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绾君心

第1章 阶下囚

西凉城破那一日,我正巧从许太傅那儿下学回来。

亲眼瞧着叛军斩下父皇的头颅,鲜血从玄武台一路流淌下去,混乱之中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絮儿,絮儿……”

宫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扒开一具具尸体寻找母妃的踪影。

恍惚间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我重重地摔了出去,抬头便瞧见少年那双澄澈的眼眸染满杀戮。

“沈祁川,为什么是你?”我挣扎着起身,却被来人一脚踩着手背,疼痛入骨。

这个许诺于我,若是凯旋必定十里红妆娶我入府的沈将军,如今却率人反了我父皇一手所建的王朝,他的眼眸冰寒,带着浓烈的恨意。

“夏时絮,还在做你的黄粱美梦吗?嫁予孤,你不配!”薄唇轻启,他的话宛若利剑刺入我的心头。

“为何?”我巴巴地攥着他的衣角,心尖疼得快要窒息,我爱了八年的男人,如今亲手将我推入地狱。

“为什么?因为我恨你!恨整个夏家,从始至终,孤不过是在利用你,利用你得到这整个天下,让你夏家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他抓着我的衣襟,将我压在石阶上,当着众人的面毫不顾忌地撕碎我身上的庇护,身子贴着他冰寒的甲胄,冷得彻骨。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沈祁川,却不想男人早已经将我拿捏在手心里。

“想见你母妃吗,絮儿?”男人嗤笑一声,炽热的气息落在我的耳畔,我的身子剧烈的抖动。

屈辱夹杂着惧意,在我的心底纠缠,忍着满眶的热泪,我咬着下唇:“求求你,放过母妃,你恨我便杀了我。”

“杀了你?孤岂会便宜你。”

沈祁川笑言,他一挥手,我便瞧见那群放肆的叛军押着浑身是伤的母妃进入殿内,我哑了嗓音,身子往前想去抓着母妃的手。

“母妃……”

我绝望地喊着,却发现干哑,早已经出不了声。

“乖乖地,别动,再动孤便杀了她。”沈祁川寒声,在我耳边炸裂。

母妃挣扎着趴在地上,她满面泪水,低低呼唤着我的名字:“絮儿,絮儿……不用管母妃,你快逃,快逃……”

我无助地捶打着沈祁川,可心间酸涩开不了口。

他咬着我的耳朵,说只要我将他伺候好了,便可以放了母妃,他抓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腿间,那儿炽热肿胀令我厌恶。

“还愣着做什么,装什么清纯,絮儿?”他厉吼。

我的手颤抖着,抓住他腿间的炽热摩挲。

“让离妃娘娘好好瞧瞧,她最疼爱的女儿,是怎么在仇人的身下承欢。”

沈祁川满脸厌恶,炽热的掌心托起我的身子,他像是饿狼一般,毫无征兆地撕碎我的身子。

疼,蚀骨的疼,可身上的疼痛哪里抵得上心尖儿疼。

帘幔垂落,轻纱飘起,床被摇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沈祁川将我拆吞入腹,在世人眼底捏碎我所有的自尊。

“叫出声来,絮儿,孤喜欢听你叫。”他的手,撬开我的唇瓣,在我的嘴里肆虐。

漏出几丝羞赧的声音,夹杂着情欲,我想死,是我错爱了这个男人,将虎狼养在身侧,可我母妃、年幼的弟弟妹妹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他一遍遍折磨着我,像是要将我揉入骨血之中,伴随着那股炽热入体,沈祁川攥着我的下巴,他说絮儿,别想逃,若是逃了,他便要整个夏家陪葬。

餍足之后,他拿指腹摩挲着我的脸,我木讷地看着他,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般。

他大手一挥,对着叛军吼道:“离妃娘娘冰肌玉骨,便赐予众将士相拥。”

“不要,沈祁川,你不能这样做。”我扒着他的手臂,身上却再没了力气,我狠狠地咬着他的手臂。

沈祁川吃痛,一巴掌将我拍落在地,他瞪着我怒吼一声:“滚!”

所有甜言蜜语,皆成了毒药,所谓的相许一生,不过是要将我推入无间地狱。

沈祁川,我好恨你……

第2章 所爱之人

我被沈祁川囚禁在幽深冰寒的冷宫地牢。

他每日派人来抽我十鞭,抽得皮开肉绽,却又要宫人替我上药,沈祁川要我记着痛,记着所有的耻辱。

他说这是我欠他的,可我哪里知道,沈祁川对我的恨是何时起,因何一往而深,究竟是为什么,恨我入骨。

直到我见着一身华服的宋泠儿,我才知晓,所有一切不过是局。

她是我父皇的宠妃,亦是我和沈祁川儿时的伙伴,大夏覆灭,覆巢之下,宋泠儿反而越发风光了。

“还在做梦呢,夏时絮,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卑微如草芥的滋味,不好受吧?”宋泠儿嗤笑着,满眼不屑,她笑我对沈祁川还抱着一丝希冀。

“我该喊你泠娘娘,还是该喊你宋泠儿?”

“都不用,再过两日,祁川便会封我为后,到时候我要你跪着喊我一声皇后娘娘。”宋泠儿得意地往前走。

她的指甲,刮着我绽开的皮肉,猛一用力,像是在宣泄心底的恨意。

我疼得快要晕厥,却听着耳畔响起宋泠儿吩咐宫人把我泼醒。

冰寒的水,浸透我的伤口,彻底让我清醒过来,我仰头:“是你里应外合,帮着沈祁川谋反……”

“不,夏时絮,你当真以为沈祁川心底有你?”她说为了救她出囫囵,沈祁川才谋划,我不过是沈祁川的一步棋。

我想不明白,儿时三人结伴,沈祁川待我甚好,却又何时爱上宋泠儿,若我知道他们有情,三年前便是拼死也会阻止宋泠儿入宫。

她好似看出我心底的疑惑。

宋泠儿抚摸着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三年前我以命救了祁川,替他解了身上的寒毒,如今我有了他的孩子,夏时絮,你算什么东西,你如今不过是条贱狗,只要我动动手就能将你捏死。”

“三年前,明明是我救了他……”

“他会信你所说吗?他早已恨透了你,恨透整个大夏。”

他又如何会信,在沈祁川的心底,我却早已经是个阴险狠毒的女人。

宋泠儿发出一丝冷笑,附在我的耳边:“祁川养着你,不过是想要你的心头血替我解了寒毒,不然我该如何生下他的孩子?”

我张口,死死地咬着她的耳朵,嘴里满是血腥味弥散,我不撒手,听到宋泠儿尖锐的喊声,宫人乱作一团,却都不能将我扯开。

不想门外漏进一道寒风,来人一巴掌将我拽开,我疯了一般挣扎,抬眸对上沈祁川那双冷入骨髓的眼眸。

嘴角渗透的鲜血那般灼目。

“你疯了吗?泠儿好心探望你,你却对她下手。”沈祁川吼我,可我疼得眩目,耳边嗡嗡,听不得他在厉吼什么。

好心?多好的心。

我笑了,笑得放肆:“狼狈为奸,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沈祁川你不得好死……”

啪——沈祁川伸手,巴掌重重地落下,我咯咯咯地笑,笑我傻,被情爱迷了眼,救了这么一只白眼狼,害了夏家所有的人。

“往后若是再敢打泠儿的主意,孤断了你的腿!”沈祁川寒声,他的手攥着我的下巴,让我被迫看向他。

“不如杀了我,一了百了,也省得瞧着心烦。”

“孤说过不会杀了你,孤所受的痛,要十倍百倍偿还在你的身上,夏拂晟所造的孽,全都由你来偿还。”

他松开我的下巴,抱起一旁的宋泠儿,那般眷恋,是我不曾见过的温柔,我的心攥地难受,泪眼模糊。

曾经他也是这般待我,生怕我受一点点苦,吃一点点痛。

原来一切不过是虚幻……

第3章 虚情

半月之后,我被接出了地牢,他差人将我送回了凤栖宫。

我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瞰这一切,物是人非,早没了半点欢愉。

“小絮?”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我转身,撞入那人的眼底。

我瞬间红了眼,却不敢往前,我哑了嗓音:“九哥哥……你别过来!”

我慌忙道,我怕牵连了他,我原以为沈祁川转了性子,可看到檀九那一刻,我才知道沈祁川将我当成了一枚棋子,他妄图檀九手里的兵权,也只有借着我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交出兵权。

“他竟这般对你!”檀九咬牙,满脸隐忍,他曾向我父皇提亲要迎娶我过门,却被我拦在宫门之外,我与他说此生非沈祁川不嫁。

我仍记得那日檀九转身时,眼角落下的泪,他亲手将我交于沈祁川,便远赴边关,三年未见,我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檀九上前抓我的手,却被我不着痕迹的推开:“夜色快深了,檀将军快些出宫吧。”

“小絮,我带你离开吧。”

“檀将军莫要胡说。”我忙堵住他的话,生怕他遭了道,沈祁川的人就在附近,果不其然。

那抹明黄出现在视野当中,沈祁川气势汹汹,严寒怒气,一把抓过我的手揽入怀中,像是在吃味似的,宣示着他的主权。

“檀九,你僭越了,絮儿如今是孤的女人。”沈祁川低声道,他狠狠的捏了我掌心一下。

好似在惩罚我水性杨花一般,我摇头想要辩解:“檀将军也算是前朝旧人,尚且误以为我还是公主,与我打个招呼罢了。”

“孤许你说话了吗?”他呵斥一声,越发紧地攥着我的腰肢,直到檀九离去,他依旧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果然演得好……

……

沈祁川踹开偏殿大门,将我丢在榻上,他满脸怒气,怒目对着我。

“你可真是下贱,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孤不会放过你的,夏时絮,就是死,孤也要你死在我身边!”男人猩红着眼眸,那般看着我,好似我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可是沈祁川,是你糟践了我的爱,是你下贱才是。

“我没有,沈祁川,三年前,是我救了你,也并非是我设计要宋泠儿入宫,不管你信与不信……”

“住嘴,夏时絮,你可真是撒谎成性,不知羞耻……”他扯动我的身子,身上的伤口裂开,渗透白衣,宛若嫣红的血莲一般,刺痛人眼。

沈祁川愣住了,他沉默了许久,缓缓托起我的下巴,指腹摩挲我干裂的脸,眼底挣扎着,滑过一丝疼惜。

他将我揽入怀中,下巴抵在我的脖颈间,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热,那般熟悉,却又那般惑人。

“你为何这般不听话,是孤骄纵了你,让你无法无天,絮儿,乖乖地留在我的身边,如此这般我才能护着你。”

泪,潸然落下。

我闭上眼眸,心疼的很,我爱沈祁川,这一世交心于他,这情是骗不了人的,可我也恨极了他,恨不得他下地狱。

沈祁川不知,宋泠儿已然将一切都告知我。

“替孤生个孩子,孤便放过你。”沈祁川寒声,夹杂着欲念的嗓音,在我耳边炸开。

他说将母妃还于我,将夏家所有的人还于我,只要我替他生下这个孩子,我颤抖着手,落在腰间,解开衣带:“好,我答应你,沈祁川。”

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微信中阅读!

方法一:

1、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悦夜书舍」或者hdnovel→关注公众号

2、关注后,回复「青丝绾君心」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方法二:

1、手机截图下方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右上角「扫一扫」→右上角「相册」→选取二维码截图→关注公众号

3、关注后,回复「青丝绾君心」即可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记得点击关注添加公众号哦)