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妖姬

第1章 国破

齐魏四十二年,国破。

皇宫最后一道防线正德门被攻破,手无缚鸡之力的宦官和宫女进行着无望的挣扎,亡国奴的恐惧和绝望充斥着每个人的神经。

哭喊声和刀剑砍杀声交错,空气里都是血腥的味道。

这注定是一个绝望的夜晚,是百年之久的大齐覆灭之夜。

长春宫。

外面的拼杀声越来越近,屋内烛火被震得突突跳跃。

女子美眸微闭,羽扇似的睫毛投下阴影。

这是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黛山眉,珠玉唇,正是大齐的皇后、亦是四海列国间谣传的第一美女孟姒央。

不同于她的淡定,屋内还有几个侍婢已经吓得面如土色,腿如筛糠。

“皇上!这就是齐后的宫殿!”外面一个粗声响起。

孟姒央不由得心突突跳起来,闭着的美目陡然睁开,就看到破门而入的那个伟岸身影。

他身着银色甲胄,剑眉星目,目光凌冽,是刚攻下这齐国皇城的大昊新帝。

一别当年,已有八载未见。

曾经,他是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昊国质子,在上京过着如履薄冰的质子生活,而她是上京贵女,父亲是当朝右相,弟弟是镇国将军,美貌更艳绝四海列国。

再见,他成了大昊新帝,而她是亡国皇后。

四目相对间,眼神里有炽热、思念、仇恨……一瞬间仿佛了过了万年。

最终所有的情感都沉到眼底,男人的目光被冰冷和狠厉代替。

“你来了!”孟姒央站起来,直视着他的眼神,眼里有不易察觉的秋波婉转。

她还是那张脸,褪去了青涩稚嫩,美得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赫连凌风冷冽的俊脸有一刹不易察觉的失神,随即森森的冷笑浮在嘴角:“对,朕拼搏了八年,可算杀回了这齐宫!”

他说着将鲜血淋漓的右手举起来,手里攥着的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是大齐皇帝魏正德!那脖子上的刀口还在滴血!

他将人头扔向了眼前的女人,那人头就滚落在她的脚边,孟央姒饶是再镇定,也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啊——”

侍婢中有人忍不住惊叫出声,但她话音还没完就被身后的士兵一刀劈死,鲜血迸溅到周边几个婢子身上,余下的人个个再怕也忍着紧咬牙关,浑身战栗。

孟姒央望着脚边死不瞑目的魏正德,眉头微皱。

他,终于是死了!

“夫妻一场,你竟没有半点伤心?”赫连凌风直视着她,冷冷地说道。

“时至今日,我若说我心里一直是你,是为了你才嫁给他,你还信我吗?”孟姒央直直地望向他,眼里尽是不可名状的希冀。

“哈哈哈哈……”他不禁大笑起来,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个女人!薄情如斯!

当年看不起他这个朝不保夕的弱国质子,为了那至上尊位不惜违背诺言而嫁给老皇帝!今日老皇帝尸骨未寒之际又想搭上他这个新君!

他扬起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手上的血污就在她白皙的脸上印上刺目的红色。

“信你什么?信你薄情如此吗?孟姒央,整整八年了,现在才叫我信你?”他手上用劲,孟姒央就疼得眉心皱起。

第2章 南平长公主

孟姒央内心一颤,真相在嘴边却说不出口。

她知道她已经是个废人了,为了他嫁给老皇帝,经过这么些年的折磨,她已时日不多,今日得见他君临天下,已是幸运了。

“我告诉你,你现在不过是个亡国奴,是个死了老男人的寡妇而已,朕已是这四海列国第一帝王,有南平长公主的婚约在身,而你还要再来勾引我,你还配吗?”

她猛然一顿,内心更是凄楚,她早就听说过他与那南平长公主名扬四海列国的旷世绝恋。

两国联姻,灭大齐,一统数百年来三分天下的格局,实乃是天下美谈。

“长公主到!”门外宫人朗声宣到。

说曹操曹操就到。

孟姒央抬眼就望见这个传说中的南平长公主南成碧,只见她身着素色暗纹华服,头戴五步凤摇,五官淡雅不算出众,但那姿态端美贵气,自成一股美韵。

“陛下,整个皇宫已悉数被拿下,宫外大臣及家眷也已经被控制住,俘虏人数一万余人。明日即可执行受降仪式了,我们即可正式入驻这皓月皇宫,大宣天下!”

“知道了,这些日你随着朕奔波,辛苦乏累,待政局稳定下来,我们大婚之后,你就不必在朝堂辛苦了!”赫连凌风走上前迎了南成碧进来,面色也一改刚才的暴戾,目光中竟满是温柔。

这温柔深深地刺痛了她,但国破面前,她已然顾不得这些情愫,她只是个亡国皇后而已,牙齿狠狠地咬着嘴唇,她就那样跪了下去:“皇上,长公主,昏帝已诛,臣妾也认罪,但请皇上仁慈,放过这宫内及朝堂无辜之人,天下会拥戴您的开明和仁义!”

赫连凌风眼神微眯,他冷峻地说:“仁慈?我为什么要对曾经差点对我赶尽杀绝的人仁慈?”

“他们皆是无辜之人,对你已没有威胁,尤其我爹爹年事已老,亦只是一介文官,就算……就算看在曾经的情谊上,求你放过他!要杀要剐我任君处置!”

“呵,你也好意思提曾经的情谊!孟姒央!朕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明日的牵羊礼上,朕自会做出最适宜的安排!”

牵羊礼?孟姒央顿住,这个流行于部分蛮夷之国和部落之间最耻辱的受降仪式,他竟然要以这个来羞辱他们。

她抬眼望着他,脸上轮廓分明犹如刀削,浓眉深目,肤如麦色,身形伟岸,一派英武俊挺之气,明显区别于中原男子的俊秀文弱。

他从来就不与她不同族,更是大昊国这个被称为蛮夷鞑子的国王,他的确是做得出的。

“陛下,这位就是艳绝天下的姒央皇后吗?”南成碧高高在上地打量着孟姒央的脸,继而说道:“也好,牵羊礼上给这绝美的面容上刻字以后,再也做不成祸国妖姬了,实乃天下之福!”

“把这先皇后和众人都拉下去,明日即可执行牵羊礼!”赫连凌风不再看孟姒央一眼,只是冰冷地下了命令。

第3章 牵羊礼

宫外,西教广场。

乌鸦在墙头涩涩地叫着,往日城头的齐天黄旗早已换成蓝底“昊”字旗迎风飘扬。

广场周围早已威满围观的皇城百姓,有的麻木,有的兴奋,全然都是看热闹的面目。

本来,江山易改,不过是顶层上位者的权力游戏,何况被打败的这个齐国皇帝,早就沉迷于炼丹仙术,对治国毫不关心,灾荒不管、赋税繁重,民众早已苦不堪言,今日得见这平日里高高在上吸血的王公贵族沦为阶下囚,百姓心里多少是称快的。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数百人被押解到广场,他们一个个袒露着上身,披着羊皮,被推搡着跪在一个巨鼎前。

鼎内燃烧着熊熊大火,火焰之上悬挂着的是大齐国皇帝的首级。

人群中有人呜咽,随即就被将士一刀斩落人头:“我大昊国牵羊仪式隆重至极,怎由得人哭丧!”

呜咽的哭声刹那间止住,却陡然响起另外一个声音:“亡国之耻不可忘!尔等蛮夷鞑子自有天收!我大齐不会亡!”

这个站起来慷慨激昂的正是齐国右相孟培之,也是孟姒央的父亲。

“刀下留人!”孟姒央眼看着劈向父亲的大刀就要落下,不顾一切点地跃起,她双手被缚,只得用肩头撞向大刀。

孟姒央是会武艺的,但是如今身体亏空,这剧烈一撞,让她险些吐了血。

就在踉跄跌倒之际,她被一双大手抓过,撞到一个坚实的胸膛,抬眼就触及赫连凌风冷酷的双眸。

赫连凌风摆了个手势,士兵就收了刀,只是强摁住了孟培之,并用布条封住了他的嘴巴,让他不能再煽动人群。

“你不要杀我父亲,也不要杀他们,你让我做任何事都可以!”望着男人冷酷不近人情的面容,她哀求道。

赫连凌风勾了勾嘴角,嘴角牵起却并不是笑容,反而显得更加阴鸷。

“那先请齐后围鼎跳受降舞,并把那狗皇帝的头颅焚烧了,表明永远归顺大昊!”赫连凌风冰冷的命令声响起。

孟姒央咬着唇,嘴角都咬出一丝鲜血:“好,臣妾最擅剑舞,还请把舞剑给臣妾!”

赫连凌风命人给了孟姒央松了绑,并把自己的手中的剑给了她。

孟姒央一步步走向被熊熊炙烤的大鼎,望着鼎上悬挂着的魏正德面目狰狞的头颅。

她明白就算这老皇帝再昏庸,她也是属于大齐这边的,和他确是完全敌对的,

她翩然起舞,若说曾经的舞蹈都是轻盈美丽的,此刻这支舞确是沉重而踉跄,她望着台阶下跪着的数千囚徒,内心凄然。

改朝换代,从来没有握手言和之说。

围观的人群见这个舞剑的女子虽身披血污的羊皮,青丝散乱,仍难掩国色天香,那五官就像是画中的神仙一般美。

“想必这就是倾国倾城的齐皇后了!”

“还记得那首民谣吗?有女姒央,齐域名姝,螓首蛾眉,巧笑倩兮,不可休思,不可求斯,今日一见,当真国色也!”

“不过是祸国妖姬而已!”

众人议论纷纷。

赫连凌风重新回到主位,坐下后眼神仍盯着那个瘦削的身体,眼神微眯,神情冷肃。

第4章 劫持

坐在赫连凌风一侧的蒙娅却再也坐不住了,她在赫连凌风面前跪下来说道:“陛下,齐后曾经亦对您情谊有加,蒙娅恳请放过齐后及其家人吧!”

赫连凌风看着蒙娅,这个女人黑黑的脸上五官平平,还有那为了救他而添的数道疤痕,显得甚是丑陋。

但她相貌虽丑陋,却有一颗金子般的良善之心,他有今日,全靠曾经她当年在关键时候舍命救他这个在上京质子逃回昊国。

而台上那个女人,纵有倾城之貌,却又是多么一颗凉薄狠毒的心!

他扶起蒙娅,柔声说道:“娅儿,你太善良了,她不会轻易归顺我的,你且看吧!”

“陛下,其实当年……”蒙娅欲言又止,正在踌躇之际,归降台上却传来一片哗然。

原来竟是孟姒央劫持了长公主!

冰冷的刀就架在南成碧的脖子上,她本是主持受降仪式,自然离归降台最近,身边侍卫戒备森严,奈何孟姒央武功了得,片刻功夫就突围近了她的身。

虽突然生变,但南成碧仍然保持着端庄的仪态,不显丝毫慌张惊惧。

“赫连凌风,我要你作为一个帝王当着百姓和这些将士的面承诺,放过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俘虏,不要杀他们!否则我就杀了她!”

赫连凌风勾了勾唇角,眼底无尽的冷厉之色:“威胁我?你不妨试试!”

孟姒央不由得将刀口逼近一寸,却没有血流出来。

这刀?孟姒央陡然明白,这刀是有问题的,根本不能伤人,难怪赫连凌风一脸胸有成竹。

但这重量、刀口都做得极为逼真,竟令她这个用惯武器的人一时竟没有分辨出来。

他是早有预谋!甚至连南成碧的位置应该都是安排好了的!她竟然上当了!

想明白的一刹那,她就将刀一扔,转而想用手扼住南成碧的咽喉,然而此时已经失了先机,一颗高速飞来的石子打中她手腕,吃痛下,不由得慢了半拍,而距离南成碧仅几步之遥的侍卫一拥而上,就将南成碧解救了出来。

“属下失职!请公主责罚!”确认南成碧无碍后,石棉刹时跪地,他是南成碧的贴身侍卫。

“无碍,起身吧!”南成碧用手抚了抚光洁的脖颈,无谓地说道。

然而石棉仍然长跪不起,她也就不再理他,转而冷眼看着被制住的孟姒央。

“成碧,你没事吧?”赫连凌风已经过来,轻握住南成碧的柔夷。

“无碍,我知陛下定有计划,确保我万无一失才会如此安排的。”说着她望了眼孟姒央,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示威。

天然的默契,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他再转而看向孟姒央,冷酷的眼神此刻泛起狠厉之色,他一把捏住孟姒央的下巴,咔嚓一声,竟是下巴骨节脱臼的声音。

孟姒央疼得眼泪飙出来,下巴脱臼却说不出话来。

“为何到了这一刻,你都还生着异心?朕不是已经打下这天下,哪里比不上那个老皇帝?你为何还要威胁我,还想伤害朕的人!”冷酷的脸上竟有一闪而过的凄厉之色。

他抓起早已准备好的滚烫烙铁,在她的额上就烫了下去。

焦愁的味道传来,孟姒央脱臼的下巴让她叫也叫不来,就那么直接地痛晕过去。

倾城的面容再也不是白璧无瑕,那额上清晰地印上了两个血字:赫连。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倾城妖姬」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倾城妖姬」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