莹的就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闪亮。

冷阅叹一口气,她在门口从天亮坐到太阳都下山了,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既来之,则安之。

“爹,不用了,那几张狐皮卖是要卖的,不过卖来的钱还是给相公治腿吧。”冷阅接受了连家媳妇的身份,坐地上起来,拍了拍粘在屁股上的灰尘,对着俩个脏兮兮喊她娘的糯米团子张开怀抱,“锦,绣,来!娘抱抱!”

“娘……”两小只糯米团子听到娘亲要抱他们,高兴的迈着小短腿一前一后的扑向冷阅。

房里躺在床上的男人更是抹了一把眼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他伤了两个月了,脚一直不见好,怕是以后要落下终身残疾,全家的生计失去了着落,孩子娘终是受不了苦,想一走了之,却病倒在了出村的田里,被他爹找到,背了回来。

连烧了好几天,总算人是醒过来了。

可醒过来之后,孩子娘一到晚坐在门外哀声叹气,不是望天就是看着很远的地方,当时他就想,罢了,她既不想留在这个家里,还是放她走吧,现在看到孩子娘终是舍不得这对儿女,流下欣慰的眼泪。

小连锦望着自己的娘亲,两条浓黑的小眉毛挤到一起,巴眨的明亮的大眼睛还是生怕他娘会走,“娘,你真的不会再走吗?”

冷阅苦笑了下,搂着平白无故捡来的一对儿女,保证道:“锦儿,娘发誓,绝对不会再离家出走了,不信咱俩拉勾勾。”

“好!”小连锦伸出乌漆麻黑的小手指要和冷阅拉钩。

连老汉听到自己的儿媳不走了,咧着满脸的折子直笑,“锦儿,绣儿,你娘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快去厨房拿个地瓜来给你娘吃。”

“我去。”小连绣从冷阅的大腿上下来,极不平衡的迈着小短腿一路小跑着去了厨房。

不一会儿,两小手一手一个地瓜蹦蹦跳跳的朝冷阅飞跑过来,送到她面前,扬起小脸,奶声奶气的说道:“娘,你饿了,快吃吧。”

冷阅接过,问连老汉:“家里就剩这点吃的了?”

连老汉面露难言之色,还是宽着他儿媳的心,道:“现在也只是一时难过,等年儿的脚伤好了,家里就不缺吃的了,锦绣娘,你先垫垫肚子吧,苦日子会过去的。”

第二章 这脑子没问题吧?

  冷阅笑着接过,温柔的拍了拍连绣的柔软的脑袋,说了个乖字,剥了地瓜皮,咬了一口,还别说,这地瓜挺甜的,两天没吃没喝,现下真的饿了。

“咯……”冷阅吃的太快,被噎住了。

“娘,喝水!”小连锦拿着葫芦瓢舀了一瓢水给她。

“谢谢!”冷阅接过水,一口冷水下肚,舒服多了。

两个地瓜吃完,冷阅牵着两小只进屋,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感,屋里除了两张床,桌子凳子都没有一张,不然她也不会坐门口的地上了。

床上的男人看着孩子娘一脸嫌弃,一下刺痛了他的心,咬了咬嘴唇,开口道:“你若嫌穷,就走吧,我不会让我爹再去找你的。”

冷阅望着床上的‘丈夫’,皱了皱眉,不悦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走了?两孩子在这,我能去哪。”

都躺床上的人了,脾气还这么倔。

不过这男人说话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重低音,很有磁性,是她喜欢的声音。

“我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现在看在孩子还小的份上,暂时不走,以后还不是会走,晚走还不如早走。”男人阴郁着脸,冷声的说道。

不过这女人脑子没问题吧?她?

冷阅懒得理他,亏他长的一张好看的脸,剑眉高鼻,棱角分明,极有男性魅力,说起话来却阴阳怪气的。

两小只看到爹娘又要吵架,小连锦抱着冷阅的手臂,哀求道:“娘,爷爷说爹爹受了伤,脾气不好,娘不要和爹爹一般计较。”

那边的小连绣拿她脏脏的小手摸着连年的脸,稚嫩的说道:“爹爹,你别再气娘亲了,娘亲说过,她以后再也不走了,刚刚还跟哥哥拉过勾勾呢。”

看着这两可爱的小团子,冷阅扑哧笑了起来,轻轻的刮了下小连锦的鼻子,“放心,娘不跟你爹计较。”

“那你拉勾勾。”小连锦拉勾拉上瘾了。

“我也要拉。”

小连绣也渗合进来。

“爹爹,你快看呀,娘亲又跟我们拉勾勾了,娘亲不会骗我们的。”

男人侧过脸会心一笑,眼角闪着泪花,这女人最终还是没有太过狠心,但就是……

外面天色渐黑,连老汉端着热水进屋,对床上的男人说道:“儿啊,大夫说你脚要多泡泡热水,会有效果。”

“爹,这脚也是废了,还管它干嘛。”

都治了两个月了,家里的存钱也用完了,大夫还没把他的脚治好,只怕他这辈子再也不能进山里打猎了。

“爹,您不能放弃,我和妹妹都两个月没吃肉了,锦儿还等着爹爹的脚好了,再去打野猪野兔呢,给我和妹妹烤肉吃。”小连锦说完,还咽了咽口水。

他们一家最开心的事,就是坐在院子里,爹爹拿着炭火,烤着肉分给他们每一个人。

“锦儿……”男人眼睛红了红,只恨自己不小心,从山上滑落了下来,两条腿折断了。

小连绣蹲到半旧的木盆边,挥着她的小手说道:“爹爹,绣儿帮你洗脚脚,爹爹说过,绣儿有一又魔手,只要绣儿摸摸,爹爹就不痛了。”

冷阅被这俩孩子暖的心都化了,好懂事的孩子啊。

再看看那冷冰冰的男人,被两孩子一哄,手撑着起床,连老汉扶了他一把。

第三章 你会治伤?

  那男人把脚拿出来时,冷阅看着那脚都变形了,这完全就是骨折嘛。

“这里没有好点的骨科大夫吗?”

连老汉闻言,问道:“什么是骨科?大夫不都会治病吗?”

得,古代的医疗设施落后,像连年伤成这样的骨折,肯定要是动手术的,这里的大夫哪治的了啊,只怕孩子爹的脚真的就这样了。

“痛吗?”冷阅皱着眉问男人。

男人一楞,似乎对冷阅的关心有些意外,但还是强忍着,咬牙说了两个字:“不痛!”

“就会逞强,伤成这样哪能不痛。”冷阅不忍心一家老小侍候一个伤病员,自己亲自动手,“爹,你带锦儿绣儿去洗脸吧,天都黑了,这里我来照顾就行。”

“这……不好吧?”连老汉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他儿媳以前都是不愿给他儿子洗脚的,说看到就怕。

“没什么不好,放心,没事的,我会照顾好……相公。”冷阅极为拗口的说了相公两个字出来。

男人更是奇了,干巴巴的问道:“你叫我啥?”

“话说一遍就行,你还想听几遍啊。”冷阅没好气道。

男人冰冷的脸终是露个了淡淡的笑来。

连老汉看到他们和好,拉着两个孩子出了屋。

冷阅小心翼翼的抬着连年的脚放到热水里,在他的脚踝处轻轻捏了捏,冷不丁的,手上一用力……

“啊……”

连年差点痛死过去。

连老汉听到屋里的惨叫声,吓的顾不上再去舀热水,急冲冲的跑进里屋。

“脚是正了,可惜你以后还是不能用力。”冷阅望着归位的一只脚,叹气道。

连年的脚伤的太厉害,骨折她能帮他归位,可骨裂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会治伤?”连年惨叫过后,惊奇的望着自己的妻子。

“会一点。”冷阅撇撇嘴道:“以前经常受伤,难免学了一些急救。”

“你?”连年更讶异了,跟了他两年的沈月和,何时经常受过伤?

冷阅看到她‘相公’的讶异,摸着头呵呵一笑,蒙他道:“我还没嫁给你之前的事。”

男人的目光沉了沉,也是,他女人以前的确过的不好,否则,她也不会求他带她走了。

“儿,怎么了?”

连老汉一进屋看到连年的脚有一只归正了,惊讶道:“你脚好了?”

“只是一只。”连年望着这个让他极为意外的夫人,说道:“麻烦夫人帮我把另一只脚也归位吧。”

这样看起脚更怪异了。

“好,你忍着!”

冷阅捏着连年的脚,看着他痛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给他打气道:“别怕,一会就好。”

两孩子紧紧的抱着连老汉,不敢去看。

“呵……”

在冷阅用力的时候,连年咬紧牙关,更生生的挺了过去,只发出一声闷哼。

不错,这男人够坚强,刚还误会他怕痛呢。

“爹,是不是很痛?”小连锦望着爹爹的已经归正的脚掌,又问冷阅:“娘,爹爹的脚会好吗?”

“会的!”冷阅不想让孩子伤心,想要治好连年的脚,只怕没有高科技的医疗设备,想以后站起来如正常人一样行走自如,只怕很难。

第四章 家徒四壁

  脚归了位,连年感觉好多了,医治了两个月,请了几个大夫都说他的脚错位的太厉害,没有哪个大夫敢下手,今日他娘子到好,直接就把他的脚归位了。

连年拭着动了动脚,虽还是痛的不行,至少,他能轻轻的动脚趾头了,以后慢慢调理,会好。

冷阅看到连老汉有话想说,却一直忍着不开口,便知他们父子有体已话不想让她这个儿媳妇听到,一手牵过一个,“锦,绣,娘亲带你们去洗脸。”

“好!”两小只亲亲密密的跟着冷阅出了房间。

连老汉扶着连年躺下,说出自己的疑惑,“年儿,你有没有发现锦绣娘变了?”

“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心里也有疑问你,当时你去村口的时候,真的没背错人?”

“哪能呢,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脸,不就是锦绣俩孩子的娘,你的媳妇吗?”

“先别管了,她能留下就好,她不说,我们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诶……”

连老汉应道,俩孩子还那么小,哪能离得开娘啊,只要连年的媳妇愿意留下,就算变了,那就如何,她还是锦绣俩孩子的娘,这样对年儿也好,对他们一家都好。

冷阅一进厨房,四下打量了下,一个灶台一口锅,角落里堆了半高不高的地瓜,然后放的最多的就是干柴,从这里就看的出,她公爹是个勤快人,天天进山砍柴,去镇上换个几文钱贴补点家用,不然,凭着只出不进的连家,一家人还不饿死。

“娘。”小连绣轻轻摸着冷阅的手,晶亮的眼睛盯着不放,稚嫩好听的童声说道:“爹爹老说我有一双魔手,实则不然,娘亲才有一双魔手呢,娘亲一给爹爹洗脚,爹爹的脚就好了。”

“小傻瓜。”冷阅被小连绣的童真逗乐了,拿热水轻轻擦着她萌萌的小脸,笑道:“娘亲有魔力,那是因为娘亲握了绣儿的手啊,所以绣儿把魔力传给了娘,娘是大人,自然有力气帮你爹爹治好了伤,绣儿还小,还没力气发挥出魔力,等你长大了,你的魔力就会强大起来了。”

“真的吗?”小连绣把眼睛睁的大大的,得到冷阅肯定后,笑的一脸萌血,“那我以后要多吃饭,这样我才能长大有力气,帮爹爹治好脚伤。”

“好。”

冷阅摸了摸她的小脸,孩子明显已经营养不良了,看孩子的五官长的极其秀气,瘦下来的脸儿显得眼睛更大,冷阅叹了一口气,连家现在连一粒米都没有,俩孩子到哪有饭吃?家徒四壁,食不果腹的,大人挨饿还受得了,俩小孩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总不能让他们天天吃地瓜吧,而且这天也越来越冷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2、关注后,回复「盛世良缘:农门小娇妻」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盛世良缘:农门小娇妻」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