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能两相忘

第一章 不够高

凌家别墅天台。

“之轩,我求求你放过娜娜吧,没有眼角膜她也会瞎的啊!”

安如素浑身发抖的搂着女儿站在天台边缘,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哀求道。

“ 要不是你女儿,灿儿也不会瞎!”凌之轩表情冰冷:“今天无论如何,她的眼角膜都要捐给灿儿!”

“娜娜不是故意的,是我没有看好她,我把我的眼角膜捐给灿儿好不好?你拿我的去救那个孩子,我只求你放过我的女儿!”

“如果是故意的,就不是要眼角膜这么简单,用你的眼角膜?我怕脏了我儿子的眼!”

凌之轩语气和凌冽如霜的眼神,吓得大哭中的的娜娜立马噤声,赶紧把脸埋进安若素的胸口小声抽搐。

安若素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冷漠的男人,要是她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打死也不会答应付诗雅让灿儿跟娜娜玩!

现在,娜娜不小心弄伤了灿儿的眼睛,而凌之轩居然要娜娜的眼角膜,同样都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忍心?

“凌之轩,娜娜对麻药过敏,要是注射麻药,她会死的!”安若素紧咬着颤抖的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心更是痛得难以言喻。

“你居然能想出这么拙劣的借口,我真是对你的无耻另眼相看!”凌之轩冷冷地瞧着安若素,说出的话,犹如细针,一下一下地扎在了她的心上。

要不是她给自己下药,他早就跟诗雅结婚了,怎么还会有娜娜的存在!又怎么会让她伤害到自己儿子!

“娜娜,过来。”凌之轩看向安若素怀里的娜娜,紧蹙的眉眼已经藏不住熊熊怒火。

娜娜听到凌之轩叫她,泪眼汪汪的双眼露出怯怯,小手死死地抓着安若素的衣角:“妈妈…我怕……”

安若素的发丝被眼泪黏在了脸上,苍白的脸上满是绝望,她将娜娜的头摁在自己的胸口,颤颤巍巍地恳求道:“之轩,求你了!只要你肯放过娜娜,我心甘情愿带着娜娜从你眼前消失!”

“想离开?那也得娜娜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再说!”凌之轩不为之所动,厉声道,他迈着修长的双腿朝她们走来。

她爱了他三年,可是三年来,他于她只有冷漠!

眼看着凌之轩越走越近,安若素眼里满是决绝,她紧紧的搂着娜娜,在她耳畔轻声低喃:“别怕,不管怎么样,就算妈妈拼了命也会保护你的!”

如果我的死能换回你的生,孩子,妈妈愿意付出一切!

下一秒,安若素捂住娜娜的双眼,将她抱在自己怀中,从天台一跃而下!

凌之轩瞪大眼睛,跑到天台边缘,看到安若素和娜娜两个人落在下面准备好的垫子上,心里长出一口气,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怒火,他转身朝楼下跑去……

第二章 手术

安若素没想到凌之轩准备的这么快,她本想用自己的死换回娜娜的生,现在看来是做不到了。

“没事,娜娜,不怕,妈妈在这里。”安若素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受到惊吓的女儿,软绵绵的充气垫让她有些站立不稳,抓着娜娜的手也有些无力。

凌之轩冲下来,将娜娜从她手下夺过,恨声道:“安若素,你居然宁可带着娜娜死也不愿意救灿儿,你这个女人真是刷新了无耻程度!”

凌之轩抱着挣扎不已的娜娜朝停在门口的车走去,安若素大惊,想要上前却踉跄了两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顿时膝盖处传来钻心的疼痛。

“之轩,我求求你,不要,娜娜真的对麻药过敏,她真的会死的!”安若素一边向外爬去,一边撕心裂肺的大喊着。

要是让娜娜就这么被带走……这辈子她就再也见不到她的女儿了!

看着娜娜渐渐远去,安若素整个人被恐惧所占满,撑起身子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车子离去的方向追去。

“娜娜,我的娜娜,妈妈来了,不要怕。”听到娜娜的哭声,安若素心疼的几近撕裂。

“啊……”安若素一急,脚下踩空,她整个人从台阶上倒了下去,额头重重的磕在台阶边缘,顿时血流不止。

“妈妈,妈妈,娜娜不想离开你……”娜娜的哭泣声从车里传来。

“娜娜…”想到娜娜会死去,安若素咬牙站起来,被磕破的额头血越流越多,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地上以及衣服上。

安若素好不容易走出凌家大院,刚好看到娜娜拼命的从车窗里伸出脑袋朝她哭着,喊着……

“娜娜!不!”安若素绝望的跑了过去……

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一个保镖替凌之轩打开车门,另一个保镖把哭的睡着了的娜娜抱出来。

看着凌之轩从车上下来,几个医生恭敬的走了过去。

“凌总,手术现在进行吗?”

凌之轩脚步不停,一个阴冷的眼神扫过去,几个医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马上进行手术,我要灿儿复明,如有差错……”凌之轩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医生差点撞了上去。

“你们知道结果。”凌之轩的语气是不容置疑,微眯着双眸扫向一个个低着头的医生。

“是是是,凌总,请前往手术室,一切都准备好了。”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凌之轩搂着付诗雅坐在走廊。

“之轩,灿儿会没事对不对?”付诗雅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凌之轩。

“嗯!”凌之轩站在一旁,紧缩的眉头就没松过。

手术门打开,医生脱下口罩,战战兢兢的走到凌之轩面前,支支吾吾的说着:“凌总,灿儿少爷没事了,只是……娜娜小姐因对麻醉药过敏,抢救……无效,心脏已经停止了。”

突然出现的安若素厉声怒吼着,然后跌跌撞撞的走进来。

“不可能——!”

第三章 不共戴天

安若素在路上追了许久,醒来时想到娜娜,不顾一切的拦了辆车,求司机把她送来医院。

可刚到,就听此噩耗!

凌之轩看着浑身血渍的安若素,四目相对,他眼神始终冰冷,想到娜娜,嘴巴动了动,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若素,你冷静点,医生说娜娜心跳已经停止……”

“闭嘴,我的娜娜才不会离开我。”安若素用尽全力的怒吼着打断付诗雅的话,眼睛凶狠,眼眶却泛红。

付诗雅被吓得都不自主的退后两步。

“娜娜是个意外,你别把气撒在诗雅身上。”凌之轩愤怒的上前推开她。

凌之轩的话就像一颗炸弹,投在了安若素的心里,炸的她鲜血淋漓,娜娜也是他的女儿啊!他怎么可以如此风轻云淡。

“意外?凌之轩,我跟你说过的,娜娜对麻药过敏,我跟你说过的!你凭什么将她的死归结于意外!”安若素像疯了一样对他吼道。

说完狠狠的甩开凌之轩的手,踉跄着一步一步走向手术室,对于她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杀害娜娜的凶手。

凌之轩说不出话来,看着安若素那柔弱的背影,眼里的复杂转瞬即逝。

“我们先去安置好灿儿吧。”凌之轩的目光不过在安若素身上停留了一瞬,然后搂着付诗雅离开。

安若素看着娜娜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娜娜,妈妈带你去看医生,没事的,你很快就会醒的。”

安若素说着,将娜娜温柔的抱在怀里,脚步飞快的像外走去,过路的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纷纷给她让开了一条道路。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安若素终于看到医生的身影,连忙上去说道。

那医生看了一眼,为难的说道:“夫人,您的孩子已经死了,还是尽快入土为安吧。”

“你胡说!你肯定是治不好,我的娜娜怎么可能会死!你看看,她还活着,求求你救救她好不好?”

安若素说着给医生跪下,不住的哀求。

凌之轩从灿儿的病房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皱眉走上前去说道:“安若素,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要救娜娜,你别拦我!”安若素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吼道。

凌之轩也不多说,直接从她怀里夺过娜娜,冷冷的说道:“别在这里装疯卖傻,娜娜已经死了!”

“都是你,都是你!我明明跟你说了,你为什么要杀了娜娜,为什么!”安若素再也受不了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娜娜死去的事实,疯狂的踢打着凌之轩。

很快,便有保镖过来架起她,凌之轩看着怀里的娜娜,一丝愧疚飞快的隐没,然后抱着娜娜转身离去。

看着凌之轩的背影,安若素的胸腔都是恨意,她吼道:“凌之轩,你不得好死——!”

第四章 碍眼

  安若素站在一片荒野中,任由冰冷的雨水落在她身上,此刻她的心里只有眼前凸起的坟包。

凌之轩的话语回荡在耳边:“随便找个地方埋了,碍眼!”

于是,身为凌家长女的娜娜只能凄惨的躺在这里,连块墓碑都没有!

雨越下越大,草草堆起的坟堆经受不住雨水的冲刷,露出了孩子的一只小手。

安若素猛地睁大眼睛,冲过去死命的刨着土堆上,嘴里喃喃自语:“娜娜不怕,妈妈马上给你盖住,不怕。”

安若素不停地动作着,泪水混着雨水滴在娜娜的手上,她再也忍不住,握着那只惨白的手痛哭出声。

“娜娜,是妈妈不好,妈妈没能保护你啊——!”

呜呜呜呜……

空气中,女人凄惨的呜咽回荡在周围,听得人肝肠寸断。

深夜,安若素像个幽灵一般浑身湿透的回到凌家。

凌之轩看到她狠狠的皱起眉头:“灿儿刚做完手术,你这么不干不净的滚回来做什么!”

又是那个孩子!安若素心里的恨意翻江倒海,她的女儿死了,凌之轩心里还是只有那个孩子!

杀了他!杀了他为娜娜报仇!

安若素走回房间狠狠的摔上门,抱着头蹲在地上……

深夜,万籁俱静。

儿童房的门被推开,月光洒进来照在来人身上,一片清冷。

安若素机械的朝躺在床上熟睡的男孩走过去,看着孩子纯真的睡颜,她慢慢伸出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灿儿猛地睁眼,扒拉着她的手,腿也无意识的挣扎着。

看着孩子因为窒息而涨红的脸,她心里不但没有快意,反而有种心疼蔓延。

“妈妈,妈妈……”孩子唇形微动,双眼因为惊恐而睁地大大的。

安若素看到孩子的眼睛,那是娜娜的眼角膜,是她熟悉的光芒。

“娜娜……”她下意识地轻喊出声,手也随之松了松。

灿儿得以呼吸,随即哭着喊道:“妈妈!妈妈——!”

别墅里陡然灯火通明,房门被人从外推开,砰的一声吓得安若素浑身一抖。

付诗雅站在门边,看着满身狼藉的女人双手放在灿儿脖子上,猛地冲过来将她撞开。

“安若素,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想杀灿儿?!”

付诗雅气的双眼通红,拿起墙角的高尔夫球棒狠狠的抽在她的身上。

安若素疼的半跪在地上,却依然强撑着没有倒下去。

“娜娜为了灿儿去死,是她的荣幸!有你这么个母亲,她以后也不会好过!”

细长的球棒一下又一下的抽在她身上,伴随着付诗雅嘲讽的声音。

很快,安若素身上便满是伤痕,她像条死狗一样被打的满地打滚。

啪!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安若素的脚踝传来剧痛。

在付诗雅的虐打下,她身上有好几处被打的凹陷下去。

直到灿儿被这惨烈的一幕弄得失声大哭,才让付诗雅清醒过来。

这时,下人上前说道:“付小姐,少爷过来了。”

付诗雅将球棒丢给他,抱着灿儿跑过去说道:“之轩,若素她……她想杀了灿儿!”

凌之轩瞳孔骤缩,看着灿儿脖子上青紫的掐痕,眼底的暴虐怎么都掩饰不住。

“来人!”他喊道,很快便有下人过来。

“把那个贱人的手筋挑断,丢进牢里,没有三年五载,别让她出来!”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人生若能两相忘」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人生若能两相忘」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