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追我妈咪请排队

001 记得,要火辣一点

热,身体里的热潮一浪接着一浪的从脚趾向腹部蔓延,直到大脑。

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热,还有那浓的驱不散的情欲。

宋蓁蓁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涣散,身体上一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压了上来。

来不及思考,她伸手抱了上去,那沁凉的触感让她感觉分外舒爽,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男人看着怀里双颊泛红意识全无的女子,半张着的红唇那么诱人,不由分说的吻上,手慢慢沿着锁骨,向下探去,强势的分开她的双腿……

……

清晨,阳光漫过纱帘照在豪华的酒店里,衣物肆意的丢了一地,凌乱的床铺昭示着疯狂的一夜。

床上宋蓁蓁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眼睛,迎接她的,却是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

“贱人!”

宋蓁蓁瞬间清醒,发现自己的老公陆向恒站在床前,一脸气愤的瞪着她。

“向恒,你怎么了?”她正打算坐起身来,可是却发现被子顺着身上往下滑,而她竟然什么都没穿!

婆婆见她醒来,一把揪起她,对着她的胳膊和肩膀又掐又拧:“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当初那么巴着我儿子,现在竟然出轨,丢我们家的人,你这个贱货!”

见此,陆向恒的妹妹还趁机拍了几张她被打的照片,得意洋洋地晃着手中的手机,讽刺的笑道:“嫂子,你这幅贱样,可全都在这里呢!哦,对了,你已经不是我嫂子了,因为你不配!”

陆向恒冷着脸:“呵,跟野男人厮混,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离婚吧,我嫌你脏!”

“野男人?昨夜不是你……”

她忽然一愣,想到昨夜,闺蜜萧若雪约她去酒吧,说是向她传授经验,教她如何真正得到陆向恒的爱。

“你呀,就是太保守了,整天绷着个脸!新婚到现在已经几个月了,第一次都还没给陆向恒!女人嘛,不是乖巧就是性感,你看你,一样都不沾边,呐,别说我不帮你,我已经以你的名义约了陆向恒,在18楼开了间房,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记得,要火辣一点!”

她喝了几杯酒之后,接过房卡就离开了。

之后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只记得自己与“陆向恒”一夜疯狂。

可是怎么会…那个男人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公?

想起昨天晚上萧若雪给她灌了不少酒,她是醉了,但是昨夜的她,身体内的欲念强烈得像是等待干柴燃烧的烈火一般,这绝对不是酒精能达到的效果!

宋蓁蓁有种不祥的预感,萧若雪给她的酒,有问题。

忽然,她看到躲在房间门口一闪而过的萧若雪,她竟然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而后一闪身,不见了。

她……被算计了?

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不是你?”宋蓁蓁说话的声音都抖得厉害:“陆向恒,你说昨晚的人…不是你!”

陆向恒嗤之以鼻地说道:“宋蓁蓁,你彻夜和其他野男人滚床单,居然还说不知道是和谁滚的!你不光是不知检点,还真是没脑子!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把字签了!”

002 扫地出门

“陆向恒……”

宋蓁蓁原本还想问,但是陆向恒丢下离婚协议,一行人就离开了。

冷静下来,宋蓁蓁快速收拾了东西,随后回了陆家。

可是,一回陆家宋蓁蓁就看到陆向恒将萧若雪压在沙发上,埋首在她胸前,萧若雪的脸蛋通红,嘴里虽然嚷着不要,但是一双手却勾住男人的脖子,让两人的距离变得更近。

顿时,宋蓁蓁觉得自己的心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

一个是她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一个是她的新婚丈夫,这两个她最信任,最在乎的人竟然搞在一起!

是不是连昨夜的事情……都是他们一起设计的?

又痛又怒。

宋蓁蓁的脑袋是空白的,身体已经比脑子更快。

她快步走到了两人的身边,将萧若雪拉了起来,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很清脆的一下,刚才还沉浸在欲望中的萧若雪有一秒的懵愣,但很快她就露出无辜的表情,嘤嘤了起来:“蓁蓁,你为什么打我……”

“萧若雪,是你设计我的,对不对!”

“蓁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昨晚,我为了你好,我和你说让你少喝些酒,不要玩得太疯,是你不听,嫌我烦,把我赶走的,你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知道你难过,但是你也不能……”萧若雪说得很认真,就好像那一切就是真的。

“萧若雪,你那个时候是那么说的?你骗……”

宋蓁蓁还想继续说,陆向恒已经抓住她的手腕,声音冰冷冷的:“宋蓁蓁,婚内还和其他野男人睡已经挺恶心的!别再把事儿栽在你好朋友身上,她那么好,可不是你能比的!你给我放手!”

她那么好,是她不能比的?

宋蓁蓁的呼吸一窒,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人已经被陆向恒推开。

因为没有防备,宋蓁蓁撞在一旁的雕塑上,雕塑棱角的地方直接划伤她的胳膊,有道血口子,鲜红的血从伤口上一点点渗了出来。

胳膊很痛,却远远比不上心上的。

她知道陆向恒娶她并不是喜欢她,但是她从始至终都想做好她的妻子。

只是,现在,似乎不太可能了!

陆向恒将萧若雪护在怀里,淡淡道:“够了,宋蓁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吧!”

“如果我不呢!”宋蓁蓁的杏眸泛红,倔强地问道。

陆向恒将签字笔甩给一旁的宋蓁蓁,脸色铁青:“宋蓁蓁,你要点脸吧!你可以不要这个脸,但你总得为你外公,留点脸吧!如果你不签的话,我就将你婚内出轨的照片散出去,我让你和你外公一道身败名裂!”

谁都怕身败名裂,宋蓁蓁也怕,但她更怕玷污她外公的声誉。外公一生都在治病救人,清清白白受人尊敬,她绝不想外公死后仍然被人说三到四!

宋蓁蓁从地上颤抖地捡起签字笔,复杂地看了一眼让她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书。

以前知道自己能嫁给陆向恒,她欢喜过,期待过,哪怕他对她很冷淡,可她还是傻傻地相信着或许能日久生情。看来,一切都成了妄想!

到底是萧若雪陷害她?还是他们联合起来陷害她的?在这一刻,这些突然都变得不重要了。

她的心……冷透了,便死了!

“好,我签!”宋蓁蓁的贝齿把嘴唇咬得鲜血淋漓,签完字之后将离婚协议书狠狠地甩到陆向恒的身上:“陆向恒,这是你要的!我给你!”

“签完字,就可以从这里走了,这里没样东西属于你。”陆向恒确认离婚协议书上的签字,冰冷地对宋蓁蓁下逐客令。

宋蓁蓁的胳膊还在淌血,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她,似感觉不到痛,倔强地离开了别墅。

走在路上的时候,宋蓁蓁突然有一刻变得茫然起来,她和陆向恒离了婚,她在嘉城也变得…无家可归了。

她该去……哪儿?

003 携宝归来

五年后,一架从Y国飞往Z国的飞机商务舱内。

空姐正在派餐,一个小男孩对空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说道:“漂亮姐姐,我妈咪在睡觉,你给我两份牛肉饭,一杯冰可乐,一杯矿泉水就可以了。”

空姐看向小男孩,乌黑的短发下,小男孩一双灵动的大眼像是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小小的鼻子又挺又翘,水嫩润泽的小嘴儿,光滑的包子脸又萌又可爱,简直像是粉雕玉琢出来的一般。

而他身边,是一个戴着墨镜睡得香甜的女人,她应该就是小男孩的妈咪。

空姐露出职业的微笑,将小男孩要的餐点和饮料放在挡板上,内心的少女心可是要快炸了!这个小男孩要不要这么萌?宠起他的妈咪来真的是太…太腻人了啊!

派餐没多久,宋蓁蓁就被牛肉饭的香味给勾醒了。

小家伙贴心地将冰可乐递到宋蓁蓁的面前,像个小大人似地说道:“妈咪,我知道你喜欢喝冰可乐,但是你以后还是少喝一些,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小希……”宋蓁蓁看了一眼小家伙,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开口道:“知道你为我好,但是公众场合给你妈咪留点面子。”

小家伙吐了吐舌头,点了点小脑袋:“行!那你要少喝点哦!”

“嗯!”宋蓁蓁看着儿子忍不住嘴角微扬起来。

小家伙…真的对她暖得不是一点点!

五年前,当她在Y国知道自己怀孕后,她也挣扎过,最后她还是决定将他留下来。

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夺走她身体的神秘男人,留给她的儿子,会那么可爱漂亮。

虽然宋蓁蓁在把小奶包生出来到养大的过程中吃了很多苦,但是她现在万分庆幸自己将他生了出来。

有他真好!

宋蓁蓁干掉一盒牛肉饭还有一杯冰可乐。

过了好一会儿,那位之前派餐的空姐都没有过来将吃完的餐具和杯子收走。

宋蓁蓁微微蹙眉,她和小家伙坐的好歹是商务舱,空姐不至于这么懈怠工作吧?就在宋蓁蓁漫不经心想着的时候,机舱内的广播响起了一则通知。

各位乘客,有名男乘客突发疾病,如果乘客中有人是医生,请速至经济舱后排,谢谢。

随着这则通知,机舱内顿时变得急躁和嘈杂起来。

宋蓁蓁和自家儿子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动,继续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这种慌乱的情况维持了好几分钟,机舱内的广播又将通知播放了一遍。虽然是同样的通知内容,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空姐这次的播放声音比刚才的更加急切。

看来,这男乘客病得不轻,性命攸关!

宋蓁蓁摘掉鼻梁上的墨镜,解开安全带,从商务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妈咪,你确定…你去救?”小家伙灵动的大眼睛望着自家妈咪,问道。

“确定。”宋蓁蓁对自家小奶包眨了眨眼:“小希,与其没人救在那等死,好歹我的职业和医生有一半关系吧。”

宋小希点了点脑袋:“好,妈咪我和你一起去。”

很快,宋蓁蓁就到了经济舱的尾部,果不其然看到一个老人躺在地上,不停地在喘气,但是他明显呼吸困难。

004 血溅当场

“让我看看……”宋蓁蓁快步走到那个老人身边,蹲了下来。

空姐瞥了宋蓁蓁一眼,紧绷的脸终于露出点松动:“您是医生吗?”

“嗯,学过医。”

“那您看一下。”空姐急了,也没去看宋蓁蓁的工作证,直接把位置让给她。

“你们给他用过什么药?”

“硝化苷油。”空姐连忙回答:“看他的样子,像是急性心梗,但是服用一粒硝化苷油,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宋蓁蓁用听诊器听了一下男人胸腔里的情况,又看老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凝重地说道:“不是心梗,硝化苷油没用。他是气胸,肺部压力过大,机舱内的急救药里面没有他可以用的药。他的情况,最好是马上手术!”

空姐一听,直接慌了:“我们已经联系地勤了,大约还有三十分钟才能着陆,现在还有其他办法能缓解症状吗?”

“没有。”

“什么?”

宋蓁蓁提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除了手术,没有其他的办法。而且,他等不了三十分钟……”

“怎么办?”几个训练有素的空姐都变得没了主见:“难道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也不是没有。”宋蓁蓁的眉头微蹙,声音透着冷凝:“他的时间不多了。飞机上应该没有刀,你们问问有哪位女客戴发簪了?如果实在没有就问谁有金笔!”

空姐刚刚理解想要行动的时候,宋小希已经火急寥寥地将一只金笔递到宋蓁蓁的面前。

“乖了,儿子。”

宋蓁蓁立马将金笔打开,把里面的墨水挤干净,又用酒精消毒一遍。

她还没用金笔做什么,一旁的空姐已经慌得一逼,问道:“这位小…小姐,你…你是要对他做什么?”

宋蓁蓁没有抬手,而是动手将老先生的上衣完全扯开,凝重地说道:“我要扎穿他的肺,先让他肺部的压力降下来,然后进行输氧,让他可以撑下这三十分钟。”

空姐大概能理解宋蓁蓁的用意,但她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没…没麻药…就拿笔直接戳?你会不会把他扎死啊?他要是死在…这飞机上怎么办?”

老先生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发青的嘴唇颤抖着,胸口的疼痛令他完完全全说不出话来。

宋蓁蓁原先微垂的视线上移,睨向一位佩戴深蓝色领巾的空姐:“你应该是这架飞机空乘组的负责人。三十分钟不采取任何措施,他的存活率为零。我上,他的存活率为百分之七十。”

负责的空姐天人交战了将近半分钟,松口道:“好,你上。”

宋蓁蓁展唇一笑:“那就麻烦让胆小的人离这里远一点,找个胆大的人帮我按住这位老先生。”

交代完身边的大人,宋蓁蓁回头瞥了一眼小家伙:“小希——”

小家伙早就捂住紫葡萄般的大眼睛转身往回走,嘴里念念有词道:“妈咪!我知道!小孩子不能看太血腥的画面!”

“嗯。”宋蓁蓁被儿子说得会心一笑。

但是很快,宋蓁蓁便敛起唇角的上扬,手指摩挲在锁骨中线第2前肋前,用酒精消毒了一下皮肤,握着金笔的手高高扬起。

下一秒,金笔戳进老先生的胸口。

鲜红色的血,一下子溅了出来。

老先生不由瞪大眼睛,喉咙里逸出一丝痛苦的哽咽……

“啊……”按住老先生的空姐被热血溅到,也下意识尖叫了一声。

005 为你小命祈祷

宋蓁蓁判断了一下,将笔拔了出来,用大块纱布堵住流血的地方。

等做完这一切,宋蓁蓁的小手满是殷红色的血液。

“他…他不会这样被你戳死了吧?”负责的空姐看着被血浸透的纱布,心里七上八下地说道。

“三十分钟内他是不会有事的,你真想救他,和机长说准时着陆,也要和地勤配合好第一时间将他送到医院急救。”

宋蓁蓁的小手用力地按压在他的胸口,另一边将氧气罩戴在老先生的脸上。虽然他的人因为流血变得有些虚弱,但是他的呼吸困难好转许多。

宋蓁蓁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她的急救是正确的,心底紧绷一根弦松了下来。

在没有x射线,也没有超声波定位的情况下,宋蓁蓁找的位置很准。这种精准来源于她解剖过上千具尸体,对人体的组织结构绝对了解。

宋蓁蓁看了一眼意识模糊的老人,不由想到了她死去的外公,心里一阵复杂,开口道:“老先生,就算为了您在意的小辈,请您一定要坚持下去。”

……

一场有惊无险,飞机准时着落。

地勤人员和急救人员将浑身是血的老爷子抬上担架车,送往最近的医院。

宋蓁蓁的任务完毕,想要取自己的行李,但是看了看自己手上脚上都是……血……

“小希,你在这里等我哦!”宋蓁蓁和小家伙关照好,便去洗手间洗手。

水龙头的水冲过宋蓁蓁的小手化成血水,但就在这时一股霸道的力道直接袭上了她的手腕,狠狠地抓住。

男人的力道又狠又重,仿佛要将宋蓁蓁的手腕骨捏碎不可。

宋蓁蓁疼得拼命挣扎起来,杏眸瞪向身边的男人:“放开我!你为什么抓着我!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闭嘴。”男人阴鸷地盯着宋蓁蓁吼道。

宋蓁蓁被一凶,眉头紧紧蹙着,这才仔细打量他。

黑色的衬衣,如暗夜中邪魅的撒旦,浑身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脸庞冷若冰霜,右眼睑下的泪痣点点,为他增添了几分妖冶,眸光冰冷地射向她,嘴角微勾着却看不出任何的笑意。

这个男人完全是出人意料的好看!

虽然宋蓁蓁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真的很帅,帅到秒杀一些当红的男团成员。

趁着宋蓁蓁怔愣的时候,厉少霆抓过宋蓁蓁的手腕,将她从洗手间内直接拖拽出来。宋蓁蓁蹲下身子想要抵挡这股力,但是她就算用尽全力,对男人却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一路被拽走,宋蓁蓁不断地抵抗:“放开我!你抓我做什么!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我!”

她原以为地勤的保安怎么都会拦截住这个霸道嚣张的男人,但是这些地勤像是瞎了似的,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机场劫了出去。

到了玛莎拉蒂旁,厉少霆拉开车门,直接将宋蓁蓁塞进了车厢后排,然后自己紧随其后坐了进去。

“开车——”厉少霆薄唇轻启,冷冷地说道。

“是,厉少。”

驾驶座上的莫寒收到指令,踩下油门,排气管轰的一声冲了出去。

宋蓁蓁侧眸扫了身边的男人,她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狠戾的气息,可她不知道他是谁,他要做什么。这种疑惑和不安,令宋蓁蓁的杏眸充满警惕。

“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男人端坐着,一身矜贵。

“喂,什么叫到了就知道了?”

“我的名字不叫喂。”厉少霆的耐心并不好,偏过头,皱着眉头看着宋蓁蓁:“还有,我说过,让你闭嘴。”

宋蓁蓁“……”

软得不行,硬得不行,现在的宋蓁蓁就只能像是砧板上的肉,等着这个男人随意切割。

车子开了十来分钟,玛莎拉蒂便停在一家医院前。

“下车——”厉少霆又像抓小鸡似的,将宋蓁蓁从车里拽了出来,带到医院里。

“医院?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宋蓁蓁越来越不明白这个男人在搞什么鬼。虽然宋蓁蓁不能从他的手里挣脱,但是她哪里肯就这么屈服,手脚并用对这个一米八五的男人又踹又抡。

厉少霆原先没把宋蓁蓁的抵抗放在心上,但是这小女人显然是被激怒了,像只野猫似的报复他。

不是怕她,只是觉得她麻烦。

“闹够了?”

“我没闹!我这是正当防卫!你放开我!”

“我不可能放开你!你给我安静点!”

“你——”

厉少霆阴鸷地扫了宋蓁蓁一眼,随手推开一间无人的病房,直接将宋蓁蓁推到了病床上。

男人单手拉了拉领口,将脖子上的领带取了下来。

见他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近,宋蓁蓁的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

他单膝跪在病床上,与宋蓁蓁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近到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面颊上。

厉少霆盯着她的眸子愈发幽暗,他的眼尾有些危险的微微眯起,泪痣也变得鲜明起来。

“你要理由,我告诉你。”

宋蓁蓁咬唇,没有说话。

厉少霆冰冷的声音顿了顿,蓦地警告道:“我爷爷要是有任何闪失,我就拿你给他陪葬!所以,你现在给我在这里好好地为你自己的小命祈祷!”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爹地,追我妈咪请排队」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爹地,追我妈咪请排队」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